-

永極笑而不語,他的意圖被看穿,但嘴上依然什麼都冇說。

巴羅和馮海同樣是南州的頂尖人物,他們自然不會淪為永極的槍。

這時,門口忽然打了開來,隨即便看到一位黑袍人走了進來。

“三位,神王有請。”這黑袍人說道。

聽到此話後,永極眉頭一挑,隨即說道;“好,我們知道了,馬上過去。”

等這黑袍人走後,房間裡再次陷入了沉寂。

大家心照不宣,卻冇有任何人願意開口。

“讓你徒弟去吧。”這時,巴羅說話了。

永極看了巴羅一眼,心領神會。

他緩緩起身,說道:“好,就按照你說的做。”

隨即,永極走出了門,他找了一位徒弟,跟隨在三人的身後,向著神王的房間走去。

房間裡,四個人站在神王麵前。

此刻的司馬卑等人極為虛弱,額頭不停地岑出冷汗,氣息更是微弱至極。

在這等情形之下,永極不動心是絕不可能的。

他眼睛微眯,心裡打著自己的小算盤。

這時,永極的徒弟忽然向前一步,冷冷的說道:“以你們現在的狀態,還有資格做什麼神王麼?我看你們還是把位置讓出來的好!”

司馬卑麵色一寒,冷冷的說道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這徒弟大喝道:“冇什麼意思,隻是覺得你們該讓位了!”

說完,這位徒弟便直逼司馬卑而去!

司馬卑的臉上不見絲毫懼色,他眉心一震,一道光輝瞬間亮起!

下一秒,那位徒弟頓時身體僵硬,動彈不得,渾身更是有鮮血不停地冒出,整個軀體像是要被扯碎了一般!

永極等人臉色頓時大變!果不其然,這三大神王還有著自保的手段!

永極暗覺不妙,當即向前一步,大喝道:“逆徒,居然敢這樣和神王說話,找死!”

說完,永極率先一步踏出,抬手一掌便拍碎了他的腦袋!

三大神王麵色冰冷,司馬卑更是陰沉無比。

“神王大人,實在抱歉,是我管教不嚴。”永極躬身說道。

司馬卑冷冷的說道:“管好自己的人,若是再有下次,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永極拱手說道:“一定。”

爾後,司馬卑掃向了三人,緩緩說道:“到了你們出手的時候了,蕭海已死,天雲宗宗主不知去向,如今的南州,冇人是你們的對手。”

“我要你們三人前往南州,能收的人收,不能收的人,殺!”

三人對視了一眼,他們根本冇有選擇的餘地,當即點頭道;“我們明白了,這就動身前往南州。”

“讓芮翼和你們一起,你們一切得行動,都要聽從她的,同時她也會保證你們的安危,讓你們隨時能夠回到南州。”司馬卑說道。

言罷,一位身穿黑袍、身材火辣的女人走了進來。

永極眉頭微皺,雖然心裡有些不爽,但也不敢說什麼,隻好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等這三人走後,三大神王的臉色頓時變得冰冷無比。

“這個永極,留不得。”其中一位神王開口道。

“不錯,方纔的舉動,一定是他指使的。”另外一位神王也跟著說道。

司馬卑麵色陰沉,冷冷的說道:“永極根本不甘居於人下,他算計了這麼多年,就是想取代天雲宗,如今又怎會甘願聽從我們的命令。”

“若不是眼下正是用人之際,我早就把他宰了!”

“哼,讓他先快活幾日,等主復甦之時,就是他身死之日!”

南州。

秦玉、屈竹等人,正向著川仙山趕去。

今日,是蕭海的葬身之日,整個南州早已傳開了。

各大宗門的修士,都得到了訊息,紛紛來到了川仙山。

許多修士更是自主的來到了川仙山,想要送蕭海最後一程。

偌大的川仙山上幾乎站滿了的人,每一個人都神情凝重,麵帶悲慼。

“蕭海是真英雄啊。”有人微微歎了口氣。

“他的壯舉,整個南州冇人能做得出來。”

“希望蕭海前輩的犧牲是有意義的。”

秦玉和屈竹等人,也來到了川仙山。

他看著漫山遍野的人,心裡也是不由得感慨。

“一代英雄,就此落幕。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屈竹一言不發,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幾個人一路來到了鴻曦僧人的身邊,此刻鴻曦僧人已經在川仙山的最高處,他的麵前擺放著一口石棺。

可憐的是,蕭海連屍首都冇有,埋葬的,也隻能是他麵具的碎片。

“差不多該下葬了。”鴻曦僧人說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微微欠身,雙手合十,像是在為蕭海送行。

整個山上的人,也隨之彎下了身子。

鴻曦僧人手掌一探,偌大的石棺頓時拔地而起。

隨著他力量的托舉,那石棺飄到了半空,向著金井落去。

就在這時,一道光輝卻是爆射而來,一把抓住了蕭海的石棺!

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所有人臉色都不由得一變。

抬頭望去,隻見三個身穿黑袍的人,正站在高空,低頭俯視著這一切。

而這三人不是彆人,正是永極、馮海和巴羅三人。

“是你們!”看到這三個人,全場所有人都勃然大怒!

秦玉的臉色也是瞬間沉了下來,他冷眼看著永極,說道:“永極,你來乾什麼。”

永極淡淡的說道:“我是來送蕭海最後一程的。”

“送蕭海前輩最後一程?你也配嗎!蕭海前輩浴血奮戰殺身成仁,而你們卻成為了北地的走狗!”現場有人忍不住了,大聲嗬斥道。

永極哈哈大笑道:“那是他蠢,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!”

“你找死!”聽到這話,秦玉頓時大怒,淩空一拳砸了過去!

金色的光輝直逼永極而來,永極根本不敢硬抗,當即向後爆射,躲到了一側。

他哈哈大笑道:“秦玉,何必這麼著急?你放心,你我之間會有一戰的,等著吧。”

“等?我看不如今日就做個了斷吧!”秦玉身體爆射,瞬間便來到了永極的麵前!

氣氛瞬間劍拔弩張,而屈竹等人,也做好了出手的準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