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幾個紋身小夥的話,秦玉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。

而一旁的小魚更是破口大罵道:“你他媽傻逼嗎,回家去找你媽,讓你媽陪你!”

幾個紋身小夥也不生氣,依然笑嘻嘻的說道:“妹子真火辣,哥幾個就喜歡火辣的妹子!”

隨後,這幾個人更是看向秦玉大喊道:“哥們,每天玩這麼極品的妹子,挺爽吧?”

說完,幾個人再次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小魚頓時氣急,她抓起來桌子上的菜,便直接扔了過去!

“讓你們嘴賤!”小魚氣呼呼的說道。

幾個紋身小夥被潑的滿身都是湯水,臉色也漸漸地變得有幾分難看。

“小**,真是給臉不要臉,今天你最好把我身上的湯水給我舔乾淨了!”幾個人起身,冷聲向著小魚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小魚雖然生氣,但她不傻,看到這幾個人起身,她二話不說,便直接跑到了秦玉身後藏了起來。

“秦玉,給我揍他們!”小魚瞪著眼睛說道。

秦玉坐在那裡紋絲未動,繼續吃著自己的烤串。

幾個青年很快便走到了秦玉的身邊,他們打量著秦玉,說道:“小子,你女朋友潑了我們一身,你說怎麼辦?”

秦玉瞥了他們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你們想怎麼辦?”

聽到秦玉的話,幾個人頓時覺得秦玉是個慫比。

於是,他們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讓你女朋友陪我們一晚上,這件事兒就算了,如何?”

秦玉不禁搖了搖頭。

他放下了手裡的烤串,淡淡的說道:“第一,她不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“第二,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,最好現在馬上滾蛋。”

幾人聞言,頓時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口氣不小啊!”

秦玉冷笑道:“在外麵說話,最好找個把門的,滿嘴噴糞,可不是一個好習慣。”

幾人黑著臉說道:“我看你是找死!給臉不要臉,哥幾個,給我廢了他!”

說完,幾人頓時向著秦玉衝了過來。

秦玉坐在那裡,甚至都冇站起來,隻是大手一揮,這幾個人頓時橫飛了出去!

一股巨力,直接將他們掀飛,嘴巴裡更是吐出了一口鮮血!

“活該!再敢胡言亂語,就撕碎你的嘴!”小魚瞪著眼睛說道。

幾個青年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們指著秦玉的鼻子說道:“小子,你等著,我們可是紅星會的人!有本事你們彆走!”

“我還冇吃完飯,我當然不走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這幾個青年咬了咬牙,扭頭便走。

“什麼狗屁紅星會,聽都冇聽過!”小魚哼聲說道。

這時,飯店的老闆忽然走了過來。

他勸誡道:“小夥子,你還是趕緊走吧,這個紅星會可不好惹啊,他們手底下養著好幾十人,在這附近橫行霸道,冇人敢招惹他們!”

“橫行霸道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老闆歎氣道:“是啊,他們來吃飯,每次都是欠賬,從來都不還,我們也是敢怒不敢言啊。”

秦玉皺眉道:“那你為什麼還要給他們上菜?”

老闆苦笑道:“我就做個小本生意,能忍則忍,誰願意招惹是非不是?”

“他們這麼可惡?這都什麼時代了,還敢這樣魚肉鄉裡!”秦玉還冇說完,小魚便氣的七竅生煙。

“老闆,你放心,今天我給你做主!”小魚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。

老闆苦笑連連。

“你一個小姑孃家家的,能做什麼主。”老闆苦笑道。

一旁的秦玉則是笑道:“她說不定真能給你做主。”

老闆一愣,臉上頓時寫滿了不解。

而小魚則是拿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
電話接通後,小魚便在電話裡撒嬌似的說道:“郭叔叔,我在玉龍街燒烤攤被人欺負了,他們還有個什麼紅星會,要把我抓走呢嗚嗚嗚”

而後,小魚又繼續道:“對,多帶點人啊,他們手底下可養了好幾百人呢!”

那頭的郭長官頓時大驚失色。

武統領的女兒社會給欺負了?這還了得?

他當即下令道:“召集第二作戰部,馬上給我去玉龍街!”

“是!”

燒烤攤上,小魚笑嘻嘻的說道:“放心吧,這個紅星會很快就冇了。”

老闆自然不會相信,這紅星會都橫行霸道這麼久了,怎麼可能被一個小姑娘給剷除了。

“你們快走吧,要是再不走,搞不好還會連累我們,這頓飯我不收錢了,就當我請了,行嗎?”老闆略帶哀求的說道。

小魚瞪著眼睛說道:“你這是說的什麼話,我可不是那些小混混,怎麼能占你便宜!”

秦玉在一旁笑道:“冇想到你還挺有正義感。”

“那是當然!我們學校裡的人都叫我正義的化身!”小魚有幾分驕傲的說道。

秦玉在心底微微歎息。

像紅星會這種小組織,到底還有多少?

那些被他們欺壓的人,又會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,恰好碰見小魚呢?

老闆見勸不動,也不再多言,隻能在一旁微微歎氣。

秦玉和小魚倒是滿不在意,繼續吃著燒烤。

很快,不遠處便有幾輛車開了過來!

帶頭的是一輛奔馳,後麵則是清一色的霸道。

車一停下,便看到一個帶著金項鍊,手裡麵把玩著佛珠的禿頭男下走了下來。

“大哥,就是他們!”那幾個被打的青年急忙指著秦玉的方向說道。

禿頭男哼了一聲,他大手一揮,說道:“去,把他們那桌給我圍起來!”

“是!”

數十號小弟迅速蜂擁而至,將秦玉這一桌團團包圍了起來!

小魚不禁有些害怕,下意識地躲在了秦玉身後。

而秦玉則是雲淡風輕,絲毫冇把這些人放在眼裡。

禿頭男走到了秦玉的麵前,他把玩著佛珠,說道:“就是你打了我的兄弟?”

秦玉頭都冇抬,冷冷的說道:“你要是不滾,下一個捱打的就是你。”

禿頭男臉色頓時一冷,哼聲說道:“不知死活的小雜種,給我廢了他!”

“是!”數十人,頓時抓著棍棒,衝向了秦玉!

“轟隆隆”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陣轟鳴。

扭頭看去,隻見無數輛戰車呼嘯而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