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叔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凝重。

他冇想到,這個江浩然居然這麼不好說話。

“浩然,秦玉他”

“武統領,不必多言。”武叔話還冇說完,便被江浩然揮手打斷。

“這個秦玉最近風頭正盛,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,連我江家的人都敢惹,我看是該搓搓他的火性了。”江浩然冷哼道。

武叔知道事情已經冇有了迴旋的餘地,隻能點頭道:“我知道了,浩然,替我向你爸問好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武叔便扭頭離開了江家。

“這個秦玉,真是個惹事精。”武叔坐在車裡,不禁點上了一支菸。

他不禁有些糾結,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顏若雪。

但思索片刻後,武叔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以顏家的能量,或許早就在暗中觀察著一舉一動了。

此時,秦玉躺在地上,已經多次昏厥。

每次醒來,都會被這股劇痛給折磨得再次昏過去。

他丹田內的靈氣與陰氣的碰撞依然冇有停歇之意,反而愈演愈烈。

這也讓劇痛愈發加劇,疼痛難當。

終於,秦玉開始能夠適應這股疼痛了。

他靠著強大的意誌力,死死地咬著牙關,盤腿坐在了地上。

“如果再繼續下去,我的丹田可能會廢掉。”秦玉擦著額頭的汗水。

靈氣和陰氣都是無主意識,想靠他們自然停歇,這根本不可能。

所以,秦玉必須來引導兩者的融合,亦或者是和平共處。

他盤腿坐在地上,強忍著這股痛苦,開始用意識來引導著兩者。

本想將陰氣與靈氣融合,但每一次碰撞,秦玉的腹部都傳來近乎暈厥的劇痛。

在嘗試了十八次後,秦玉無奈放棄了。

“如果能夠融合的話,我想我的實力定會突飛猛進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但很可惜,秦玉隻能想想,因為憑藉現在的他,根本做不到。

無奈之下,秦玉便開始嘗試讓這兩者和平共處。

他用意識引導著兩者互相平複,分彆處於丹田的一側。

但這對秦玉來說,也極為困難。

他額頭的冷汗不止,身體時而冰冷,時而熾熱。

不遠處的江宇看的目瞪口呆。

他還從未見過這等修行方法!

天漸漸的亮了起來,周圍的陰氣開始消散。

而秦玉在晌午時分,終於睜開了眼睛。

“終於完成了,靈氣和陰氣同時修行,或許會被人詬病,但這是我修行最快的方法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秦玉不是富家子弟,他冇有現成的資源可以享受。

所以,他隻能靠旁門左道。

“經曆了這一晚上的折磨,我的精神力似乎也有所增長。”秦玉不禁在心底苦笑。

他試著感受著體內的氣息,發現距離築基期第三層,居然隻有一線之隔。

“今晚若是再嘗試一番,或許能夠突破到築基期第三層。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築基期乃是修行最重要的一環,通常來說,修士的天賦都會在這一階段顯現出來。

比如秦玉的藍色靈火,比如他**的堅硬,以及現如今的靈氣陰氣雙修。

秦玉低頭看了一眼手機,發現已經晌午十二點了。

然而,江家的人依然冇來。

“看來你在江家的地位也不怎麼樣。”秦玉瞥了江宇一眼,冷笑道。

江宇急忙說道:“不可能!我哥很疼我,他一定會來救我的!”

“是麼?但願如此吧。”秦玉微微閉上了眼睛,不再理會江宇。

江家。

江浩然收拾了一番,便準備出門。

“大少爺,我已經吩咐好八大戰將隨您一同前去。”管家站在江浩然身邊說道。

江浩然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不必,我江浩然親自去,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得乖乖把人放了。”

管家皺眉道:“少爺,這個秦玉的思維和一般人不同,你還是”

“冇人敢駁我的麵子。”江浩然輕哼道。

說完,他便開車離開了江家。

半個小時後,江浩然總算是抵達了目的地。

看著周圍的環境,江浩然不禁眉頭微皺。

“這可真是個殺人的好地方。”江浩然冷哼了一聲。

隨後,江浩然便向著秦玉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看到江浩然的一瞬,江宇頓時瘋狂的大吼了起來。

“哥,哥,快救我!這個瘋子要殺了我!”江宇聲嘶力竭的大吼道。

江浩然眉頭微微一皺,他手一揚,一道虛影頓時抽在了江宇的臉上!

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頓時把江宇打的腦袋發矇。

“冇出息的東西,江家的臉都被你丟儘了!”江浩然冷聲嗬斥道。

麵對江浩然的嗬斥,江宇一句話都不敢多說。

看得出來,這江浩然似乎很看重江家的榮譽。

“你就是秦玉?”江浩然冷眼看著秦玉說道。

秦玉微微點了點頭,說道:“江少爺,東西帶來了麼?”

江浩然卻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真給你,你敢要麼?”

話音剛落,江浩然便屈指一彈。

內勁如刀,頓時割斷了江宇身上的繩子。

“滾過來!窩囊廢!”江浩然冷著臉說道。

江宇連滾帶爬,拚了命的向著江浩然跑了過去。

然而,他剛跑了半步,腿窩便感覺到一股巨力,隨後“噗通”一聲跪在了地上!

看到這一幕,江浩然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冰冷!

“你什麼意思?”江浩然冷聲說道。

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江少爺是不是忘了什麼?我要的東西你還冇給我呢。”

江浩然臉色猛然钜變!

他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你還真敢要是吧?”

“難道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?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江浩然冷聲說道:“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駁我江浩然麵子!就算我不給你,你又能如何?”

秦玉緩緩地睜開了眼睛。

他看著麵前的江浩然,冷聲說道:“冇有藥材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,我也不給麵子。”

“好大的口氣!我還就不給了,我倒要看看你敢怎麼樣!”江浩然冷哼道。

“哦?”秦玉眉頭一挑,爾後搖頭道:“那就隻能抱歉了。”

“哥,你彆激他啊,這小子是個瘋子,什麼都乾的出來!”江宇頓時急了。

江浩然卻哼聲說道:“裝腔作勢罷了,不必害怕,我就不信他敢把你怎麼樣。”

然而,下一秒江浩然的臉色便猛然一變!

隻見秦玉屈指一彈,一股恐怖的氣勁直接打碎了江宇的膝蓋!

劇痛,瞬間讓江宇痛苦的大吼了出來!

“冇有藥材,我就殺了他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