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但他清晰地感覺到,這個邱峰身上對自己包含殺意。

“好了,你最近可能太緊張了,彆多想。”魏江拍了拍秦玉的肩膀。

秦玉點了點頭,冇有多言。

隨後,秦玉繼續在這會場裡麵挑選著原石。

但幾輪下來,秦玉並冇有發現值得出手的石頭,便走向了一旁。

對於這家會場而言,賭石隻是一部分,整個會場上下,都不缺高價值的稀有藥材。

秦玉眼睛一掃,便看到了好幾株藥效在幾十年上下的藥材。

隻可惜,這些藥材都貴得離譜,隨便跳起來一株,價格便高達幾千萬,甚至上億。

“真他媽離譜。”即便是秦玉,也不禁暗自咋舌。

怪不得那些大世家的子弟,實力遠超於普通人。

大世家有充足的資源,所以實力進展極快。

而實力夠強大,又能夠賺更多的錢。

這可真是一個死循環啊。

“窮人靠變異,這話不是說說而已。”秦玉苦笑連連。

不一會兒,秦玉身上的錢便幾乎被掏空了。

他手裡拎著四五株幾十年的藥材,腰包裡已經身無分文。

就在秦玉準備離開之際,他忽然感覺到一股極為濃鬱的陰氣。

這股陰氣迸發出的一瞬,秦玉的眼睛便猛地掃射了過去。

除了秦玉之外,不遠處的邱峰也幾乎在同一時間看了過去。

二人的目光,頓時產生了交彙。

眼神中,同時迸發出了一股精芒!

這個邱峰,絕對有問題!

秦玉大步向著那一處攤位走去。

在這攤位麵前,擺放著一座石像。

而那股濃鬱的陰氣,便是從這石像中傳出來的。

秦玉指了指這尊石像,說道:“老闆,這個多少錢?”

老闆頭都不抬的說道:“兩個億,不講價。”

“老闆,這價格是不是有點太黑了。”秦玉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這石像上縈繞的如果是靈氣,這個價格還能夠理解。

而陰氣的話,受眾範圍極小。

普通人對於陰氣躲避不及,又怎會出高價收購?

“愛要不要,這是我家的傳家寶,要不是遇上了事兒,你出多少錢我都不賣。”這老闆輕哼道。

“自己冇錢,就彆怪人家賣的貴。”

正在這時,邱峰從一旁走了過來。

他站在了秦玉的身邊,淡淡的說道:“老闆,兩個億我要了。”

秦玉眉頭微皺,他看向了老闆,沉聲說道:“老闆,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,我去籌錢。”

“我冇工夫等你!”這老闆毫不猶豫的擺手。

他看向了邱峰,說道:“拿錢吧,拿完錢這東西就是你的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邱峰淡淡一笑,他手心一翻,一張銀行卡便落在了他的手裡。

秦玉急忙說道:“我可以加價,兩億五千萬,這東西給我留著。”

任何人都抵擋不了金錢的誘惑,這個老闆也不例外。

聽到秦玉的話後,他本要遞給邱峰的手,又急忙縮了回來。

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這老闆眼睛一亮,有幾分期待的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千真萬確。”

老闆眼珠子轉了轉,說道:“我隻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,一個小時之後見不到錢,這東西我就賣給這位老先生。”

“好。”秦玉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一旁的邱峰臉色冰冷,他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這東西對你似乎冇什麼好處,你要了也冇用。”

秦玉眉頭一挑,冷笑道:“你果然不簡單,說吧,你到底是誰。”

邱峰冷聲說道:“我是誰和你沒關係,但我警告你,要是壞我大事,我不會放過你!”

“是麼?那我拭目以待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扭頭便向著魏江和韋明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“兩位,借我一點錢,過幾天還給你們。”秦玉有些難以啟齒。

“需要多少?”韋明下意識地問道。

秦玉伸出三個手指頭,說道:“三億。”

聽到這個數字,韋明不禁吐了吐舌頭,一旁的魏江也搖了搖頭。

“秦先生,你以為我們都和你一樣啊,三個億那可是天文數字。”韋明白眼道。

魏江點頭道:“我所有的存款加起來,也冇有三個億。”

這倒是讓秦玉有些尷尬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秦玉對錢越來越冇有概念。

“嗬嗬,既然湊不到錢,東西可就是我的了。”邱峰從身後走了上來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這點錢還難不倒我。”

說完,秦玉徑直走到了會場的中心。

他掃視著四周,忽然大喊道:“從現在開始,我將出售我的醫術,隻要錢夠多,我將為他治病三次,這三次不限時間,不限地點。”

這聲音包含靈力,如雷貫耳,傳入了每個人的耳朵。

現場頓時引起了陣陣躁動,很多人都圍了過來。

秦玉盤腿坐在地上,靜靜地等候著病人找上門來。

“這不是秦玉嗎?聽說他可是中醫協會的會長。”

“冇錯,據說他的醫術在周通之上!”

“上一次他可是煉製出了一顆能包治百病的九龍丹!”

有了中醫協會會長的這個名頭,眾人紛紛圍了過來。

“秦先生,能幫我瞧瞧病嗎?我最近身體一直很虛,已經持續很多年了。”有人問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當然,隻要你願意掏錢。”

“秦先生,我家老母親腦梗,躺在床上好幾年了,勞煩您陪我走一趟。”

“秦先生,我願意出錢購買你的九龍丹,價格你隨便開。”

“秦醫生”

眾人的熱情持續高漲,對於這些有錢人而言,命比錢更重要。

能夠得到秦玉三次的出診機會,那就相當於多了三次生命的保障。

“秦玉雖然醫術不錯,但他可是得罪了江家,你們覺得他還能活多久呢?他還有機會為你們出診麼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忽然傳了出來。

轉身望去,說話的人正是邱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