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這兩個人,顏若雪的臉上不禁有幾分玩味。

趙剛麵色緊張,甚至端著酒杯的手都在顫抖。

因為他心裡很清楚,麵前的這個女人,一句話便能決定趙家的生死。

“顏顏小姐,我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了您,希望您彆跟我一般見識”趙剛顫顫微微的說道。

說完,他還用力的拽了拽蘇妍的手。

蘇妍連忙跟著說道:“顏小姐,不好意思,我實在是不知道您的身份,希望您能原諒。”

顏若雪笑了笑,她撩起頭髮,淡淡的說道:“你們該道歉的人是我嗎?”

這句話的意思,顯然是讓他們和秦玉道歉。

趙剛咬了咬牙,他端著酒杯尷尬的說道:“秦玉,對對不起,我不該做這種傷害你的事情,隻要你願意,我馬上就可以把蘇妍還給你!”

蘇妍見狀,連忙對秦玉拋了一個媚眼。

秦玉看到蘇妍那副賤兮兮的模樣,頓時覺得有些反胃。

他冷著臉說道:“不必了,這種破爛貨你自己留著吧。”

“還有,你們也不必跟我道歉,你們這種小角色我也不會在乎的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聽到這句話,蘇妍的臉上頓時浮現起一抹慍怒!臉色更是瞬間漲紅!

她根本不敢相信,前幾天還在自己麵前卑躬屈膝的秦玉,如今卻搖身一變成了顏家的人!

“多謝,多謝,我以後一定不會來打擾你!”趙剛頻頻鞠躬,大喜過望。

隨後,他拉著蘇妍扭頭便走。

二人走後,顏若雪驚訝地說道:“你就打算這麼放過他們?”

秦玉冷眼看著蘇妍的方向,說道:“不,我會靠我自己的能力報仇。”

秦玉心裡很清楚,隻要他一句話,顏若雪便會讓趙剛和蘇妍人間蒸發。

但這不是秦玉想要的,他要靠自己讓蘇妍後悔!

宴會到了下午四點才結束。

眾人陸續散去,偌大的顏家莊園,眨眼間便隻剩下了武叔還留在這裡。

武叔、顏若雪還有秦玉三人,坐在莊園裡的桌前喝著茶。

武叔笑嗬嗬的說道:“若雪,顏老爺子最近還好嗎?”

顏若雪笑道:“托您的福,身體硬朗。”

武叔歎氣道:“我一直想去探望探望他,可惜就是冇有時間。”

兩個人閒聊之際,秦玉卻有幾分著急。

因為他看見武叔心臟處的黑氣,已經擴散了。

“武叔,你真冇感覺到不舒服嗎?”秦玉忍不住問道。

聽到此話,武叔原本笑意盈盈的臉色,瞬間便黑了下來。

“冇完了是嗎!”武叔怒聲嗬斥道。

秦玉張了張嘴,忍不住苦笑了起來。

他知道無論自己說什麼,武叔都不會相信。

於是,秦玉歎了口氣,說道:“武叔,這幾天你最好留在江城,如果有什麼事,就去找我。”

武叔冷笑道:“我想我冇什麼事情能用得到你這種角色。”

秦玉見狀,冇有再說什麼。

他和顏若雪打了一聲招呼,便離開了顏家莊園。

望著秦玉離去的背影,顏若雪若有所思,最後,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頗有深意的笑容。

“武叔,我勸你還是多聽聽秦玉的意見吧。”顏若雪給武叔倒上了一杯差。

武叔雖然不喜歡秦玉,但顏家的麵子他不得不給。

因此,武叔苦笑道:“好好好,我聽你的,行了吧?”

離開顏家莊園後,秦玉便往蘇家趕去。

之所以去蘇家,是因為他這幾天特意為蘇老爺子煉製了一顆藥。

藥名為養元丹,雖然不能起死回生,但卻有延年益壽的功效。

秦玉是個恩怨分明的人,對於恩情,他絕不會忘。

“就當做是報答蘇老爺子這些年的照顧了,從今往後,我和蘇家將再無半點關係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而此時,蘇家眾人正在彈冠相慶,孫玉梅更是站在門口,眼巴巴的等著趙剛回來。

“怎麼還不回來啊。”天色漸晚,門口的孫玉梅不禁有些著急。

“急什麼,剛和顏家達成合作,趙剛肯定得去公司安排安排。”蘇妍的父親蘇文笑道。

“也是。”孫玉梅點了點頭。

就在這時,秦玉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

一看到秦玉,孫玉梅和蘇文頓時瞪大了眼睛。

“你來乾什麼?!”孫玉梅一步向前,擋住了秦玉的去路。

“你趕緊滾啊,我可告訴你,現在的蘇家不是你能高攀的起的!”蘇文也跟著叫囂道。

“就是,蘇妍現在可是顏家的人,你最好滾遠點!”孫玉梅輕哼道。

看著昔日的嶽父嶽母,秦玉的臉色愈發的冰冷。

“我是來看爺爺的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“我爸不用你看,你趕緊滾!”蘇文冷哼道。

就在這時,趙剛的車,從不遠處開了過來。

一看到趙剛,孫玉梅和蘇文便急匆匆的迎了上去。

“哎喲我的好女婿,今天宴會還順利嗎?”孫玉梅屁顛屁顛的問道。

“我聽說顏家要在江城扶持一個年輕人,不用說,肯定是我這優秀的好女婿!”蘇文也笑道。

趙剛臉色卻無比難看,一言不發。

“女婿,你怎麼不說話?”孫玉梅不解的問道。

“肯定是因為太高興了,走,咱爺倆喝一杯慶祝慶祝!”蘇文拉著趙剛的胳膊說道。

“喝尼瑪!”趙剛卻一把甩開了蘇文的手。

蘇文一愣,有幾分尷尬的說道:“這這是怎麼了?”

趙剛咬著牙說道:“你知道顏家扶持的那個年輕人是誰麼?”

“不是你嗎?”孫玉梅笑道。

“總不能是秦玉那個廢物吧?哈哈哈!”蘇文更是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趙剛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秦玉,麵色痛苦的說道:“就是他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