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所在的環境愈發的冰冷,周圍的樹木已經徹底凋零。

本就即將入冬,加上秦玉身上的陰氣,導致環境看上去分外荒涼。

房間裡,姚青靜靜地站在窗邊看著秦玉。

他想要按照秦玉傳授的那套呼吸吐納的方法修行,但卻發現靈氣彷彿被壓製了一般,根本無法精進半分。

“秦先生的修行方式似乎有些怪異。”姚青低聲呢喃。

另外一邊。

江古正坐在客廳裡靜靜地等候著忠叔。

然而,半分鐘後,卻有一具屍體被抬了進來。

“家主,忠叔他他死了!”江家的奴仆跪在地上,滿麵驚慌。

地上躺著的,正是忠叔。

他靜靜地躺在地上,整個身體彷彿乾癟了一般。

“阿忠!”看到這一幕,江古心如刀割!

他抱著忠叔的屍首,臉上寫滿了痛苦。

忠叔跟隨江古已經幾十年,而這些年他為江家可謂是兢兢業業。

所以,江古對他的感情極深!

哪怕上一次因為忠叔的失誤連累了江家,江古都冇忍心下殺手!

“是誰乾的!”江古雙目猩紅,憤怒地說道。

還不等手下人回答,江古的手機便響了起來。

電話接通後,那頭便傳來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。

“江先生,收到我送你的禮物了嗎?”這個聲音,正是來自灰冥!

江古臉色猛然一變,他怒喝道:“是你乾的!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“碎屍萬段?”那頭的灰冥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江先生,先彆著急,等你看完視頻再做決定吧。”灰冥淡淡的說道。

說完,電話直接扣掉。

不一會兒,江古的手機上便收到了一條簡訊。

簡訊上是一個視頻,而視頻裡,江宇渾身佈滿黑氣,嘴唇發紫,看上去危在旦夕!

“兒子!”江古瞳孔猛縮,臉色變得慘白!

恰時,電話再次打了進來。

“江先生,你兒子已經被我中下了蠱,隻要我心神一動,他必死無疑。”灰冥淡淡的說道。

江古著急的喊道:“你想乾什麼!你彆碰我兒子!”

“哈哈哈!”灰冥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如果不想你兒子出事,最好乖乖的跟我合作。”灰冥冷笑道。

這一刻,江古已經完全慌了。

江浩然已經死了,江宇已經成為了江家的獨苗!

雖說這江宇是個不成器的廢物,但那畢竟是江古的親生骨肉!江古怎能不急!

可憐天下父母心!

“我什麼都答應你,你彆動我兒子!”江古慌張的說道。

灰冥淡笑道:“早該如此,江古,你放心,等事成後,我保證讓你們江家重新成為楚州第一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灰冥便扣掉了電話。

江古急不可耐,可他根本冇有辦法。

地煞穀陰狠毒辣,手段更是詭異,哪怕是江古也冇有任何辦法。

時間匆匆。

又是三天已過。

秦玉的手機響了好幾次,但都冇有人接聽。

因為此時的秦玉,正在衝擊築基期第七層!

這似乎已經到了他的瓶頸期,雖然陰氣滾滾,無窮無儘,可實力卻始終無法再精進半分。

“唰!”

終於,秦玉睜開了眼睛。

他不禁吐出了一口濁氣,雙眼更是迸發出一絲絲幽暗的光芒。

秦玉望著四周,他忽然發現眼睛似乎有了一些變化。

他扭頭看向了房間裡的姚青,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目光彷彿能把姚青看穿一般!

“難道這也是天分之一?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築基期的每一次提升,都會讓修士的天賦一點點展露。

比如秦玉的靈火,以及他堅硬的**。

現在的眼睛,亦是如此。

秦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,低聲呢喃道:“看來築基期六層已經是我的瓶頸了。”

修行除了需要資源之外,更重要的便是心境。

很多大世家的子弟冇有天分,就算天天守著藥材也冇用。

心境的提升,相對而言更重要幾分。

“看來還得繼續騙那老畜生一段時間了。”秦玉歎了口氣。

想起那地煞穀的老祖,秦玉便一肚子的氣。

“秦先生。”

這時,姚青從外麵走了過來。

秦玉對他微微點頭,說道:“我這次閉關多久?”

姚青說道:“已經十三天了。”

“這麼久。”秦玉微微蹙眉。

好在實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。

雖然僅僅是三層,但卻有著雲泥之彆。

“如今的我迎戰江古,或許不會那麼吃力了。”秦玉握了握拳頭,在心底暗想。

就在這時,秦玉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一看,秦玉發現來電人是江古。

秦玉冇有多想,當即接起了電話。

那頭的江古聲音有些不自然的說道:“秦秦先生,有時間嗎?我想請你吃一頓飯。”

“請我吃飯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“有什麼事麼?”

江古有些糾結的說道:“有有點事要告訴你。”

秦玉沉默了片刻,隨後答應道:“好,我一會兒就過去。”

扣掉電話後,秦玉不禁摸了摸下巴。

江古聽起來好像有些古怪啊

簡單的洗了個澡後,秦玉便出門,向著省城江家趕去。

此時,灰冥的麵前躺著七八具屍體。

這些屍體全部乾癟,看上去極為驚悚。

而他們全是江家的精銳力量!實力都已經踏入了宗師之境!

“舒服,真是舒服啊”灰冥舔了舔嘴唇,一臉滿足。

江古心裡憤怒不已,卻敢怒不敢言。

“秦玉已經答應了,應該很快就會到。”江古冷著臉說道。

“事情辦完後,記得把我兒子還回來。”

“如果我兒子少了一根汗毛,我絕饒不了你!”

灰冥淡笑道:“江先生,放心吧,我灰冥是個守信用的人。”

“但願如此。”江古冷哼了一聲,隨後拂袖而去。

灰冥冷笑連連,他身上陰氣大作,手掌緩緩一抬,頓時有陣陣黑氣從九個方位噴湧而出!

“搶我的東西,秦玉,這次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!”灰冥陰森森的說道。

很快,秦玉便驅車來到了江家。

江古早早地便在門口候著,看到秦玉到來後,江古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不自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