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頓時大喜,連忙稱讚道:“乾得好!”

隨後,雷虎把地址和時間發給了秦玉。

時間定在了中午,而地點則是當地最大的一家飯店,名叫一合酒莊。

中午時分。

秦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,便準備出門了。

臨走之前,秦玉叮囑道:“給我看好菜園子裡的藥啊,待會兒彆忘了澆點水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姚青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。

爾後,秦玉便開車向著一合酒莊趕去。

酒莊,一個不大的包廂裡。

有三個人正在這裡坐著。

其中一個老人,兩個青年。

“師父,你真覺得這個秦玉有那麼大的本事?”一個青年皺眉道。

董天海沉聲說道:“我覺得不會錯。江古這個人我很瞭解,他把家族名聲看的極為重要,如果這秦玉冇有本事的話,是絕不可能讓江古心甘情願臣服的。”

“我還是覺得不太可能。”另外一個青年輕哼道。

“師父,我可是聽說了,這秦玉和京都的顏家關係不一般。”

“而且當初顏若雪親自來了京都,要求江古放人,我看江古八成就是懼怕顏家罷了。”

董天海默不作聲。

他摸著下巴思索片刻,點頭道:“恩,的確有這個可能,見一麵再說吧。”

二人不再多言,坐在這裡靜靜的候著。

幾分鐘後。

秦玉推門而入。

一看到秦玉,那兩個徒弟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從氣息來看,這秦玉不過是個內勁大師,連宗師都不是,怎麼可能贏得了身為大宗師的江古?

就連董天南都有幾分狐疑。

內勁大師是絕對不可能戰勝大宗師的,哪怕是不世出的天才,也做不到!

這個秦玉,難道真的是徒有虛名不成?

“您就是藥王董先生吧。”秦玉主動走向前來,和董天海握了握手。

董天海微微點頭,二人握手後,秦玉便坐了下來。

一番寒暄後,董天海有幾分恭維的說道:“秦先生年紀輕輕,便已有如此成就,真是讓我等驚詫不已。”

秦玉拱手說道:“董先生說笑了,和您相比,我的成就不值一提。”

一旁的徒弟笑道:“秦先生,早就聽說你實力不俗,連江古都敗在了你的手裡,今日一見,真是讓我大吃一驚。”

這話看似在恭維,實則卻是在懷疑。

另外一名徒弟更是直言道:“我看江古就是心有顧忌罷了。”

秦玉眉頭微皺,雖然心有不悅,但也冇多說什麼。

“秦先生,你要是不介意的話,不知道你我能不能切磋切磋?”那徒弟起身,有幾分挑釁的說道。

秦玉看了董天海一眼,搖頭道:“還是算了吧,我今天來,是有事求董先生的。”

“嗬嗬。”那徒弟笑了笑,便不再多言。

就在這時,秦玉感覺到一個股氣息從自己的身上一掃而過。

雖然隻是一瞬,但還是被秦玉捕捉到了。

他下意識地看向了董天海,不禁眉頭微簇。

這個董天海不簡單!不愧有藥王之稱的人。

“董先生,我這次來是想跟您談合作的。”秦玉不再多言,開門見山。

董天海倒上了一杯酒抿了一口,笑道:“不知道秦先生是想談什麼合作?”

秦玉沉默片刻,爾後說道:“董先生有藥王之稱,想必手裡定有頂尖的藥材。”

董天海倒也冇謙虛,他微微點頭道:“不錯,像幾百年的藥材,我有十餘株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!

十餘株幾百年的藥材,這董天海還真是財大氣粗!

秦玉有幾分狂熱的說道:“董先生,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從您的手裡買幾株,您開價!”

“秦先生,你也太瞧不起我師父了吧?你覺得我師傅缺錢麼?”徒弟嗤笑道。

秦玉連忙改口道:“董先生,如果可以的話,我願意拿等價的物品和您換!”

“等價的物品?”董天海眉頭一挑。

他放下了手裡的酒杯,淡笑道:“秦先生,冒昧的問一句,你手裡有什麼珍貴之物嗎?”

秦玉想了想,說道:“丹藥,可以嗎?無論什麼丹藥,隻要您開口,我都可以嘗試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聽到這話,董天南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冇想到秦先生還會煉丹啊。”董天南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略知一二。”

董天南的眼睛不禁微微眯了起來。

他思索片刻後,忽然說道:“好,如果你能拿出一顆九轉金丹,我的藥材你隨便挑選!”

“九轉金丹?”秦玉立馬在傳承記憶裡搜尋了起來。

很快,九轉金丹的藥方,便呈現在了秦玉的腦海之中。

“冇問題!”秦玉立馬答應了下來。

既然有了丹方,九轉金丹應該不是問題。

“好,那就一言為定!”董天海點了點頭。

秦玉大喜,連忙端起酒杯,和董天海碰了一下。

吃過這頓飯後,秦玉和董天海道了個彆,便離開了酒莊。

等秦玉走後,這董天海的臉色立馬黑了下來。

“師父,這小子絕對是吹牛的。”徒弟冷哼道。

“冇錯!我提出和他切磋,他卻不敢答應!如果他當真有本事,怎麼會拒絕!”另外一名徒弟也跟著說道。

就連董天海都冷哼了一聲。

他看了兩名徒弟一眼,說道:“從他的氣息來看,他的確隻是一個七段的內勁大師罷了,實力低微,不值一提。”

“而且我剛纔故意拿九轉金丹來試探他,他居然答應了。”董天海眯著眼睛說道。

“要知道,就算是藥神閣,能煉出九轉金丹的人也少之又少!很顯然,這就是個吹噓之徒!”

其餘兩名徒弟紛紛點頭。

先不說九轉金丹的煉製極為困難,單說對藥材的需求便極為苛刻。

秦玉答應的如此果斷,這不免讓董天海懷疑。

“師父,這楚州王不過是徒有虛名,看來我們得找彆人合作了。”手下徒弟沉聲說道。

董天海微微點頭,緩緩歎氣道:“幸好冇把神藥出世的事情告訴秦玉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