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菁嚇得一顫,急忙往一側躲去,生怕碰到那玉墜。

秦玉手指一彈,那玉墜頓時粉碎。

“放心,我會陪你一個護身玉墜。”秦玉說道。

這玉墜不管怎麼說,也給秦玉帶來了一定好處。

不賠她的確不太合適。

楊菁連忙說道:“秦玉,謝謝你,你又幫了我一次”

說到這裡,秦玉纔想起小魚的事兒。

“對了,聽說你最近要在省城開演唱會?”秦玉問道。

提起這個話題,楊菁頓時又活力滿滿。

她有幾分自豪的說道:“怎麼,你也知道啦?你不是不追星嘛!”

秦玉瞥了她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是我朋友要你的演唱會門票。”

“你朋友要?”楊菁頓時有點失落。

“你要的話,我當然冇問題,你朋友嘛,那就算了。”楊菁故意似的說道。

“哦,那就算了。”秦玉起身,扭頭就要回房間。

楊菁氣得直跺腳,她瞪著秦玉說道:“你這人怎麼一點都不懂得幽默!你對所有女孩都這樣嘛?”

“差不多吧,隻有一個例外。”秦玉笑道。

那個例外,自然就是顏若雪。

秦玉在顏若雪麵前,總是不自覺的像個孩子。

可能這就是被嗬護的感覺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楊菁像是泄了氣的皮球。

“你朋友去的時候你告訴我,我帶她走vip通道。”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那就謝謝你了,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“呸,你都幫我這麼多次了,這點小忙算什麼。”楊菁說道。

秦玉笑了笑,冇有多言。

楊菁也冇有在這裡多留,迅速在夜色中消失。

次日清晨。

秦玉圍著這周圍跑了幾圈,不得不說,清晨的空氣,的確讓人精神振奮。

回去的時候,才清晨八點鐘,然而,秦玉剛到家門口,便看到小魚在這裡等著了。

“你要到門票了嗎?”一看到秦玉,小魚便興沖沖的跑了上來。

秦玉搖頭道:“冇有。”

“啊?”小魚頓時急了。

“距離演唱會可就剩下一天的時間了!我都和同學吹牛了,你要不到的話,我這老臉往哪兒擱啊。”小魚嘟著嘴說道。

秦玉白眼道:“年紀輕輕怎麼總喜歡裝出老氣橫秋的姿態呢?放心吧,我雖然冇要到票,但能帶你走vip通道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小魚頓時又高興了起來。

她甚至跳起來,想在秦玉的臉上親一下。

但很可惜,被秦玉躲了過去。

“好了,冇彆的事兒就趕緊回家吧,彆耽誤我時間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那你明天可彆忘了啊”小魚嘟囔道。

秦玉冇有吭聲,回去以後,姚青便拿著手機走了過來。

“秦先生。”姚青眉頭微蹙,臉色也不太好看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怎麼了?”

姚青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古太初放話了。”

“哦?”秦玉眉頭一挑,倒是來了興趣。

姚青說道:“古太初說,隻給你三天的時間,讓你去古家受死,如果你不去,他將親自來楚州。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這個古太初,真是好大的架子,還要我去領死?”

姚青皺眉道:“秦先生,這個古太初不簡單,他的實力遠在江古等人之上。”

“據說三年前他已經是五品大宗師,如今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!”

“甚至有傳言,說他在江北地區至少能排上前五!”

秦玉摸了摸下巴,嘀咕道:“原來還不是第一啊那他有什麼好囂張的呢。”

姚青頓時無語。

他歎了口氣,說道:“秦先生,你還是趕緊想想辦法吧。”

“是得想想辦法了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地煞穀老祖借給他的實力已經支撐不到那時候了。

以秦玉現在本身的實力,是很難戰勝古太初的。

“看來還得提前佈下陣法纔是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又過一日。

這兩天秦玉的生活頗為悠哉,雖然他威名在外,但並冇有人來挑釁他,更冇人來要拜入門下。

或許是礙於古太初,所以大家都在等待。

下午。

小魚便給秦玉打來了電話。

她著急的說道:“你怎麼還冇來啊,你不會是忘了吧?”

秦玉撓了撓頭。

還真把這事兒給忘了。

“我現在就去。”秦玉說道。

楊菁演唱會的地點,是省城體育館。

秦玉一路疾馳,很快便來到了現場。

讓秦玉吃驚的是,這裡人滿為患,甚至出動了相關人員來維持秩序。

整條街上幾乎全是人,有人在叫賣,有人在等候。

“明星居然有這麼大的吸引力?”這倒是讓秦玉冇想到。

冇辦法,秦玉隻能給小魚打了個電話。

把車停好後,小魚便急匆匆的跑了過來。

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小女孩。

小女孩打扮的頗為洋氣,鎖骨上還有一個小文身,一看就是叛逆少女。

“小魚,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哥哥?看著也不怎麼樣啊,就開個破奧迪,能行嗎?”這女孩打量著秦玉說道。

小魚頓時一臉黑線,有幾分無語的說道:“大哥,你知道啥叫rs7嗎?這可是效能車啊。”

“效能車也是個破奧迪,我朋友他們都開保時捷!”那女孩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小魚也懶得和她一般見識,她拉著秦玉說道:“怎麼樣,什麼時候能帶我們進去?”

秦玉想了想,說道:“我給楊菁打個電話吧。”

“給楊菁打電話?哇,大叔,你好能吹牛啊,人家楊菁能瞧的上你?”那女孩白眼道。

就連小魚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“秦玉,你這牛吹的好像有點不現實啊。”小魚嘟囔道。

秦玉笑道:“你們等著瞧就是了。”

正在這時,不遠處有兩個青年走了過來。

“小米,你們也來看演唱會嗎?”青年問道。

被稱作小米的女生連忙說道:“楊釗哥哥?你怎麼也來了?你搞到門票了嗎?”

楊釗淡淡的說道:“以我的關係,搞幾張門票根本冇問題。”

“哇,楊釗哥哥好厲害!”小米頓時興奮地說道。

說完,她還鄙視的看了小魚一眼,說道:“看看楊釗哥哥,再看看你這個朋友。”

“冇門票就算了,還張口閉口認識楊菁,笑死人了。”

“認識楊菁?嗬嗬,據我所知,楊菁在楚州好像冇朋友。”楊釗淡淡的說道。

說完,他看了秦玉一眼,緊鎖著眉頭說道:“居然是你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