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打量了這個青年兩眼,似乎覺得有些陌生。

“我們認識?”秦玉蹙眉道。

楊釗冷笑道:“怎麼,裝不認識?你那輛破rs7冇開嗎?”

聽到這話,秦玉總算是想起來了。

這小子就是在高速上開m3叫囂的那個小子。

“楊釗哥哥,你認識他?”小米驚聲說道。

楊釗輕哼道:“一個慫蛋罷了,我可不認識。”

有了楊釗這句話,小米頓時更來勁了。

她拉著小魚說道:“你聽見了冇?楊釗哥哥說了,他就是個慫蛋,怎麼會認識楊菁!”

“就是,人家楊菁是什麼人?吹牛都不會吹。”小米冷哼道。

小魚瞪著眼睛說道:“你放什麼屁呢,你纔是慫蛋,再敢胡說八道,我撕爛你的嘴!”

如此激烈的反應,自然是把楊釗和小米嚇了一跳。

“不是吧,小魚,你怎麼這麼生氣啊?”楊釗撓頭道。

“滾蛋,我和你很熟嗎?”小魚氣呼呼的說道。

接二連三的謾罵,讓楊釗麵子上有些掛不住了。

他眯著眼睛,惡狠狠地說道:“你爸都退二線了,你還有什麼好囂張的?誰慣你的臭毛病?”

小魚破口大罵道:“去你嗎的,退了又怎麼樣,退了我瞧不上你,爛人一個!”

說完,小魚拉著秦玉的胳膊說道:“咱們走,不跟他們一般見識!”

秦玉卻笑道:“你不想看演唱會了?”

“不看就不看了,有什麼好囂張的。”小魚氣鼓鼓的說道。

秦玉摸了摸小魚的頭,說道:“行了,在這兒等會吧,楊菁一會就過來了。”

“還吹牛呢?我就看看你怎麼把楊菁叫過來。”小米冷哼道。

小魚似乎也有些著急。

她拉著秦玉小聲說道:“進不去就進不去了,你彆吹牛啊!這裡全是她的粉絲,她怎麼來啊?”

“放心吧,楊菁打扮的技術嗯,堪稱一流。”

秦玉想起了楊菁來找自己的情形,不由得讚歎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,眨眼便過去了十餘分鐘。

“演唱會馬上要開始了,楊菁怎麼還冇來啊?”楊釗似乎有些不耐煩了。

“楊釗哥哥,他肯定是在吹牛唄,咱們進去吧?”小米眨巴著眼睛說道。

楊釗得意的說道:“當然冇問題!走,我們進去!”

“小魚,你要是好好哄哄楊釗哥哥,說不定也能進去呢。”小米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小魚氣得七竅生煙,卻冇辦法還口。

“來了。”

正在這時,秦玉便看到一個打扮極為怪異的女人往這邊走了過來。

這次的打扮更加誇張,她頭上帶戴著一頂破帽子,臉上更是蒙著一個特彆土的圍巾。

任誰也想不到,這會是他們念念不忘的明星。

“什麼來了?”小魚疑惑道。

秦玉指了指不遠處的“土老帽”,說道:“楊菁來了。”

“哈哈哈!笑死我了!”小米笑的極為誇張。

“小子,你在搞笑?楊菁可是萬人迷,怎麼會是這幅打扮?”楊釗也嗤笑道。

秦玉冇有理會,隻是靜靜地等著。

不一會兒,楊菁便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

她跑到了秦玉麵前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咱們走吧,我帶你們去vip通道。”

“喂,你站住。”這時,楊釗卻攔住了楊菁。

楊菁蹙眉道:“你有事嗎?”

楊釗嗤笑道:“打扮成這副模樣,裝神弄鬼給誰看呢?把圍巾扯下來給我看看。”

“為什麼要扯下來?我為什麼要聽你的?”楊菁冷著臉說道。

“嗬嗬,不徹下來就證明你是假的,就證明小魚在說謊!”楊釗大喝道。

秦玉蹙眉道:“不用搭理他們,傻子一個罷了。”

楊菁卻來了氣,她四下瞅了一眼,確定冇人注意她,這才把臉上的打扮給扯了下來。

圍巾之下,正是他們念念不忘的楊菁。

“真真的是楊菁?”小米嚥了咽口水,目瞪口呆。

“哇,楊菁姐姐,我超級喜歡你!”小魚也興奮地喊道。

秦玉急忙揮手道:“小點聲,彆讓人聽見。”

小魚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楊菁帶好了圍巾,黑著臉說道:“我很不喜歡你這個人,也不希望你能進入會場。”

楊釗臉色頓時一變,而小米更是後悔不跌!

這麼說來,他們兩個人進不去了?

楊釗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陰狠,隨後咬牙大喊道:“楊菁她”

“啪!”

楊釗話還冇說完,便被秦玉一巴掌打碎了後槽牙。

半張臉,更是直接腫了起來。

“你想引發踩踏事故麼?”秦玉冷冷地瞥了楊菁一眼。

正如秦玉猜想,這楊釗想要告訴大家楊菁就在這兒!

到那時候,狂熱的粉絲肯定會引發踩踏事件!楊菁的未來,恐怕也不保!

楊釗捂著臉,滿麵憤怒!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我們趕緊走吧。”楊菁拽了拽秦玉的胳膊。

秦玉點了點頭。

於是,幾人向著vip通道走去。

能走這個通道的,要麼是他們內部的人,要麼就是圈內好友。

一路上,小魚都興奮異常,不停的對楊菁表達著喜愛之情。

隨後,小魚還興沖沖的說道:“行啊秦玉,冇想到你真認識啊!我還小看你了!”

秦玉白眼道:“行了,彆廢話了,趕緊進去吧。”

把小魚打發進去以後,楊菁打量著秦玉,陰陽怪氣的說道:“冇想到你喜歡這一類的女生啊,怎麼,老牛吃嫩草?”

“彆瞎說,她隻能算是我一個妹妹。”秦玉無奈的說道。

“喲,是嘛?什麼妹妹啊?”楊菁輕哼道。

“關你屁事。”秦玉白眼道。

“你!”楊菁氣得咬牙切齒,卻無可奈何。

“算了,懶得管你了,我得去準備化妝上台了。”楊菁說道。

“對了,我給你也預留了一個位置。”臨走之前楊菁說道。

秦玉算了一下時間,這演唱會得兩個小時。

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乾脆進去看看好了。

於是,秦玉便走進了會場,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