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遲封臉色鐵青,更是帶著幾分惶恐之意。

而周圍的人也迅速明白了過來。

這個遲封,居然在不經意間,自己承認了!

“冇想到這個遲封是弑師的畜生!”

“古大師可不僅僅是他的師傅,更是他的父親!這種人,簡直就不配活著!”

“不知感恩的東西,古大師趕緊清理門戶!”

聽見周圍的言論,遲封的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盛怒之下,他當即對著眾人怒吼道:“都給我閉嘴!誰再敢廢話,我就先殺了他!”

“怎麼,惱羞成怒了?”秦玉冷笑道。

遲封死死地盯著秦玉,拳頭更是緊握了起來。

“你這個混蛋,居然毀我道路,我今天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段!”遲封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就怕你冇有那個本事!”

遲封不再多言,直接握拳衝了過來!

“跟我拚肉身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他當即渾身一震,金光大閃!

隨後,秦玉便握拳正麵迎了上去!

“鐺!”

震耳欲聾的聲音,傳遍了每一個角落!

巨大的碰撞,更是引起了一道道狂風!

二人紋絲不動,誰都冇有倒退半步!

遲封不禁臉色一變!

要知道二人之間的境界差距極大!秦玉居然能和自己平分秋色?

秦玉冷眼看著遲封,說道:“在這裡打,容易傷及無辜,我相信誰都不願意這種情況發生。”

遲封憤怒異常,他忽然發現,不知不覺中,這個秦玉就站在了道德製高點!

這讓遲封徹底淪為了惡人!他所想象的接機上位,似乎也被毀了!

“殺了他們又怎麼樣!”遲封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嗤笑道:“遲封,你當真以為你可以隨便殺人?雖說官方對於武者之間的爭鬥比較寬容,但你傷及無辜,死路一條。”

遲封頓時回過了神。

如果真的招惹到了官方,那恐怕十條命都不夠賠。

“秦玉,我在十公裡以外的長峽穀等你。”遲封冷冷的扔下了這句話,隨後扭頭便走。

等他走後,秦玉的臉色漸漸變得有些難看。

“有聖體術加持,我才能和他不相上下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如此一來,自己必將處於劣勢。

“秦玉,你冇事吧?”古太初沉聲說道。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冇事,走吧。”

說完,秦玉便率先大步離去,直奔長峽穀而去。

長峽穀,地如其名,是一條綿延數裡的峽穀。

此刻,遲封就站在峽穀之上,等待著秦玉的到來。

他的心情極差,預想的所有未來,全部被秦玉給毀了。

“這個秦玉,我一定要宰了他!”想到這裡,遲封再次握緊了拳頭。

半個小時後,秦玉一行三人,來到了長峽穀之上。

遲封的眼睛陡然間睜了開來,身上的氣息更是在一刹那之間爆發!

“嗯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遲封這是急了?連開場白都跳過了?

“秦玉,我要活颳了你!”遲封腳下一震,瞬間來到了秦玉的身前!

極快的身法,不禁讓秦玉大吃一驚!

“秦玉,給我去死吧!”遲封冇有半句廢話,運轉內勁握拳而來!

如此瘋狂的姿態,足以說明遲封有多憤怒!

秦玉急忙一躍而起,暫避鋒芒。

“轟!”

這一拳落下,麵前的地麵直接崩塌,巨大的石頭更是直接被震得粉碎!

秦玉麵色凝重,不敢怠慢。

麵對高於自己數個等階的遲封,稍有不慎,便可能隕落於此。

“聖體術,第三層!”秦玉身子一震,再次被金光包裹!

開場便是三層聖體術,足以見得秦玉有多謹慎。

“給我去死!”遲封怒吼連連,他手上氣勁凝聚,如同炮彈一般揮向了秦玉!

好在秦玉動作靈活,頻頻躲閃。

“喜歡躲是吧,我倒要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!”遲封瘋狂的大吼!

“無形魔手!”

伴隨著遲封的一聲大喊,秦玉周圍忽然颳起了陣陣颶風!

一股恐怖的氣息,在一刹那瀰漫而來!

“嘩啦!”

這時,秦玉忽然感覺肉身彷彿被抓住了一般,動彈不得!

“太清神斬!”

又是一聲爆吼!一道道如利刃般的光芒,以極快的速度逼向了秦玉!

所經之處,山頭直接被削平!如此恐怖的威力,讓眾人臉色大變!

“秦玉!”古太初頓時有幾分慌張,想要出手搭救,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!

“轟!”

這一斬,結結實實的落在了秦玉的身上!

那一片瞬間化作了塵埃!隨時滾滾,向四周爆射而出!

遲封冷冷的看著秦玉,眼睛裡帶著一抹狠毒!

“秦玉!”古太初慌張至極,當即施展縮地成寸,衝了過去!

煙塵落下,隻見秦玉身上的金光已經出現了裂紋。

而他的五臟六腑更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,嘴巴裡吐出了一抹鮮紅,看上去極為慘烈。

“不愧是八品大宗師”在這一擊之下,秦玉氣息變得有些萎靡。

“秦玉,你你怎麼樣?”古太初慌張的問道。

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,沉聲說道:“古大師,你退到一旁。”

古太初卻冇有理會秦玉,而是對著遲封大吼道:“遲封!你的對手是我,來吧!”

遲封冷笑道:“老東西,彆著急,等我宰了這個小畜生,下一個就是你!”

古太初麵色冰冷,氣息暴漲。

“古大師,我還有應付之策。”秦玉攔住了古太初。

他從地上爬了起來,再次施展聖體術第三層。

但這一次身上的光芒,赫然黯淡了幾分。

秦玉望著遲封的方向,神情變得愈發凝重。

他很清楚,除了肉身之外,無論哪一方麵,都會被這遲封給碾壓。

“看來隻能靠肉身力量來賭一賭了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“你現在跪下向我求饒,我或許能饒你一條狗命。”不遠處的遲封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默不作聲,隻是微閉著眼睛。

下一秒,他的身形忽然爆射,主動衝向了遲封!

“你還敢主動對我出手?真是不知死活!”遲封不禁冷笑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