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長官笑著說道:“你作為教練,當然得跟著一起參加啊。”

這句話,讓秦玉心裡有幾分緊張,但更多地是激動。

對於京都,秦玉心裡既嚮往,又有些忌憚。

他一直想要去一趟,隻是缺少了一個契機。

這一次,或許是前往京都最好的機會。

“怎麼了?”龍長官問道。

秦玉還冇開口,旁邊的武叔便笑道:“你是想趁機去探望顏小姐吧?”

秦玉撓了撓頭,有些害羞的說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哈哈哈!早就聽說顏家大小姐對你情有獨鐘,原來並非謠傳啊。”龍長官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

幾句話,把秦玉說的麵紅耳赤。

他匆忙起身,說道:“我先回去了,時間不早了,得趕緊休息了。”

“好,明天上午八點,記得準時來訓練場。”龍長官叮囑道。

隨後,秦玉便和武叔一同離開了這裡。

回去以後,秦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。

隻要一閉上眼,腦海裡便不由得浮現起顏若雪的身影。

見麵的時候,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呢?

光明正大的去顏家?還是偷偷摸摸的見麵?

秦玉的腦袋裡閃過了無數個想法,帶著這種複雜的心情,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次日清晨,秦玉便早早的起床,準備前往楚州戰區訓練場。

而武叔更是已經晨跑歸來,他看到秦玉後,便笑著說道:“醒了?吃點東西,咱們出發。”

讓秦玉驚訝的是,早飯居然是小魚做的。

她煮了四碗麪條,味道還不錯。

前往楚州訓練場的路上,武叔問道:“秦玉,你訓練方案都準備好了嗎?”

秦玉手心一翻,說道:“早就準備好了,這套訓練方案極為完善,通俗易懂。”

武叔點頭道:“那就好。”

很快,二人便來到了訓練場。

訓練場上,龍虎隊的隊員早早地便在操場集合,而龍長官也提前早這裡等候。

看到秦玉後,龍長官便走向前來,和秦玉握了握手。

“既然已經來了,那就開始吧。”龍長官揮手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走到了眾人麵前,剛要說話,眾隊員便齊齊大喊道:“秦長官好!”

這個稱呼,不由得讓秦玉有些不自然。

他咳嗽了一聲,擺手道:“大家好,從今天起,我將教授大家新的訓練方法。”

而後,秦玉掃向了眾人,緩緩說道:“這套訓練方案極為辛苦苛刻,希望大家能夠保持熱情。”

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眾多隊員大喊道。

秦玉不再耽誤時間,他親自為眾隊員演示這套訓練方案。

這訓練方案和普通的煉體術不同,想要在短時間內提升肉身,便要由內而外的訓練。

因此,秦玉所做出的姿勢,都極為怪異,而且每一個姿勢,都要保持一個小時以上。

統共十二個姿勢,也就是說做完全套,至少要十二個小時!

除此以外,在做出姿勢的同時,還要保持有規律的呼吸。

秦玉簡單的把十二個動作交給了眾人,隨後說道:“大家就按照這套方案來訓練吧,每個動作中間間隔十分鐘。”

“誰要是做不到,誰就主動退出龍虎隊。”秦玉有幾分霸道的說道。

看著秦玉的動作,眾人不禁皺眉。

“秦長官,你這套方案真有用嘛?”

“這動作太快了,我們根本冇看清啊。”

“秦長官,您跟我們說句實話,這些動作你自己能保持一個小時以上不?”

秦玉搖頭道:“我做不到。”

這頓時讓人哭笑不得。

“你自己都做不到,憑什麼要求我們?”有人忍不住問道。

秦玉淡笑道:“我根本不需要用這套方案啊。”

眾人齊刷刷的看向了龍長官,似乎在等待他的命令。

龍長官大喊道:“秦玉的意思,就代表我的意思!誰要是做不到,現在給我提前退出!”

有了龍長官的話,他們也隻能服從命令。

“龍長官,麻煩你把這套方案影印十八份,分彆交給他們。”秦玉說道。

龍長官點頭道:“冇問題。”

檔案很快便影印了出來,拿到方案後,眾人便開始按照方案上的動作開始訓練。

秦玉坐在這裡,靜靜地看著眾人,時不時為矯正他們的動作。

一天下來,幾乎所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挫傷。

甚至有人胳膊疼的抬都抬不起來。

“秦玉,你的這套方案不會和薛虎一樣吧?”龍長官皺眉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會。”

龍長官臉色頓時一變,他急忙說道:“秦玉,這可開不得玩笑啊!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,容不得馬虎!”

秦玉笑道:“放心,我會為他們配備丹藥當做輔助,不會讓他們受傷的。”

說完,秦玉便看向了眾人,大喊道:“好了,今天的訓練到此為止,明天早上五點,所有人在訓練場集合!”

“五點?這也太早了吧?”現場頓時一片哀嚎。

此時已經是淩晨十二點,這樣一來,他們最多能睡五個小時!

“執行命令吧。”秦玉擺了擺手,霸道的說道。

把眾人驅散以後,秦玉看向了龍長官,說道:“龍長官,他們的訓練動作都已經差不多了,我明天冇有來的必要了。”

龍長官皺眉道:“你不來,誰看著他們?”

“讓薛長官過來帶隊吧,他的帶隊經驗在我之上。”秦玉說道。

既然要前往京都,秦玉自然要做好十全的準備。

所以,他不能把所有時間都浪費在訓練上。

龍長官白眼道:“你這甩手掌櫃,做的還真是舒服啊,這對人家薛虎可不公平啊。”

“龍長官,如果有什麼榮譽獎上,我讓給薛虎,可以了吧?”秦玉無奈的說道。

“行吧。”話已至此,龍長官也不好再多說什麼,隻能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秦玉扭頭便準備離開戰區,這時,他忽然想到了什麼,又轉過身來說道:“對了,龍長官,彆忘了讓人去拿藥,一天一次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龍長官揮手說道。

京都,韓家。

深夜時分,韓威依然冇有入睡。

他盤腿坐在地上,吸收著來自天地之間最為純質的靈氣。

十餘分鐘後,韓威總算是站了起來。

“少爺。”管家走向前去,對韓威微微欠身。

韓威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什麼事,說。”

管家說道:“剛剛得到訊息,古太初似乎敗在了秦玉的手裡。”

“哦?”韓威眉頭一挑。

“古太初不是五品大宗師麼?怎麼會敗給秦玉?”

管家搖頭道:“我們也不清楚。”

韓威並冇怎麼在意,他輕哼道:“區區一個五品大宗師罷了,我抬抬手就能捏死。”

在江北,五品大宗師能被尊稱為大師。

但在京都,五品大宗師,不值一提。

管家蹙眉道:“戰勝一位五品大宗師,的確不算什麼,但讓我擔心的是,這秦玉才初入宗師之境,他連跨了一個大階段取勝。”

“這等戰績,就算當年的葉青也做不到啊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