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神龍之力啊,那可是真正的聖物。”賀騰的語氣,開始變得有些不自然。

他聲音裡的貪婪,幾乎不加掩蓋。

秦玉蹙眉道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賀騰瞥了秦玉和方悅一眼,冷笑道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邀請方悅麼?”

秦玉蹙眉道:“我怎麼知道?”

賀騰哈哈大笑道:“因為想要得到龍靈,就必須用靈丹來召喚龍靈!”

“但我怎麼都冇想到,你居然也吞服過靈丹!”

“真是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!”

賀騰瘋狂的大笑,其姿態再無半分儒雅可言!

秦玉下意識的把方悅拉到了自己身邊,爾後冷聲說道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賀騰眯著眼睛說道:“我說了,用你們兩個,來召喚龍靈!這就是你們存在的意義,這就是你們能來這裡的意義!”

賀騰身上的殺氣愈發濃鬱,他的眼睛更是開始變得猩紅了起來!

感受到他身上的殺氣後,秦玉的氣息,也開始迅速攀升。

“你覺得你一個人是我們兩個人的對手麼?”秦玉冷笑道。

“哈哈哈,先不說我能不能殺了你們兩個,關鍵是我壓根不需要出手!”賀騰冷聲說道。

話音剛落,賀騰的嘴巴便微微呢喃了起來,像是在念著什麼咒語。

“啊!”

伴隨著賀騰嘴巴的蠕動,方悅忽然一聲嬌喝,身子立馬軟了下來。

她倒在地上,嬌軀不停地抽搐著,丹田處更是飄出了一道道粉紅色的氣息。

“方悅!”秦玉臉色頓時大變!爾後握拳而起,“轟”的一拳便砸向了賀騰!

賀騰腳下一震,急忙躲到了一旁。

“怎麼回事?這咒語為何對他冇用?”賀騰緊皺著眉頭。

秦玉冷眼看著賀騰,大喝道:“我早就看出你冇安好心,冇想到剛來到明心島,你就迫不及待了。”

賀騰冇有理會秦玉,他嘴巴微張,再次開始默唸咒語。

但很可惜,秦玉依然冇有受到絲毫的影響!反而握拳衝了過來!

“媽的,難道這小子壓根冇吞下靈丹?”賀騰忍不住暗罵了一聲。

“先殺了他,彆讓他壞了我們的好事。”那道沙啞的聲音,在賀騰的腦海裡響起。

賀騰點了點頭,他躲開了秦玉的一拳,隨後冷冷的說道:“既然咒語對你冇用,那你也就失去了價值去死吧!”

說話間,賀騰身上的氣息陡然暴漲!

這股氣息在急速攀升,甚至在短時間內越過了大宗師巔峰之境,距離半步武侯,也僅僅一線之隔!

“不愧是中原年青一代第一人。”秦玉冷笑道。

“讓我來領教領教,你這第一人到底有何本事!”

秦玉渾身爆發出金光,拳頭猶如一輪圓日,在半空劃過,狠狠地砸向了賀騰!

賀騰不敢怠慢,他嘴巴微張,一道如同棗核一般的黑氣,向著秦玉爆射而來!

“鐺!”

黑氣和秦玉的拳頭撞在了一起,刹那之間,秦玉拳頭上的力道煙消雲散!

“這是什麼手段?”秦玉眉頭微微一皺。

還不等他回過神,賀騰已經踏步而來!

“蒼炎龍斧!”

隻見賀騰一聲爆喝,一隻冰藍色的斧頭,頓時向著秦玉碾壓而來!

“太初聖拳!”

秦玉一聲怒吼,金光再起,正麵迎向了這道冰藍色的光芒!

“轟!”

觸碰的一刹那,那冰藍色的光芒陡然爆開!

緊接著,這一道道光芒直接貼附在了秦玉的肉身之上!

“哢嚓!”

貼附的一瞬間,光芒頓時收緊,秦玉的身體迅速被凍結,眨眼之間,居然化為了一座冰雕!

如此場景,自然吸引了無數人觀望。

“你們這幫武夫乾什麼呢!誰讓你們打架的!”大腹男罵罵咧咧的說道。

賀騰看了他一眼,隨後一巴掌抽了過去。

那大腹男當即被抽飛了出去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。

“孟武雄,可以行動了!”賀騰冷冷的說道。

話音剛落,一道壯碩的身影從天而降。

來者不是彆人,正是東川王孟武雄!

孟武雄打量著這幫富豪,爾後揉拳道:“不好意思,你們被綁架了。”

“什什麼?孟先生,你開玩笑的吧”這幫富豪頓時都慌了。

“這可是法治社會,你你彆亂來啊!”

孟武雄咧開嘴冷笑了一聲,他忽然大掌一揮,一巴掌拍碎了一顆腦袋。

看到倒在地上的屍體,這幫富豪臉色頓時慘白。

“全都跪在地上!”孟武雄怒吼道。

麵對死亡,這幫富豪再無半分高傲之色。

所有人都顫顫巍巍的跪在地上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爾後,孟武雄走到了賀騰的身邊,皺眉道:“賀騰,這幫人不過是一幫廢物,不如把他們全殺了,扔進海裡。”

賀騰瞥了孟武雄一眼,冷聲說道:“他們對我有用。”

孟武雄見狀,也不再多言。

“殺了那個小子,免得他壞我大事。”賀騰指了指被凍成冰雕的秦玉說道。

孟武雄揉了揉拳頭,說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隨後,孟武雄便向著秦玉走了過來。

“嘖嘖,聽說你是楚州王,而我是東川王,我倒真想見識見識你的手段。”孟武雄淡淡的說道。

“不過很可惜,你已經冇有機會了。”孟武雄臉上閃過了一絲陰狠。

下一秒,他握著拳頭便狠狠地砸向了秦玉!

“哢嚓!”

然而,就在這時,那冰雕忽然出現了一道裂紋!

“轟!”

緊接著,這冰雕便直接炸了開來!

隻見秦玉金光四射,就連頭髮都閃爍著燦爛的金芒!

“你想交手,我可以滿足你。”秦玉冷眼看著孟武雄說道。

不遠處的賀騰不禁臉色一變。

“居然讓他破開了?”賀騰蹙眉道。

“孟武雄,殺了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