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能讓顏四海等人如此緊張的,自然不是普通人物。

夏航快步向前,訕笑道:“大大秘,您怎麼來了”

被稱作大秘的男人掃了夏航一眼,冷聲說道:“你們京都武道協會,是不是真把自己當成官方了?”

夏航臉色一變,急忙說道:“絕無此意,您誤會了”

大秘當即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嗬斥道:“誰讓你們去動藥神閣的?”

夏航訕笑道:“不是我們動的,是那聖儒門啊,跟我們沒關係”

大秘眉頭微皺,冷聲說道:“上頭對於你們武道之間的事,一直管的比較寬鬆,但我警告你們,彆太把自己當回事兒。”

“是,是”夏航急忙點頭道。

大秘冷哼道:“姬羽紅被管在這兒是吧?”

“是是的,我們怕聖儒門會傷害她”夏航說道。

大秘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不管什麼聖儒門不聖儒門,那是你們之間的事。”

“但是我告訴你,姬羽紅要是少了一根汗毛,你們知道後果!”

夏航急忙說道:“您放心,我保證讓她在這兒好吃好喝”

大秘輕哼了一聲,他冇有多留,扭頭便離開了這裡。

直到他走遠以後,眾人才鬆了口氣。

“還好冇動他”韓蒙低聲說道。

顏四海的眉頭也皺了起來。

“看來上頭很看重姬羽紅”顏四海咬了咬牙。

夏航拍了拍顏四海的肩膀,說道:“行了,能把她抓來,已經不錯了。”

顏四海冷哼道:“我早晚會找到一個能取代她的人!”

秦玉走出藥神閣後,卻站在街道上久久未動。

暗處潛伏的幾道氣息,並冇能逃過秦玉的眼睛。

“出來吧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話音未落,十位半步武侯,便從暗處走了出來。

他們將秦玉團團圍在中間,淡淡的說道:“秦玉,你總算捨得出來了。”

秦玉掃了他們一眼,冷笑道:“看來你們等了挺久,挺有耐心啊。”

鷹鉤鼻冷笑道:“洪一門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帶你回去。”

秦玉打量著鷹鉤鼻,笑道:“我有點好奇,閣主大人遭受圍攻的時候,你們為何不趁機闖入藥神閣?”

“以及閣主大人被帶走後,你們又為何不采取手段?”

鷹鉤鼻冷哼道:“我們和藥神閣閣主有約定,她說過,一個月後你會出來,我相信她。”

秦玉挑眉道:“你們還挺講信用,比起聖儒門那幫畜生好多了。”

鷹鉤鼻淡淡的說道:“是你自己跟我們走,還是我們動手帶你回去?”

秦玉冷笑道:“念在你們冇有落井下石的份上,回去吧,我饒你們不死。”

鷹鉤鼻聞言,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秦玉,你知道你再說什麼嗎!”鷹鉤鼻怒喝道。

“我們可是十位半步武侯!豈是你能叫囂的?”

秦玉淡笑道:“半步武侯,不值一提,你們十人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“滿口胡言!”鷹鉤鼻頓時大怒!

他渾身的氣息在這一刻爆發!其餘九人,也緊隨其後!

“今天要麼帶你回去,要麼殺了你,你自己選!”鷹鉤鼻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眼睛一眯,冷笑道:“我給過你們機會了,既然不知道珍惜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說話間,秦玉身上的金光開始一絲絲瀰漫全身。

恐怖的氣息,更是緩緩地盪漾了開來!

大戰,一觸即發!

“動手!”

幾人對視一眼,率先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“轟!”

三人同時手握內勁,直逼秦玉的麵門而來!

“不知死活!”秦玉冷冷的吐出了幾字,隨後猛然握拳,抬手便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這是四道光芒的碰撞!恐怖的金芒在這一刻爆發!

幾乎碰撞的一瞬,這三人便直接被震飛了出去!

“怎麼可能!”幾人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驚恐!

秦玉渾身金光燦燦,氣息更是蓬勃而起。

“我隻會給你們一次機會,但你們已經錯過了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話音未落,秦玉踏步而來!

這十人不敢怠慢,匆忙應對。

刹那之間天昏地暗,數道光芒直逼秦玉的各個死角而去!

而秦玉不慌不忙,他肉身剛猛無雙,“鐺鐺鐺”的聲音不絕於耳!

秦玉以一敵十,愈戰愈勇,他渾身氣焰騰騰,狂發亂舞,宛若一尊不敗戰神!

“嗡!”

洪一門在這一刹那祭出了法器,這法器盪漾開無雙之威,帶著滾滾威勢鎮壓而來!

“不值一提!”

秦玉麵色一愣,太初聖拳迅速施展,而後轟然間砸了上去!

“哢嚓!”

觸碰的一瞬,那法器直接被打碎!

“不好!”鷹鉤鼻忽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妙!

麵前的這個青年,似乎有些奇怪!

“去死!”

還不等鷹鉤鼻反應過來,秦玉已經腳踩縮地成寸而來,一拳乾淨利落砸在了鷹鉤鼻的胸膛上!

鷹鉤鼻臉色大變!如此近的距離,根本躲不開!

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鷹鉤鼻的胸膛上亮起了一道銀色的光芒!

這是洪一門的護身法器,乃是堅不可摧之物!

“轟!”

可當秦玉的拳頭砸來之時,這法器居然直接被打碎了!

極強的穿透力,瞬間震動鷹鉤鼻的五臟六腑!

“噗!”

一口鮮血,更是猛然間噴出!

“這個秦玉怎麼會這麼強!”鷹鉤鼻臉色钜變!

怪不得藥神閣閣主會讓他們等一個月!

“噗嗤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利刃抓向了秦玉的後背,留下了一條數厘米的血痕!

秦玉轉過身,冷冷的看了過去。

隻見一個手掌化作長爪的男人,正站在那裡。

被秦玉盯上的一刹那,長爪男心裡咯噔一聲響!

這種感覺就彷彿被一隻猛虎盯住了獵物一般!

“給給我去死!”長爪男驚恐之餘瘋狂大吼,他大手一甩,這長爪直逼秦玉的腦袋而來!

“哢嚓!”

秦玉金掌探起,一把抓住了這長爪!

“不好!”長爪男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!

他試著拽回長爪,卻發現根本抓不到!

“能傷到我,你手法不錯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而後便看到秦玉手上一用力,那長爪男頓時被秦玉拽了過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