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曲長老的話,現場一片沉默。

而穀滄海則是滿麵慍怒,他冷冷的盯著曲長老,說道:“我堂堂聖儒門,去主動談和?若是傳出去,我聖儒門的臉往哪兒擱!”

曲長老急忙解釋道:“門主,現在聖儒門上下人心惶惶!尤其是那些家族!”

“本以為聖儒門能給他們庇護,結果卻帶來了災難,長此以往的話,聖儒門的名聲受損更嚴重!”

穀滄海聞言,眉頭頓時皺了起來。

曲長老的話不無道理,如果再這麼下去的話,以後冇人敢和聖儒門牽扯上關係。

穀滄海沉默了片刻,爾後緩緩說道:“你怎麼就確定秦玉一定會同意?”

曲長老說道:“我也不確定,所以說隻能試一試。”

穀滄海冇有說話,似乎在考慮得失。

片晌後,穀滄海看向了曲長老。

他沉聲說道:“好,就按照你說的辦,但是一定要儘量保密,不要傳出去。”

曲長老點頭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於是,曲長老當即便托人去聯絡秦玉。

想要聯絡秦玉並不難,他們托人把訊息送到了藥神閣。

二長老得知這件事後,不禁目瞪口呆。

“藥神閣這是認慫了?”一旁的五長老也嚥了咽口水。

二長老沉聲說道:“一定有詐,秦玉殺了聖儒門這麼多人,聖儒門怎麼可能就此罷休!”

“我看還是讓秦玉自己做決定吧。”五長老說道。

隨後,五長老便拿出手機,撥通了秦玉的手機號。

他把聖儒門的意圖,告訴了秦玉。

“秦玉,你可一定要謹慎,我懷疑有詐。”五長老沉聲說道。

那頭的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無妨,我心裡有數。”

說完,秦玉直接扣掉了電話。

此時秦玉正坐在一處餐廳裡吃麪。

他放下了手裡的筷子,不禁冷笑了起來。

“終於等到了。”秦玉冷笑連連。

他做的這一切,就是為了有一個和聖儒門對話的機會!

如果秦玉主動提出的話,高高在上的聖儒門是絕對不會給秦玉一個說話的機會。

像這種宗門世家,隻要把他們逼到絕境,他們纔會想著和你談談。

思來想去,秦玉最終還是決定求助於媒體。

但普通的媒體,是絕對不敢得罪聖儒門的,所以,秦玉必須找一家既有實力又有背景的媒體來采訪。

炎國很大,聖儒門雖強,但還做不到一手遮天。

山外有山人外有人,不懼怕聖儒門的,也不在少數。

秦玉首選的,便是海城。

海城作為國內最大的城市之一,其擁有的力量比京都差不了多少。

其中更是不乏大世家、大家族!

“看來還是得去一趟海城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海城最大的世家,為騰家。

這騰家不僅坐擁億萬家產,人脈關係更是堪稱通天。

但相對於京都世家,騰家的武道力量相對薄弱。

據說,偌大個騰家,最強的也不過是一位半步武侯。

思來想去,秦玉最終還是求助了顏老爺子。

幸運的是,顏老爺子和騰家有故交。

“當年騰家受過我的恩惠,如果我表明身份的話,他應該會給我幾分麵子。”那頭的顏老爺子說道。

秦玉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好,我等您訊息。”

半個小時後,顏老爺子打回來了電話。

他在電話裡說道:“一切順利,今天晚上八點,騰公會在家裡等你。”

“好,多謝了。”秦玉答應了一聲。

夜晚時分。

秦玉來到了騰家住處。

騰家碩大的彆墅裡,隻有幾個保姆在打掃衛生。

秦玉靜靜地坐在這裡,等候著騰家人的到來。

大約十餘分鐘後。

一個身穿睡袍的中年人從樓上走了下來。

這中年人不是彆人,正是騰家家主,騰公!

騰公一現身,眾多保姆便紛紛喊道:“老爺。”

騰公微微點頭,他徑直走到了秦玉的對麵,上下打量了兩眼,說道:“你就是秦玉?”

“見過騰先生。”秦玉點頭道。

騰公淡笑道:“你最近可真是出儘了風頭,連海城都有你的傳說啊。”

秦玉笑道:“騰先生,您過獎了。”

“說吧,找我什麼事。”騰公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當即表明瞭自己的來意。

騰公聽完後,卻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他把煙掐滅,淡淡的說道:“秦玉,你怎麼這麼天真?”

秦玉眉頭微皺,有些不解的說道:“騰公什麼意思?”

騰公冷笑道:“如果是當初那個顏老爺子,我或許能幫你,但現在”

騰公搖了搖頭,冇有繼續說下去,但意思卻很明顯。

秦玉張了張嘴,還想說些什麼,但騰公卻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能見你,便已經是給足他麵子了。”

說完,騰公便擺了擺手,下了逐客令。

秦玉沉默片刻,笑道:“騰公,我或許該換種表達方式。”

“哦?”騰公眉頭一挑。

秦玉說道:“我們或許可以合作一把。”

“合作?”聽到這話,騰公頓時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你我之間能有什麼合作?你又有什麼資格,和我合作?”騰公挑眉道。

秦玉也不著急,他淡笑道:“騰家雖然家大業大,但武道力量卻一直極為薄弱,最強的也不過是一位半步武侯。”

“而無論哪個京都世家,他們不僅擁有財富,同樣控製著武道力量,這也是騰家永遠比不過顏家的原因。”

騰公眉頭微簇。

話雖然不好聽,但卻是事實。

秦玉起身,冷聲說道:“我,可以彌補騰家的這一片空白。”

騰公聞言,不禁嗤笑道:“你?你如果是一位武侯,我或許會考慮考慮,但你隻是一個半步武侯,哪來的自信?”

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我雖然不是一位武侯,但卻能逼得擁有武侯的聖儒門低頭,讓高高在上的顏家焦頭爛額!”

“這便是我的自信。”

聽到這話,騰公似乎來了興趣。

他摸了摸下巴,思索片刻,爾後起身說道:“我可以幫你這次忙,但是你我之間要有個約定。”

“騰公請講。”秦玉點頭道。

騰公淡笑道:“如果你能在一個月之內,取代聖儒門,我便承認你的本事,答應你的所有請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