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閣主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先上樓再說吧。”

秦玉這也意識到自己魯莽了,他撓了撓頭,顯得有幾分尷尬。

跟隨在閣主身後,一路來到了閣主樓上。

這樓上一如既往,並無什麼變化。

而閣主,還是和以前一樣,坐在了自己的搖椅上。

她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冇能踏入半步武侯?”

秦玉急忙點頭道:“對,我能感覺到實力暴漲,但卻總覺得距離半步武侯有一線之隔。”

閣主聞言,臉上罕見的浮現了笑容。

“我該恭喜你,還是說你悲催呢?”閣主笑道。

秦玉一愣,有些不解的說道:“什什麼意思?”

閣主抿了一口茶水,說道:“你自己應該也知道吧。”

秦玉沉聲說道:“恩,我知道這或許是巔峰之後的大圓滿境界。”

“不錯。”閣主確認了秦玉的想法。

“據說擁有大圓滿境界的人,都是被上天詛咒的人。”

“雖然大成後天下無敵,但卻註定一路坎坷,比其他人的修行,要困難無數倍。”

說到這裡,閣主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我曾經看過一份資料,資料上顯示,十位大圓滿之人,隻有一個成功大成。”

秦玉眉頭微皺。

概率居然這麼低?

“其中有八位,是死在了天劫之下。”閣主繼續道。

“天劫”秦玉不禁想了起什麼。

他所經曆過的天劫,的確是超乎想象。

那簡直不像是要讓秦玉成功突破,反而像是要把秦玉活活劈死。

“一株五千年的藥材是吧。”閣主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恩,我需要一株五千年的藥材,還有三顆妖獸內丹。”

“五千年的藥材,我這裡也冇有。”閣主說道。

“但是我可以替你打探打探訊息。”

秦玉聞言,連忙說道:“那就多謝閣主大人了!”

說到這裡,秦玉忽然想起了閣主身上斷靈丹的問題。

“閣主大人,您的身體”

閣主擺了擺手,說道:“斷靈丹根本就冇有解藥。”

聽到此話,秦玉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!

這幾日,秦玉也試著從自己的傳承記憶裡找過斷靈丹的解藥。

但很可惜,一無所獲。

“閣主大人,那您豈不是”秦玉張了張嘴,一時間不忍心說下去。

閣主起身,淡淡的說道:“當然不是,隻要我踏入武侯之境,斷靈丹自然會消失。”

“踏入武侯之境?”秦玉一愣。

爾後訕笑道:“閣主大人,踏入武侯應該冇那麼簡單吧”

閣主聞言,淡笑道;“的確,但對我來說,不難。”

“這些年,我一直在強行壓製著境界,現在看來,隻能試著突破了。”

強行壓著境界?

還有這種操作?

彆人都是拚了命的想要突破,而閣主大人居然一直在強壓著境界?

“好了,藥材的事情我會幫你想辦法的。”閣主起身說道。

秦玉連忙點了點頭,爾後試著問道:“閣主大人,那您什麼時候突破?”

閣主沉默片刻,說道:“明天吧,今天累了,得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秦玉點了點頭。

“那我不打擾您休息了。”

秦玉微微欠身,爾後扭頭便跳了下去。

回到長老府後,秦玉心裡不禁有些焦急。

他掐指算了一下時間,距離九月九日,僅僅剩下了二十天!

如果在這二十天內無法突破到半步武侯,那秦玉心裡根本冇底!

尤其是最近韓威毫無訊息傳出,這讓秦玉感覺到了一絲絲不安。

“若雪,等我,二十天後,我一定帶你離開顏家!”秦玉握緊了拳頭。

次日,便是閣主大人突破之日。

她隻身一人來到了後山上,屏氣凝息,準備突破。

壓製了多年的境界,在這一刻開始急速攀升。

天空中嗡嗡作響,烏雲密佈,赫然是天劫來臨的征兆!

秦玉以及藥神閣的眾多藥師,齊聚在廣場上,眼巴巴的看著這一幕。

天空中驚雷不斷,一道又一道的悶雷,自高空傾瀉而下。

所有人,都麵色凝重,為閣主捏了一把冷汗。

另外一邊。

穀滄海麵色陰沉如水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“門主,您也彆想太多,馬上就是九月九日了,那秦玉必死無疑!”曲長老屁顛屁顛的說道。

穀滄海看了曲長老一眼,默不作聲。

他有幾分心疼。

倒不是說心疼曲長老,隻是心疼一位半步武侯就要這麼冇了。

“那賀騰,還在聖儒門吧?”穀滄海忽然問道。

曲長老一愣,連忙點頭道:“冇錯,他一直在靈泉閉關。”

“把他叫過來,稍後你和賀騰陪我去一趟藥神閣。”穀滄海沉聲說道。

聽到此話,曲長老不禁臉色一變。

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,畢竟當初秦玉提過的條件,便是要這兩個人。

“門門主,您不會打算把我交給那秦玉吧”曲長老渾身顫抖,有些驚恐的問道。

穀滄海冷聲說道:“彆擔心,你們兩個隻不過是誘餌罷了,有我在,你們不會有事的。”

曲長老想了想,似乎也有道理。

有一位武侯陪著,的確冇什麼好擔心的。

於是,曲長老叫上了賀騰,跟隨穀滄海坐上飛機,直逼清河鎮而去。

藥神閣,風雲湧動。

從早上一直到了中午,閣主的天劫依然冇有結束。

澎湃的雷電,讓人看了心驚膽戰。

終於,在十二點多鐘,天空中烏雲開始緩緩消失。

天劫,似乎結束了。

秦玉當即邁步,準備前往後山一探究竟。

就在這時,閣主卻一步邁出,走了出來。

她的氣息看上去並無太大的變化,但整個人的氣質,卻變得更加出塵!

“閣主大人!”秦玉急忙走向前。

“您突破成功了嗎?”秦玉試探性的問道。

閣主微微點了點頭,臉上似乎並無過多的喜悅之色。

甚至在她的眉眼深處,似乎能看到一絲悲傷。

“那就好。”秦玉冇有多想,隻是鬆了口氣。

傍晚時分。

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息,向著藥神閣逼近而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