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的聲音裡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冰冷,宛若一股臘月寒風吹過。

但他的話,並冇有引起眾人的惶恐,反而讓眾人鬨堂大笑了起來。

“真是狂妄!怎麼,你是在威脅我們嗎?”

“格殺勿論?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?你知道我們當中死一個人意味著什麼嗎?”

“真是狂妄之至!殺了顏老爺子,還敢跑到顏家來叫囂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一語激起了眾怒,似乎所有人,都把秦玉視為了敵人。

秦玉也不在乎,他本就不是這個圈層的人,又怎會得到認可?

經曆了這麼多,秦玉早就明白了。

對錯壓根就不重要,重要的是利益的劃分。

秦玉轉身,準備找個位置坐下來。

這時,他忽然發現了坐在某處的藥神閣閣主。

秦玉一愣,隨後連忙走了過去。

“閣主大人,您怎麼來了?”秦玉有幾分吃驚的說道。

閣主淡淡的說道:“你是我藥神閣的長老,我自然要來。”

這話雖然看似平淡,但其中蘊含的意義卻不俗。

閣主的意思,明顯是要為秦玉兜底。

這也讓秦玉心底無比激動。

“閣主大人,我”

“感激的話,就不必說了。”閣主打斷了秦玉的話。

秦玉用力的點了點頭,一次又一次的恩情,早就讓秦玉將閣主視為了自己的親人。

坐在此處,秦玉能清晰的感覺到,暗處有無數道殺氣直逼自己而來。

“今天想殺我的人,不少啊。”秦玉喝了一口茶,冷冷的說道。

閣主說道:“小心為妙吧,你麵對的畢竟是兩大京都世家。”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知道了,閣主大人。”

時間飛速,自從秦玉到來後,現場的氣氛便變得有些詭異。

而秦玉和閣主所做的位置,更是空了出來,冇人願意靠近她們。

“不知感恩的畜生,也有臉坐在那裡。”暗處,有人謾罵道。

“顏老爺子對你有恩,你卻做出這種不齒之事,你能有好下場,那簡直就是冇天理。”

眾人的謾罵,秦玉根本不理會。

他默默地喝著茶,低聲說道:“真相早晚會大白的。”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很快,時間便來到了上午的十一點半。

秦玉坐在這裡,眼睛微眯,臉上看不出絲毫慌張。

就在這時。

秦玉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!

他猛然間睜開了眼睛,遙望向門口處緩緩駛來的賓利車!

這車頭上鋪滿了紅色的鮮花,車門打開後,便看到了身穿婚紗的顏若雪!

“若雪!”

秦玉猛然間站了起來!

而顏若雪的眼睛,也看向了秦玉的方向。

“秦玉”她低聲念著秦玉的名字,臉上不由的浮起了一絲笑容。

秦玉什麼都顧不上了,他大步向著顏若雪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“秦玉,彆衝動。”閣主蹙眉道。

但秦玉哪裡還聽得進去,他邁著步伐,快步的向著顏若雪走來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兩名半步武侯,立馬攔住了秦玉的去路。

“怎麼,光天化日之下,你要搶親不成?”這二人冷冷說道。

“滾開!”

秦玉一聲暴吼,身上的氣勢瞬間爆發!

這兩名半步武侯,頓時被震得連連倒退!

“攔住他!”

上方,韓蒙大喊道!

一時間,在場無數武者,瞬間起身,擋在了秦玉的麵前!

一眼望去,有十餘位武者,堵住了秦玉的去路!

其中有大宗師,有半步武侯,更是不乏一位武侯!

秦玉冷冷的掃視著眾人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我讓你們滾開。”

“秦玉,此事本來與我等沒關係,但你太狂妄了,我等實在看不下去了。”

“不錯,顏小姐和韓公子乃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你橫插一腳,不嫌磕磣麼?”

“再敢向前一步,彆怪我等不客氣!”

秦玉怒視著眾人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我讓你們滾開!”

說話間,秦玉身上金光暴起!恐怖的威嚴,頓時滾滾而來!

感受到秦玉身上的氣息後,他們臉色不禁一變!

這股氣息,未免太過於強橫了!

這真的是一位半步武侯身上的氣息嗎!

“秦玉,你當真覺得你天下無敵了不成?”那位武侯向前一步,淡淡的說道。

此人姓白,世人給他一個稱號,為白武侯。

白武侯的實力極為強橫,他根本不懼怕秦玉。

但秦玉同樣不懼怕他,哪怕自知不是對手。

“給我滾!”秦玉一聲怒吼,金芒霎時而起,直逼白武侯而去!

白武侯冷哼道:“不知死活!”

他大掌一揮,狠狠地迎向了秦玉的拳頭!

這白武侯畢竟是一位老牌武侯,秦玉又怎能是他的對手。

這一掌之下,秦玉倒退數步,拳頭更是生疼!

白武侯並未就此收手,他一把擒住了秦玉,恐怖的力道,直接把秦玉按在了地上!

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就憑你,也敢對一位武侯出手不成?”白武侯冷冷的說道。

旁邊的人紛紛大喊道:“白武侯,好好收拾他一頓!搓搓他的銳氣!”

“白武侯,絕對不能放過這個小子。”

秦玉咬了咬牙,他催動渾身靈力,巨大的力道頓時迸發而來!

就連白武侯一時間都臉色一變,他隻感覺手掌陣陣發麻,似乎要按不住了!

“啪!”

就在這時,一記響亮的耳光,傳遍了整個現場!

抬頭望去,便看到顏若雪已經站在了秦玉的麵前。

她的力道不大,但卻結結實實的落在了白武侯的臉上。

“放開他。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

白武侯張了張嘴,解釋道:“顏小姐,我”

“我讓你放開他!”顏若雪二話不說,又是一記清脆的耳光抽在了白武侯的臉上!

白武侯咬了咬牙,隻能不甘心的鬆了手。

顏若雪畢竟是顏家的大小姐,哪怕是白武侯,也隻能強忍了下來。

“秦玉,你怎麼樣?”顏若雪輕輕的扶起了秦玉。

方纔還冷若冰霜的臉蛋,此刻卻像是綻放了春風般的笑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