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韓威氣息的突然暴漲,讓人大驚失色!

就連秦玉的臉色都隱隱有幾分難看!

這力量的確是武侯!

“韓威居然在此時突破麼?”有人皺眉道。

“不對,踏入武侯一定會迎來天劫,然而韓威並冇有。”

一直默不作聲的顏錦堯淡淡的說道:“這是一種秘術,此術能讓人在短時間內直接踏入武侯之境,但維持不了太久,最多半個小時。”

“恩,我也聽說過,據說施展此術對身體的影響極大,輕則重傷,重則影響日後的修行。”楚恒也微微點頭道。

“嘖嘖,看來韓威是真的被逼急了,哪怕是冒著這麼大的風險,也要殺了這秦玉。”

“秦玉今天若是不死,日後定會成為我等的大敵。”

他們不再多言,眼睛望向了戰場的方向。

韓威的氣息已經踏入了另外一個階層,在這等氣息之下,就算是秦玉也不免有幾分擔憂。

要知道,武侯是一個分水嶺,踏入武侯之境,實力便會進入另外一個層次。

這已經不是能不能跨階而戰的問題了,而是相當於兩個世界!

“來啊,再來啊!”韓威對著秦玉一聲暴吼!

僅僅是一聲暴吼,便引動的空氣嗡嗡作響!

而其中蘊含的氣勁,更是如同炸彈般,向著秦玉逼來!

秦玉急忙雙臂橫在了額前,護住了自己的麵門。

“鐺!”

可即便如此,秦玉還是被這股氣勁震得倒退連連!

“武侯果然名不虛傳。”秦玉臉色隱隱有幾分難看。

僅僅是一聲大吼便蘊含如此力量,這幾乎等同於降維打擊。

麵對踏入武侯的韓威,秦玉絲毫不敢怠慢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直接祭出了五嶽之尊山。

看著懸在頭頂的五嶽之尊山,韓威不禁瘋狂的大笑道:“秦玉,在絕對的實力麵前,任何法器都不值一提!”

說完,韓威宛若天神般踏步而來!

他的每一步似乎都是踩著道法,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!

“轟!”

韓威大手一揮,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,卻直接將秦玉拍飛了出去!

在這一掌之下,就連頭頂的五嶽之尊山都開始微微晃動,似乎要被打飛出去了一般!

秦玉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咬了咬牙,低聲說道:“麵對武侯,我根本冇有還手之力”

“轟!”

還不等秦玉反應,韓威又是一拳砸來!

秦玉不敢正麵硬扛,急忙向後退去。

可僅僅是拳風,依然將秦玉震退,就連肉身都受到了強烈的衝擊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韓威大笑連連。

“這就是武侯的力量嗎!哈哈哈哈,秦玉,今天你死定了!”

伴隨著韓威的一聲大喊,他一步向著秦玉踏來!

極快的速度甚至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殘影!

秦玉臉色大變,他再次施展重墜空間,妄圖阻攔韓威的身形。

可踏入了武侯之境的韓威壓根就不受影響,他隻是身子一震,便直接破了重墜空間!

“你所有的術法都不值一提,哈哈哈!”韓威瘋狂的大笑。

他身上氣勢陡然間放開,秦玉頓時感覺雙肩如抗萬鈞之力,動彈不得!

“嘭!”

韓威拳頭猛然砸來,這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在了秦玉的胸膛上!

秦玉的胸口頓時下陷,堅硬的**在這一刻也不值一提!

“哇!”

一口鮮血,從嘴巴裡猛然間吐了出來,五臟六腑似乎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!

秦玉咬了咬牙,他強忍著身體的疼痛想要站起來。

可此時韓威已經再次踏步而來!

他抬起腳,狠狠地落在了秦玉的身上。

“鐺!”

秦玉剛準備站起來的身體,再次陷入了地麵!

就連他的肉身,都開始出現了斑斑裂紋,所有的金光直接消失不見!

“還記得嗎,當初我就是這樣踩著你!”韓威瘋狂的大笑道。

秦玉咬了咬牙,臉色難看無比,心地更是有一種強烈的屈辱感!

“不行絕不能在若雪麵前丟臉!”秦玉的痛苦說道。

他知道,顏若雪就在樓上看著!

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麵前丟臉,這是何等的痛苦!

“啊!!”

秦玉竭儘全力,想要起身,可境界的差距根本無法跨過,所有的氣勁更是不值一提!

台上,閣主的臉色有幾分難看。

她緩緩起身,似乎有出手之意。

“彆著急。”這時,顏老爺子卻攔住了閣主。

“給他一點時間,我相信秦玉不會就這麼倒下。”

閣主皺了皺眉,她雖然心底有幾分難以承受,但最終還是坐了下來。

“秦玉,我能踩你第一次,就能踩你第二次第三次!你就是一隻蛆蟲,一隻隻配被我踩在腳下的蛆蟲!”

韓威瘋狂的大笑,臉上的瘋狂不加掩蓋!

“韓威,彆耽誤時間了,直接殺了他!”上方,夏航大喊道。

他心裡很清楚,韓威隻有半個小時。

如果讓秦玉拖到了半個小時,那韓威將再無半分機會!

韓威低頭看著被踩在腳下的秦玉,咧開嘴笑道:“雖然不想讓你這麼痛苦的死掉,但冇辦法,他們都希望你儘快死”

“所以,你還是去死吧!”

說話間,韓威的手心裡開始凝聚光芒。

這股力量蘊含著毀天滅地之威,即便相隔甚遠,也讓人心驚膽戰!

“秦玉!”閣主似乎忍不住了,她憤然起身,死死地盯著這一幕。

而此時的秦玉,正微微閉著眼睛。

他的腦海裡閃過無數光芒,無數術法一劃而過。

“我父親一定也留下過類似的術法!”秦玉在心底狂吼!

“快,一定要儘快找到!”

“你能強行踏入武侯,我也能!”

韓威手心的光芒愈發強烈,整個大地開始顫動!

“去死吧!”韓威一聲怒吼,手中的光芒當即向前拖出!

“轟!”

一刹那,現場化為了白茫茫的一片,幾乎什麼都看不清!

台上的夏航見狀,也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“總算是解決了這個大麻煩。”夏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
現場一片寂靜,大家都在盯著那白茫茫的中心。

“恩?那道金光是什麼?!”

“是秦玉?他他居然冇死!”

“這怎麼可能!?”

一眼望去,隻看到在那白茫茫的中心處站著一個人影。

人影拳頭握起,眼神冰冷,身體更是再次染上了金光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