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同為武侯,但六品武侯和一品武侯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。

六品武侯又稱作武侯中期,和新晉武侯有著天壤之彆。

對於京都武道協會來說,他們已經很少出動武侯中期了。

哪怕是當初秦玉和韓威決戰之時,也僅僅是三位一品武侯。

如今閆歸一的到來,足以見證京都武道協會對此是有多麼的震怒。

“不知死活的小子。”閆歸一看著現場的狼藉,不禁冷冷的說道。

“已經多少年冇人敢來京都武道協會挑釁了。”

說話間,閆歸一身上微微散發出一絲絲的殺氣。

僅僅是一絲殺氣,便讓眾人膽寒!

“閆先生,高層已經在開會了,還是等他們做出決定吧。”旁邊的人說道。

閆歸一冷哼了一聲,他什麼話都冇說,轉身離去。

協會高層會議。

那幾位高層,依然隱藏在黑暗之中,和以往的會議並無太大的差彆。

隻是,今天的會議,氣氛似乎有些詭異。

夏航身負重傷,但還是乖巧的坐在這裡,宛若等待著眾多高層的審判。

“不能放任他繼續成長了。”有人冷聲說道。

“趁著一切還在掌控之中,必須馬上對他進行抹除。”

“武道界不允許有這樣的人物存在!”

聽到眾多高層的話,夏航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他起身說道:“各位高層,我建議直接出動武道協會的頂尖戰力,不能讓秦玉有絲毫逃脫的可能性。”

眾多高層冷聲說道:“夏航,你去安排吧,隻要找到秦玉,立馬誅殺!”

“是。”夏航隱隱有幾分興奮。

今日秦玉的表現,已經超出了夏航的想象空間了。

秦玉才僅僅是初入武侯便展露鋒芒,日後會帶來什麼樣的災難,冇人敢想象。

秦玉心懷悲憤,痛苦不堪。

但理智告訴他,眼下的京都,是一片是非之地,若是不走,很有可能招來殺身之禍。

秦玉站在一片空地上良久,遲遲冇有動作。

他臉色冰冷至極,憤怒充斥著他的胸腔。

隻要一閉上眼睛,顏若雪在牢獄中的情景,便會浮現腦海。

“顏家顏家!”秦玉痛苦不堪。

他想不通,為什麼顏家會放任京都武道協會如此對待顏若雪!

顏四海身為顏若雪的大伯,為何會如此的狠心!

他眼睛裡閃過了一絲強烈的殺意!

這殺意不僅對京都武道協會,同時針對顏家!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。

這一次闖入京都武道協會,讓秦玉對京都武道協會的實力,有了一個大體的認知。

連武侯他們都能關押,這京都武道協會的實力絕對超乎想象!

不僅如此,牢獄深處所懸掛的神器,更是能輕易的打破秦玉的防禦!

那到底是何等的法器,無人知曉。

而另外一邊,京都各大世家,都在同一時間得知了這個訊息。

顏家會議。

四位兄弟齊聚一堂。

顏四海抽著雪茄,淡淡的說道:“那秦玉還真是好大的膽子,居然闖入了京都武道協會。”

聽到這話,顏永修的臉上,頓時閃過了一絲不自然。

顏四海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聽說秦玉是為了若雪纔去的,永修,這秦玉似乎比你更關心你的女兒啊。”

顏永修臉色一冷,心底更是閃過了一絲憤怒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一切都是大哥安排的,我相信不會出什麼問題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顏四海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永修啊,你說的冇錯,若雪雖然不聽話,但畢竟是我們顏家的一份子嘛,那代表的可是我們顏家的臉麵。”

“京都武道協會就算再牛,他也不敢在我顏家頭上動土不是?”

顏永修心底早已浮起怒火,但他臉上還是保持著平靜。

“大哥,還是找機會把若雪帶出來吧。”顏永修糾結許久,終究說道。

顏四海抽了一口雪茄,淡淡的說道:“放心吧,我會去要人的,至於他們給不給麵子,這個就不好說了。”

說到這裡,顏四海瞥了一眼眾人,淡笑道:“對於秦玉,各位有什麼看法?”

“大哥,我建議儘快除掉秦玉。”顏山河提議道。

“還有,我聽說京都武道協會出動了整整六位武侯,都未能阻攔秦玉,甚至被斬殺了一位。”

這時,顏永修忽然起身說道:“大哥,現在的秦玉已經有瞭如此的成就,你有冇有考慮過把若雪許配給他?”

“這樣一來,顏家不僅能得到一位優秀的武侯,顏家的危機也會解除!”

然而,這話卻激怒了顏四海。

他拍案而起,冷聲說道:“顏家的危機?我顏家有和危機?就憑區區一個秦玉,也能給我顏家帶來危機?!”

顏永修皺眉道:“大哥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顏四海冷哼道:“把若雪許配給他?顏永修,你腦袋裡裝的都是狗屎麼?”

“若是把顏若雪許配給秦玉,那豈不是在告訴世人,我顏家低頭了?”

“和一個鄉野村夫低頭,我顏家的臉麵何在!”

幾句話,說的顏永修啞口無言。

對於世家來說,名聲似乎比一切都重要。

“區區一個秦玉罷了,我馬上就派人去殺了他。”顏四海冷哼道。

“一名武侯殺不了,我就請十位!十位殺不了,我就請武聖!我顏家用錢都能砸死他!”

顏四海的確有這樣的底氣,畢竟他們擁有著富可敵國的財富,以及人脈資源。

“稍後我就前往京都武道協會,找人去殺了這秦玉!”顏四海冷聲說道。

“同時,我會在釋出懸賞,隻要殺了秦玉,我給他一百億!足夠了嗎!”

看著發怒的顏四海,誰都不敢多言。

“不用麻煩了,你想殺我,我來了。”

然而,就在這時,一道突兀的聲音忽然傳來!

轉身望去,便看到一個青年,從門外大步走了進來。

他麵色冰冷至極,渾身殺氣凜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