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牢獄所用的材料,並非是黑金石,而是比黑金石更加堅硬的真岩!

此等材料,堪稱是真正的天材地寶,其堅硬程度遠遠在黑金石之上。

除此以外,秦玉還得知在這牢獄的四周,都懸掛著武聖之器。

所以,想要強行救人,冇那麼簡單。

“隻能能複活那兩具男屍的話,應該冇什麼問題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“對了,你看見那扇大門了嗎?”這時,旁邊有人說道。

秦玉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點頭道:“恩,我聽說過,那扇大門裡關押的是更強大的人。”

“不錯,據說那裡麵關押的人,要麼是武聖,要麼是接近武聖之人。”

聽到此話,秦玉頓時瞪大了眼睛。

“京都武道協會,居然真的能夠關押武聖?”秦玉不禁嚥了咽口水。

旁邊的人笑著說道:“你彆忘了,這京都武道協會已經存在很多年了,現在武聖的確很稀少,但百年以前呢?”

“那時候京都武道協會的力量也要強大的多。”

秦玉眉頭微皺,說道:“也就是說那裡麵都是百年以前就被關押的人?”

“冇錯!當然了,這也隻是我們的猜測。”

秦玉不禁麵色凝重。

連武聖都被他們關了起來,這京都武道協會的實力,恐怕冇那麼簡單。

外界。

璩蠍正坐在辦公室裡,等候著檔案的下發。

十餘分鐘後,夏航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他把手裡的檔案,放在了璩蠍的麵前,說道:“檔案下來了。”

璩蠍眼睛一亮,他急忙拿起了檔案,仔細的看了起來。

“終於下來了!”璩蠍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嘴角更是勾起了一絲冷笑。

他把這份檔案扔給了夏航,說道:“那就趕緊執行吧,彆耽誤時間了。”

夏航張了張嘴,他本想拖延一下時間,但又怕璩蠍會起疑心。

因此,夏航隻好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轉身走出璩蠍的辦公室後,夏航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這一眨眼已經過去了數日,但被關押的秦玉卻冇有任何動靜。

他的計劃到底是什麼?又該如何脫身?

辦公室裡,璩蠍當即把這訊息通知了出去。

什麼顏家、韓家,隻要和秦玉有仇的,璩蠍都通知了一遍。

最終執行的時間定在了次日的晌午。

而像顏家等人,得知訊息後,都大喜過望。

這等事情,他們自然不會錯過。

時間飛速,一晃便來到了第二天。

清晨之際,整個牢獄中,便莫名的瀰漫起一股悲傷的氣氛。

“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,你好好珍惜吧。”有牢獄的巡視人員,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此話一出,那股悲傷的氣氛,頓時又濃鬱了幾分。

而對麵的顏若雪,麵色更是慘白無比。

她咬緊了牙關,小聲說道:“秦玉,我”

秦玉笑了笑,說道:“彆擔心太多,我上次能死裡逃生,這次說不定也行。”

話雖如此,但顏若雪的眼淚還是如同珍珠一般掉落而下。

她哽嚥著說道:“秦玉,我對不起你如果這次僥倖逃脫,你你不要再管我了,我不想看到你出事”

秦玉張了張嘴,剛要說話,這時璩蠍卻帶人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他的身邊跟著兩個人,那兩個人的手上,還拿著一個詭異的儀器。

這儀器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銅壺,但卻比普通的銅壺小了一圈。

“秦玉,上麵的檔案已經下來了,今天中午便正式處刑。”璩蠍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冷眼看著璩蠍,說道:“老東西,如果我這次死不了,我一定會宰了你。”

璩蠍嗤笑道:“你覺得你還有機會麼?”

說到這裡,璩蠍頓了一下,他有幾分玩味的說道:“臨死之前,我打算給你一個驚喜,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們是怎麼對待顏若雪的嗎?”

說完,璩蠍便擺了擺手。

他身邊的兩個人,立馬向著顏若雪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兩個人站在顏若雪的一側,他們口中像是在默唸什麼術法,冇一會兒,顏若雪身上的管子,便開始閃爍起一道又一道的字元。

伴隨著字元的出現,顏若雪身體各處的血液都開始湧動,順著管子流淌而出。

顏若雪的臉色,頓時變得蒼白無比!

劇痛,讓顏若雪冷汗直流,身體更是微微顫抖。

可為了不讓秦玉擔心,顏若雪還是咬緊牙關,一聲不吭!

那血液順著管子,流入了那兩個銅壺之中。

伴隨著血液的流淌,顏若雪的臉色愈發蒼白,汗水更是打濕了她的衣裳。

看到這一幕,秦玉頓時瞠目欲呲,火冒三丈!

他一把抓住了欄杆,大怒道:“璩蠍!我草你媽!”

璩蠍哈哈大笑道:“怎麼,這就受不了了?”

秦玉死死地瞪著璩蠍,他身上的殺氣幾乎覆蓋了整個牢獄!

一雙眼睛更是猩紅,胳膊上的青筋,猶如虯龍一般鼓起!

“璩蠍!我一定會殺了你,一定會殺了你!”秦玉憤怒的咆哮,在牢獄中久久迴盪!

璩蠍冷笑了一聲,他麵無表情的命令道:“給我加大力道!”

“是!”

那兩個人再次念起了咒語!而管子上的字元,光芒又盛了幾分!

血液在加速的流淌而出,顏若雪所遭受的痛苦,也瞬間增長了數倍!

可即便如此,顏若雪還是一言不發,她貝齒咬住紅唇,因為過於用力,嘴唇都被咬出了鮮血!

“嘖嘖,真是讓人感動,這都能忍住不叫?”璩蠍驚訝的說道。

眼下的璩蠍,就像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!

“璩蠍我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段,一定!”秦玉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!

而璩蠍卻冷笑道:“繼續給我加大力道!我倒要看看她能忍多久!”

“你敢!”

秦玉的怒火,在這一刻徹底爆發!

他一聲怒吼,拳頭更是狠狠地砸向了這欄杆!

讓人驚悚的事情發生了!

這一拳之下,那欄杆居然被打彎了幾分!

看到這一幕,璩蠍頓時瞪大了眼睛!

“怎怎麼可能!”璩蠍死死地盯著秦玉。

此刻的秦玉,狂發亂舞,眼睛猩紅,身上的氣勢更是冰冷無比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