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踏入秘境的一刹那,周圍的環境陡然間大不相同。

伴隨著幾人同時踏步而入,那入口也當即開始關閉。

秦玉掃視著四周,發現這所謂的秘境,環境和外麵冇有太大的區彆。

但是這秘境當中的靈氣,的確要更加充裕一些。

除此以外,在這秘境當中,秦玉能夠感受到一絲絲古樸氣息。

很顯然,這秘境已經存在很多年了。

“秦先生,怎麼樣?”寧坤笑著說道。

秦玉微微點頭道:“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樣。”

“我帶你轉轉吧。”寧坤說道。

隨即,寧坤在前麵帶路,在這秘境當中閒逛了起來。

這秘境不算大,但空間卻頗為穩固,幾乎不會出現崩潰的情景。

至於秘境當中,除了有多年前留存下來的純質靈氣,還遺留了一絲絲不太一樣的氣息。

這種氣息很為奇妙,有點像三清古樹帶來的感覺。

在這靈氣的大環境之下,整個秘境的環境極為優美。

山清水秀的環境,不禁讓人有些憧憬。

“洪一門有高人啊,居然能打造出這樣的空間。”秦玉由衷的感歎。

自己開辟一處空間,那是何等的手段啊!

“秦先生,你也太高看我們了。”這時寧坤卻搖了搖頭。

他笑道:“這等秘境可不是我們能夠打造出來的,這都是先人遺留下來的罷了。”

秦玉想了想,這倒也是。

如此穩固的空間,恐怕得大能之境出手。

洪一門若是坐擁大能的話,就不需要懼怕官方了。

一圈轉下來後,寧坤帶著秦玉來到了一處彆墅。

“秦先生,你就暫且住在這裡吧。”寧坤說道。

秦玉卻搖頭道:“不必了,我還有事,不會在這裡待太久,今天就要走,咱們還是商量商量正事兒吧。”

寧坤有些驚訝的說道:“這麼快嗎?那好吧,秦先生,我們這邊請。”

他們幾人,來到了一處大廳。

大廳之中,有十餘人正襟危坐。

這十餘人看上去麵色都不善,身上帶有若有若無的殺氣。

“你就是秦玉?”這時,有一個男人站了起來。

秦玉看向了他,不卑不亢的說道:“是,如何?”

“你可知道我是誰?”那男人繼續說道。

秦玉不禁笑道:“你是誰和我有關係嗎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這男人頓時放聲大笑。

“你頂著我的名字,可是做了不少大事啊。”那男人手心一震,一把長劍便落在了手裡。

“頂著你的名字?”秦玉皺了皺眉。

看著男人的打扮,秦玉似乎猜到了什麼。

“你就是關祖?”秦玉試探性的問道。

“不錯!”男人將手中長劍插入了地麵,冷冷的說道:“我就是關祖,你冒稱我的名號,行不軌之事,是不是該向我道歉?”

秦玉眉頭微微皺了起來。

這個關祖,似乎有些奇怪啊。

據秦玉所知,關祖和京都武道協會一直不對付。

如果有人用他的名字去收拾自己的敵人,正常來說,這關祖應該高興纔是,至少不會大怒。

關祖冷冷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怎麼,你聽不懂我的話嗎!”

“我可從來冇說過我是關祖,更何況,我也壓根不認識你。”秦玉靜靜地說道。

關祖手中長劍一震,爾後冷聲說道:“好!聽說你的劍術不弱,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吧!”

話音未落,關祖便手持利刃,直逼秦玉的眉心而來!

淩厲刁鑽的劍芒,狠狠地刺向了秦玉的眉心!

秦玉臉色一變,當即施展縮地成寸,向後爆射而去。

劍芒落空,斬在了地上。

地麵頓時出現了一道長痕,爾後整個地麵直接爆裂了開來!

看到這一幕就,秦玉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。

“你想殺我?”秦玉冷冷的看著關祖。

關祖冷哼了一聲,說道: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秦玉默不作聲,他掃向了四周。

整個洪一門上下,對秦玉似乎都抱有強烈的敵意。

“關先生,秦先生是我們的貴客,你”蘇千急忙出來打圓場。

旁邊的寧坤也笑道:“秦玉,你的確讓洪一門損失慘重,他們心有不悅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秦玉麵色冰冷,一言不發。

寧坤連忙笑道:“入座吧。”

秦玉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,隨後,他望著寧坤說道:“說正事兒吧。”

寧坤點了點頭,他沉聲說道:“我們洪一門向來欣賞人才,隻要你有實力,我們便願意傾斜資源。”

“秦先生,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洪一門,我想洪一門會答應你所有的要求。”

秦玉搖頭說道:“加入洪一門是不可能的,誰都知道洪一門上了官方的黑名單,若是加入你們,我恐怕也得過上逃亡之路。”

“這倒是實話。”寧坤並不吃驚。

他淡淡的笑道:“如果我們洪一門能幫你救出顏若雪呢?”

“救出顏若雪?”秦玉眉頭一挑,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有幾分不自然。

寧坤點頭道:“不錯,我想這個條件,你應該會心動吧。”

秦玉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正如寧坤所說,秦玉的確心動了。

他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能夠救出顏若雪。

如果洪一門當真把能把顏若雪救出來,秦玉又有什麼理由拒絕。

沉默片晌後,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搖頭道:“我不相信你們有救出顏若雪的本事。”

“哈哈哈!”寧坤聞言,當即笑了起來。

他起身說道:“我們的確無法救出顏若雪,但如果你我願意合作,就一定能把她救出來!”

“合作?”秦玉有幾分疑惑。

“怎麼合作?”

寧坤淡笑道:“救出顏若雪隻有一個辦法,就是進入京都武道協會的秘境,隻要進入秘境,我們自然能帶走顏若雪。”

“秦先生,你隻需要去找到秘境所在之處,到時候我們會派人,幫助你打開秘境,把人帶走,如何?”

寧坤的話,的確讓秦玉有些心動了。

他望著寧坤,蹙眉道: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千真萬確,隻要你能找到秘境的位置,我們便能把人帶走。”寧坤喝了一口茶,淡淡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