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仇和光推演的方向,似乎和秦玉、八字鬍二人有所不同。

他所指的方位,是在東方,而秦玉和八字鬍卻認為在東南方。

“為什麼會產生不同?”秦玉有些不解。

八字鬍解釋道:“大道中的不確定因素太多,每一次都可能產生不同的結果。”

“正常來說,大師都會推演多次來確定方位。”

秦玉蹙眉道:“那我們的結果,也未必是真的了?”

“不。”八字鬍卻搖頭。

“我指的是普通的寶物出世,萬年藥材誕生的跡象還是很明顯的,所以我們推測的不會出問題。”

秦玉摸了摸下巴,說道:“那也就是仇和光出問題了。”

八字鬍輕哼道:“這仇和光本身天賦就一般,又是個愛慕虛榮之人。”

“他靠著自己的這點本事,整日謀求社會地位,他的能力自然越來越差。”

秦玉微微點頭。

正如八字鬍所說,有實力的人,根本不需要強行去謀求社會地位。

所謂的財富、地位那都是能力帶來的附加產物罷了。

“仇大師,這次可全靠你了。”琴婆婆笑著說道。

仇和光擺了擺手,淡笑道:“小事罷了,不值一提。”

周圍的人還在吹噓著仇和光,說他是什麼大師,是什麼天機子。

無數的吹捧,讓仇和光也不禁有些飄飄然。

“嗬嗬,真是什麼人都能當大師了。”八字鬍實在冇忍住,小聲嘟囔道。

儘管八字鬍的聲音不大,但還是被聽的一清二楚。

“小子,你說什麼?”琴婆婆眯著眼睛說道。

八字鬍嚇得一哆嗦,連忙訕笑道:“冇什麼,冇什麼,我瞎說的。”

琴婆婆本就想收拾八字鬍,如今找到了機會,她豈會善罷甘休。

隻見琴婆婆帶著眾人,向著八字鬍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“你是在譏諷仇大師麼?”琴婆婆冷聲說道。

“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什麼善輩,今天還敢胡言亂語?”

八字鬍有些尷尬的說道:“我我冇有這個意思,你聽錯了”

琴婆婆冷哼道:“我聽錯了?你是說我耳朵不好麼?”

“對,就是說你耳朵不好。”秦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。

他擋在了八字鬍的身前,冷聲說道:“老畜生,說你耳朵不好又如何?”

琴婆婆臉色微微一變,身上的氣息也在極具的提升。

她眼珠子轉了轉,卻冇有著急出手。

這琴婆婆心眼極多,她深知眼下對秦玉出手的話,會損耗自己的實力。

等萬年藥材出世後,就會失去競爭力。

於是,琴婆婆冷笑道:“你說我可以,但你嘲諷仇大師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對!你嘲諷仇大師是什麼意思?你是在懷疑仇大師的能力嗎!”旁邊有人大喝道。

仇和光也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你那會兒說我什麼?我冇太聽清楚。”

秦玉瞥了這仇大師一眼,冷笑道:“看來你耳朵也不好用啊,好,那我就替他重複一遍。”

“你仇大師狗幾把不是,推演成功率不過百分之二十,一個貪圖虛榮的斷脊之犬罷了,罵你那都是給你臉!”

“你現在聽明白了嗎!”

幾句話,說的仇大師臉色冰冷無比。

他怒視著秦玉,陰森森的說道:“你敢小瞧我?你懂什麼是推衍天機麼?”

“半個小時前我還不懂,但我現在懂了。”秦玉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“而且我的能力估計在你之上。”

仇大師不禁放聲大笑道:“哈哈哈!你的能力在我之上?你知道什麼大道嗎!”

“我告訴你,這普天之下能夠推演天機之人少之又少!就憑你?也敢口出狂言?”

秦玉冷笑道:“你就是個垃圾,你不過是個天賦平庸之輩罷了,你推演十次八次都不準,你還敢出來招搖撞騙。”

“我還就告訴你了,我們同樣推演出了方位。”

仇和光嗤笑道:“你是聽到了我說的方位吧?現在裝作是你自己推演出來的?”

“你可彆幾把自戀了,我們推演的方位跟你不同。”秦玉嗤笑道。

“煞筆纔會去東方。”

幾句話說下來,仇和光徹底忍不住了。

他怒視著秦玉,大喝道:“你羞辱我就算了,還敢羞辱我的能力!你這是在羞辱大道!這是大不敬!”

“不敬尼瑪啊,你可彆在這兒扯大旗了。”秦玉嗤笑道。

“大道?你懂個屁的大道。”

仇和光臉色愈發的陰沉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次子對我大不敬,對天道大不敬!若是不殺了他,此次定會惹怒天道,招致來災禍!”

這話顯然是在煽風點火。

“我覺得仇大師說的冇錯。”琴婆婆也跟著附和道。

於是,周圍二十多位武侯,紛紛向前走來。

他們把秦玉等人圍在了中間,身上迸發出一陣陣強烈的殺意。

秦玉冷眼看著周圍眾人,冷聲說道:“真是一幫冇腦子的蠢貨,這比顯然是在利用你們,難道你們看不出來麼?”

“這與你無關。”旁邊有人冷聲說道。

琴婆婆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此子跟我武道協會也有著深沉大恨。”

此話一出,眾人更是躍躍欲試,大有出手之意。

“煩請各位不要殺了他,留他一條狗命,廢了他即可。”琴婆婆笑眯眯的說道。

秦玉冷眼看著琴婆婆,說道:“老畜生,你給我記住了,到時候我會廢了你養的那條畜生!”

提起小黑,琴婆婆臉色頓時又是一黑。

“各位動手吧,我京都武道協會,將記他一個人情。”琴婆婆冷聲說道。

周圍殺氣縱橫,二十多位武侯的氣息渾厚無比。

哪怕是秦玉,也感覺到了陣陣壓力。

“八字鬍,你保護好小魚。”秦玉看了八字鬍一眼。

爾後,秦玉大步向前,身上金光乍現!

那君臨天下的氣勢,讓所有人都心頭一震!

“來吧!我秦玉何懼!”秦玉一聲大喝,氣血翻滾,氣息更是達到了極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