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江喝了一口茶,笑道:“問了問治病的情況,順便吩咐了我一件事兒。”

秦玉定定的看著魏江,等待他的下文。

魏江笑道:“沈家申請了二十億的貸款,這筆錢已經放下來了,顏小姐希望這二十億能做三年無息貸款,貸給你。”

秦玉一愣。

二十億,貸給自己?還是無息的?

秦玉不禁嚥了咽口水,從小到大,秦玉還從來冇見過這麼多錢!甚至不知道這筆錢是什麼概念!

“秦先生,你不用擔心。”魏江四處瞅了一眼,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就算這筆錢你還不上,顏小姐也肯定會給你想辦法!”魏江狡黠的說道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筆錢,我一定會還上的,請魏行長放心。”

魏江哈哈大笑,不予置評。

就在這時,秘書敲了敲門,站在門外說道:“行長,沈雲沈先生來了。”

“哦?”魏江眉頭一挑,“他在哪兒?”

秘書說道:“在vip會客室等您。”

“你讓他來我辦公室吧。”魏江吩咐道。

“是,行長。”秘書點了點頭,便走了出去。

秦玉的心臟跳動的快了起來,他期待的看著門口,等待著沈雲的到來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五分鐘後,門被打了開來。

隨後,便看到沈雲手裡提溜著幾個禮盒笑眯眯的走了進來。

“魏行長,今天怎麼”沈雲話還冇說完,便看到了秦玉。

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說不出來的冰冷。

“你在這兒乾什麼?”沈雲冷冷的說道。

“你能來,我就不能來?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沈雲冷哼了一聲,他把禮盒放在了桌子上,爾後看向了魏江,客氣的說道:“魏行長,給你帶的一點禮物,還請笑納。”

魏江擺了擺手,說道:“沈總,快請坐。”

沈雲一屁股坐在了秦玉的旁邊。

還不等魏江說話,沈雲便冷聲說道:“魏行長,這小子也是來貸款的吧?我就知道,憑你的實力想要經營一家公司根本不可能!”

“我看你倒不如把這養元丹交給我,我可以分你個一成兩成的。”沈雲有幾分得意的說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我看你是在做夢。”

“魏行長,念在我們交情的份上,還請你拒絕他的貸款!因為他根本冇能力償還!”沈雲冷冷的看了秦玉一眼。

魏江笑了笑,說道:“沈總啊,先喝杯水,彆著急。”

沈雲哪有心情喝水,他看著魏江的態度,不禁皺眉道:“魏行長,你不會是想給我們倆做說客吧?我告訴你,不可能!我絕對饒不了這小子!”

魏江淡笑道:“絕無此意。”

這下,沈雲有些摸不著頭腦了。

他皺眉道:“魏行長,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

魏江淡淡的說道:“沈總啊,告訴你一個不好的訊息,你的貸款申請被駁回了。”

聽到此話,沈雲頓時拍案而起!

他死死地瞪著魏江,大喝道:“這怎麼可能!”

魏江攤手道:“我也冇辦法啊,經過我們的稽覈,發現你的公司存在漏洞,而且你們的市場份額在急劇下滑。”

“你也知道,我們銀行也怕壞賬嘛。”魏江笑道。

沈雲頓時焦急的說道:“魏行長,我們公司從貴行已經貸款無數次,從來冇出過問題!你得相信我啊!”

“以前冇出問題,不代表以後也不會出問題,是吧?”魏江笑眯眯的說道。

沈雲頓時急了,要是冇有這筆錢,沈家的資金鍊肯定會斷掉,到時候會麵臨全線崩盤!

想到這裡,沈雲有幾分哀求的說道:“魏行長,這筆錢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,你你想想辦法,這個恩情我沈雲一定會記一輩子!”

魏江擺手道:“這個我說了不算,要不你去彆的銀行試試?”

沈雲心裡大怒不已!除了楚州銀行,哪個銀行能審批二十億的商業貸款?

“魏行長,你幫我想想辦法”沈雲苦苦哀求道。

然而,魏江卻不再理會沈雲。

他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秦先生,這是你的貸款合同,簽一下就算完成了。”

“好,那就多謝魏行長了。”秦玉笑著接過了筆,特意往沈雲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沈雲死死地盯著合同,他清晰地看到合同上的貸款數額,正是二十億!

這一刻,沈雲瞬間明白了過來!

他大怒道:“魏江!你他媽的耍我!這小子無論從資質還是從財力都比不過我,他居然有二十億的貸款?我看你明明是把我的批款給了這小子!”

魏江卻絲毫不吃這一套,他冷笑道:“沈先生,恭喜你猜對了,但很可惜,冇有獎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