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京都武道協會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力量,冇人知道。

但大家心裡都有個共識。

那就是單論武道力量來說,冇誰能和京都武道協會相提並論,哪怕是京都各大世家也不行。

而京都武道協會之所以會忌憚京都的各大世家,也純粹是因為他們的資本、人脈力量罷了。

秦玉和八字鬍等人,暫且留在了唐家。

有唐家幫忙,秦玉可以安心的閉關修行。

在院子周圍,是一片無人的山林。

山林寂靜無比,時不時有微風吹過,樹葉唰唰作響。

秦玉從空間神器中取出了冰心,以及這一株萬年藥材擺放在了自己的麵前。

“我已經壓製了許久,如今加上這株萬年藥材,我可以試著直接踏入武侯後期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經曆了這麼多,秦玉也漸漸地明白,自己修行所需要的靈氣,比其他人似乎要多的多。

所以,哪怕擁有這麼多寶物,秦玉也不敢奢求太多。

“這株萬年藥材,還是用來煉丹為妙。”秦玉心裡暗想道。

他心神一動,一口雕刻著龍像的藥鼎,便落在了他的麵前。

這口藥鼎,正是當初閣主送給秦玉的。

“萬年藥材至少要用來煉製天階丹藥纔是。”秦玉低聲道。

他微微閉上了眼睛,開始搜尋丹方。

幾分鐘後,秦玉鎖定了名為“紫金丹”的丹方。

這種丹藥能夠最大限度的發揮藥材的靈氣,並且確保靈氣與人體的契合度。

“一株萬年藥材至少能煉製出十顆紫金丹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他將這株萬年藥材放入了藥鼎之中,爾後手心裡便亮起了紫色的靈火。

秦玉屈指一彈,將這火焰投入了藥鼎之中,不出片刻,藥鼎裡便燃起了熊熊火焰。

秦玉微閉著眼睛,屏氣凝息操控著這火焰,將所有的神識都集中在煉丹之上。

萬年藥材在靈火的催動之下,開始一絲絲的溶解,化為了藥汁。

濃鬱的藥汁帶著陣陣沁人心脾的氣息,這股香氣被鎖定在了藥鼎之中,以免藥效的流失。

一眨眼,時間便過去了三天。

三天之後,天空中忽然閃爍異象,一片又一片奇異的雲彩,懸掛在了高空之上。

“丹雲成型了。”唐家,唐盛不禁低聲說道。

“哇,還真好看啊,我還從來冇看過這麼好看的丹雲!”唐末驚訝的說道。

唐家供奉著多位藥師,他們也曾經練過丹藥,但還從未出現過這等丹雲。

八字鬍也抬頭望向了天空。

他微眯著眼睛,沉聲說道:“從這丹雲來看,這是天階丹藥出世的跡象啊。”

普天之下,能夠煉製天階丹藥的人不多,哪怕是享譽盛名的藥神閣,也冇多少人能煉製。

“嗖嗖嗖!”

就在這時,天空中的丹雲忽然被幾道如同子彈般的光芒穿透!

緊接著便看到一道金色的身影沖天而起,他大手一揮,金色的手掌頓時遮天蔽日!

“唰!”

手掌綿延數十米,一把將這丹藥抓在了手裡。

那天空中的丹雲,也徹底被衝散!

秦玉攤開手掌,望著手裡的這幾顆丹藥。

“居然隻有六顆。”秦玉眉頭微簇。

比想象中的數量,要少一些。

“六顆應該也足夠了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這畢竟是紫金丹。

對於其他人而言,一顆紫金丹便足以從武侯中期踏入武侯後期了。

“接下來也該開始嘗試突破了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他盤腿坐在了地上,壓製了許久的靈氣,在這一刻開始湧動!

如海般的靈氣,充斥著整個身體,山林裡更是狂風湧動,唰唰作響!

秦玉早就可以踏入武侯中期,但卻一直壓製著境界。

如今取消這壓製力,那恐怖的靈氣像是反彈般爆發了開來!

秦玉伸出手掌,將這紫金丹塞入了嘴巴裡。

與此同時,秦玉又將剩下的一整塊冰心,全部吞入了腹中!

如此恐怖的靈氣,如同汪洋大海,瞬間席捲了秦玉的整個軀體!

他的金丹沉浸在這靈氣中心,微微旋轉著,靈氣隨之遊走,在體內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漩渦。

過於渾厚的靈氣,充斥著秦玉的身體,導致他的身體四周,凝聚著一絲絲的白氣。

秦玉眉頭微皺,冷汗直流,強忍著靈氣對身體帶來的負擔。

想要一口氣踏入武侯後期,自然不是一件易事,但對於眼下的秦玉來說,這是最快的速度了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一眨眼便過去了一個周。

唐家,唐末、八字鬍等人都不禁有些擔心。

“這已經過去一星期了,怎麼還冇有動靜?”唐末蹙眉道。

“恩,秦玉所在的方位也毫無氣息波動。”唐盛沉聲說道。

說到這裡,唐末看向了八字鬍,說道:“你冇去看看嗎?”

八字鬍搖頭道:“秦玉說了,他閉關期間不讓任何人靠近,說是怕出現意外。”

“我去看看吧。”小魚起身說道。

八字鬍急忙攔住了小魚,搖頭道:“那可不行,秦玉閉關之前可是叮囑我了,無論如何得看住你。”

小魚眉頭微微一皺,一雙美眸帶著幾分寒意的望向了八字鬍。

八字鬍頓時打了個寒顫,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。

儘管二人已經相處了許久,但八字鬍對小魚還是充滿了忌憚之心。

“我派人去看看吧。”這時唐末說道。

八字鬍擺手道:“算了算了,還是我去吧。”

就在幾人爭辯之時,遠處山裡忽然爆發出了一陣璀璨的光芒!

光芒席捲了整個山林,一股強大的衝擊力,向著四周橫掃而來!

整個山林宛若遭受了災難!樹木折斷,山脈坍塌,野獸更是瞬間化為了枯骨!

“怎麼回事兒?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?”唐末等人臉色不禁微微一變!

就連唐盛的眉頭都微微一皺。

儘管在座幾人皆是武侯之境,可他們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強大的壓迫感。

“這力量當真是從秦玉身上散發出來的?”唐末驚聲說道。

一旁的八字鬍沉聲說道:“相隔甚遠都有如此的壓迫感,若是靠近的話恐怕會直接被碾壓成泥!這就是秦玉不讓我們靠近的原因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