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雲頓時更加生氣了。

他壓根就冇想到魏江居然會直接承認,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留!

“魏江,你過分了!”沈雲死死地咬著牙關。

“我就不信了,離了你們嗎楚州銀行我就活不下去了!”沈雲大喝一聲,扭頭便走。

“慢著。”這時候,魏江喊住了沈雲。

沈雲心裡一喜,他以為事情還有轉機,便連忙轉過了身。

哪料,魏江指著桌子上的禮盒,說道:“你的東西冇拿呢。”

這讓沈雲更加憤怒,他指著魏江說道:“你給我等著!”

扔下這句話後,沈雲奪門而出!

看到這一幕,秦玉心裡冷笑連連。

這個沈雲仗著有幾分家底,便整日高高在上,把普通人當成草芥,這種人早晚都得受到懲罰。

他走以後,魏江看向了秦玉,笑道:“秦先生,這一份合同統共有六十四處要簽名,可彆漏了。”

“放心。”秦玉笑道。

他花費了接近二十分鐘,才把這份合同簽完。

簽完合同以後,魏江拿出了一張黑色的銀行卡。

“這張銀行卡是楚州銀行的貴賓卡,隻要持有此卡,便永遠是楚州銀行的vip客戶。”魏江說道。

“憑藉此卡,大多數高階店麵都會有特殊待遇,當然,僅限於楚州。”魏江繼續道。

秦玉摩挲著銀行卡,一時間感慨萬千。

就在幾個周前,秦玉還一無所有,如今卻擁有了一張二十億的銀行卡。

這種天差地彆的變化,讓秦玉感覺有些不真實。

“魏先生,要是冇什麼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秦玉起身說道。

魏江點頭道:“好,秦先生,有什麼事咱們隨時聯絡。”

走出了楚州銀行後,秦玉發現宋薇和李岩站在門口等候自己。

“秦玉!”宋薇一看到秦玉,便小跑了過來。

李岩則是悻悻的走到了秦玉麵前,訕笑道:“秦先生,之前不識真人,希望您彆計較。”

秦玉看了李岩一眼,笑著搖了搖頭。

這個李岩雖然嘴上不饒人,但人還是不錯的,處處維護自己的表妹,並冇有被利益矇蔽雙眼。

“你們怎麼還不走?”秦玉問道。

宋薇笑道:“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,我當然得好好感謝你纔是。”

“對對對,秦先生,你都不知道,楚州銀行直接安排小薇取代了張經理的位置!”李岩也急忙說道。

“那可是楚州銀行的經理啊,真是不可思議。”隨後,李岩不禁感歎。

秦玉也有些吃驚,他冇想到魏江會如此給麵子。

“秦玉,晚上我請你吃飯吧。”宋薇說道。

“吃飯就不必了。”秦玉搖了搖頭。

他不想和除了顏若雪以外的任何女人沾染關係,宋薇也不例外。

“秦先生,晚上無論如何都得請你吃飯!你好不容易來一次省城,就讓我儘儘地主之誼吧。”李岩極為熱情的說道。

看到李岩如此盛情,秦玉一時間也不太好拒絕。

無奈之下,秦玉隻好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幾人約好了下午六點,隨後秦玉便回了酒店。

回到酒店後,姚青正在酒店裡等候秦玉。

一看到秦玉,姚青便急忙走了過來。

“秦先生,你怎麼冇叫我啊!”姚青有些急切的說道。

秦玉笑道:“看你睡得正香,我就冇忍心打擾你。”

姚青略帶尷尬的說道:“我這人睡覺死,下次你直接喊我,實在不行你就揍我一頓,我指定能醒。”

秦玉頓時忍俊不禁,笑了起來。

另外一邊。

沈雲離開楚州銀行後並冇有著急離開省城,他先是跑遍了楚州的各大銀行,但很可惜,所有銀行都拒絕沈家的貸款。

並且理由出奇的一致:不看好沈家的未來,認為沈家冇有還款能力。

沈雲找了無數的關係,卻都吃了閉門羹。

這讓沈雲恍然大悟,很顯然,這是有人故意在搞沈家,否則的話絕不可能被所有銀行拒之門外!

而能做到這一切的,在楚州隻有一個人。

那便是顏若雪。

“她明明說過不參與此事!”沈雲頓時瞠目欲呲,憤怒不已!

可麵對顏家,沈家的能量顯得不堪一擊。

沈雲拿著手機,糾結再三後,最終還是撥通了顏若雪的電話。

電話很快便接通了,那頭傳來了顏若雪清冷的聲音。

“沈叔叔,你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?”顏若雪的聲音彷彿永遠都是這樣冷靜優雅。

沈雲深吸了一口氣,訕笑道:“顏小姐,您不是說過不會參與沈家和秦玉之間的恩怨糾紛嗎?”

那頭的顏若雪詫異道:“我的確冇有參與此事啊,沈叔叔為什麼這麼問?”

沈雲強忍著怒意,說道:“那為什麼魏江會拒絕沈家的貸款,轉頭把貸款批覆給了秦玉!”

顏若雪笑道:“沈叔叔,你還真是誤會我了,這不是我指使的,而是秦玉自己爭取的。”

沈雲憤怒的說道:“這怎麼可能!他不過就是一個廢一個普通人,在魏江麵前哪來的麵子!”

“沈叔叔還不知道?秦玉治好了魏夫人的病啊,魏江可是最疼愛他老婆得了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“不是吧,沈家家大業大,居然不是秦玉一人的對手?”顏若雪話裡有話。

沈雲頓時愣在了原地。

難道這真的是秦玉自己爭取的?

“沈叔叔,要是冇什麼事,我就先掛了。”顏若雪笑著說道。

說完便直接扣掉了電話。

沈雲坐在車上,麵色鐵青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沈總,我們現在去哪兒?”司機問道。

沈雲冷著臉說道:“先回江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