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若雪這麼做的意圖很簡單。

她就是要把秦玉推到江城市的風口浪尖上!還要讓蘇妍知道,秦玉絕不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窩囊廢!

當然,如果秦玉承受不住壓力,那顏若雪也自然會放棄秦玉。

傍晚時分,秦玉提溜著這堆藥材,準備回家。

剛走到小區門口,秦玉便驚訝的發現,顏若雪居然站在小區門口。

她身穿一身白裙,長長的頭髮被微風吹起,任誰經過,都忍不住多看一眼。

秦玉見狀,連忙小跑了過去。

“若雪小姐,您怎麼在這裡?”秦玉問道。

顏若雪白眼道:“當然是來看你了。”

這讓秦玉有些受寵若驚,他撓了撓頭,不知道該怎麼接話。

“手裡拿的什麼?”這時,顏若雪看向了手裡的藥材。

“啊,這是我買的一點中藥。”秦玉說道。

顏若雪伸手拿過了秦玉手裡的中藥,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怎麼,秦大醫生這是要給誰治病啊?”

秦玉撓了撓頭,笑道:“不是治病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解釋”

顏若雪嗅了嗅這堆藥材,笑道:“這些藥材好像都失去藥效了吧?你還買了乾嘛?”

秦玉張了張嘴,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“冇錢買?”顏若雪眨巴著眼睛,似乎看透了秦玉的窘迫。

秦玉點了點頭,看上去極為尷尬。

顏若雪“噗嗤”一聲笑了出來,她把這堆藥材順手便扔進了垃圾桶裡。

“改天我送你點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秦玉連忙搖頭道:“不不不,若雪小姐,我已經欠您太多了”

顏若雪白眼道:“等你以後發財了再還我唄。”

秦玉苦笑道:“萬一我永遠都發不了財呢”

“瞎說。”顏若雪拍了拍秦玉的腦袋。

“我覺得你以後肯定不平凡。”顏若雪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秦玉,目光看上去極為真誠。

這不禁讓秦玉眼眶一酸,差點落淚。

從小到大,幾乎所有人,都認定秦玉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,從來冇有人這樣肯定過他了。

如今聽到顏若雪的話,秦玉發自內心的感激。

“若雪小姐,謝謝你。”秦玉揉了揉眼睛,一臉感動的說道。

顏若雪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大男人可不能輕易流淚哦。”

“好!”秦玉用力的點了點頭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有一輛麪包車疾馳而來!

車穩穩噹噹的停在了秦玉的麵前,隨後,便看到十幾個手握棍棒的大漢跳了下來!

帶頭的,是一個光頭中年人,他的臉上有一道標誌性的刀疤!

這個人,正是江城大名鼎鼎的雷虎!人稱虎哥!

“若雪小姐,你先回去。”秦玉急忙看向了顏若雪。

顏若雪望著這幫人,卻絲毫不見懼色。

“這些人是來找你的?”顏若雪眼睛裡充滿了好奇。

秦玉一臉焦急的說道:“若雪小姐,我後麵再跟你解釋,你趕緊走!”

顏若雪笑道:“哎呀,我一個女人,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的。”

秦玉心裡焦急不已,下意識的把顏若雪護在了自己的身後。

看見秦玉的動作,顏若雪心裡不禁有幾分暖意,對秦玉的印象又好了幾分。

她就這樣躲在秦玉的身後,偷偷的看著這幫人。

很快,雷虎便帶著人向秦玉走了過來。

他拎著棍子,上下打量著秦玉,說道:“就是你打了趙剛?”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儘量不卑不亢的說道:“是他先招惹的我。”

雷虎不耐煩的說道:“少他媽廢話,他打你是你活該,你就得老老實實的受著!”

秦玉冷聲說道:“天底下冇有這樣的道理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聽到這話,雷虎和他的一幫小弟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大哥,這小子腦子有問題吧?道理?什麼他媽的狗屁道理?”

“就是,我們虎哥就是道理!”

雷虎伸手拍了拍秦玉的肩膀,冷笑道:“小子,我告訴你,誰本事大,誰就是道理!”

秦玉的臉上浮現起一抹憤怒,可麵對十幾人,秦玉根本冇有招架的能力。

雷虎一臉玩味的看著秦玉,冷笑道:“這樣吧,你給我跪下磕個頭,我可以考慮饒了你,怎麼樣?”

秦玉死死地瞪著雷虎,怒聲說道:“你做夢!”

“做夢?”雷虎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。

他揮了揮手,手底下的人頓時向前走來。

“那我就打斷你的腿,讓你一輩子跪著!”雷虎厲聲嗬斥道!

“讓他跪下,你受得起嗎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女孩的聲音,從秦玉的身後響起。

隨後,便看到顏若雪一臉玩味的盯著雷虎。

秦玉見狀頓時大驚失色,他著急的說道:“雷虎,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,跟她沒關係!”

“若雪小姐,你趕緊走!”秦玉有些慌張的說道。

顏若雪搖了搖頭,她就這樣冷冷的盯著雷虎。

看著麵前的顏若雪,雷虎用力的揉了揉眼睛。

當他看清楚顏若雪的麵容後,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!身子更是猛地哆嗦了起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