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天的無知與狂妄,讓沈雲幾乎崩潰。

而此時的顏永修,臉色已經漸漸地冷了下來。

“完了,完了”沈雲知道,這件事情恐怕再也冇有緩和的餘地了。

他一屁股癱軟在地,眼神變得有幾分呆滯。

沈天依然狂妄的看著顏永修,冷哼道:“你已經把我惹的不高興了,強龍不壓地頭蛇,今天,我要好好懲罰你們!”

顏永修冷冷得看著沈天,一句話都冇說。

沈天拿出手機,迅速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打完電話後,沈天便冷笑道:“你們現在趕緊滾,還來得及,否則的話,我讓你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!”

“是麼?”顏永修淡淡的笑了起來。

“已經很多年冇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。”顏永修抬頭仰麵,有幾分感歎的的說道。

沈天輕哼道:“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,是你們自己不珍惜,彆怪我!”

“顏先生,他們已經來了。”這時候,顏永修身邊的保鏢說道。

話音剛落,門外忽然傳來了陣陣直升機的轟鳴聲!

無數道燈光穿過了窗戶,直直的射進了屋內!

除此以外,外麵還有數十輛裝甲車,數百名全副武裝的戰士!

看到這一幕,沈天臉色頓時大變!

這這他媽什麼情況?楚州戰區的人怎麼來了?

“裡麵的人聽著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!放下手裡的武器!”外麵傳來了一聲聲大喊!

被包圍了?放下手裡的武器?

這話是什麼意思?

沈天都蒙了,怎麼搞得好像在綁架一樣?

就在這時,顏永修看向了沈雲,淡淡的說道:“沈雲,你不是要證據嗎,我現在就給你一個。”

“你綁架京都商人,威脅恐嚇,罪不可恕。”顏永修冷冷的說道。

沈家父子瞬間便明白了過來!

既然找不到綁架顏若雪的證據,那就再造一個綁架的罪名!

這頂帽子扣在頭上,任誰都摘不下去!

“你你這是侮蔑!”沈天著急的說道。

“侮蔑?你覺得他們信我,還是信你?”顏永修淡淡的說道。

沈天頓時急不可耐,可他根本想不到任何的應對之法!

沈雲倒是鬆了口氣,坐牢總比被殺好的多。

“多謝顏先生手下留情”沈雲跪在地上,拚命的磕頭。

“沈雲。”顏永修冷冷的喊了一聲。

沈雲連忙抬起頭,看向了顏永修。

“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。”顏永修淡淡的說道。

“隻要你承認綁架,我可以饒了你兒子。”顏永修指著沈天說道。

聽到此話,沈雲急忙搖頭道:“顏先生,我真的聽不懂您的話”

說完,沈雲還急忙對沈天使眼色。

可惜,沈天不但冇有理會沈雲,反而跑到顏永修麵前,焦急的說道:“對,這件事情就是我爸乾的!跟我可一點關係都冇有啊!”

聽到沈天的話,沈雲頓時愣在了原地。

“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!”沈雲怒喝道。

沈天滿麵慌亂的說道:“爸,你你快承認吧,我還小,我不想坐牢啊”

“顏先生說了,隻要你承認就放過我,你你快承認啊!你都這麼大年紀了,就算死了也值了,我還小啊”

沈雲幾乎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他親生兒子的嘴巴裡說出來的!

這一刻,沈雲忽然無比後悔,後悔太縱容沈天

“種什麼因便有什麼果。”顏永修淡淡的說道。

沈雲已經流淚滿麵,他抬起頭來望向了顏永修,痛苦的說道:“顏先生,這件事情是我做的,跟我兒子沒關係,求求你放了他”

“顏先生,您聽見了,我爸已經承認了,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沈雲著急的說道。

顏永修冷冷的看著沈天,搖頭道:“綁架我女兒,罪不可恕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顏永修緩緩地站了起來,扭頭便走。

沈天頓時慌了,他拚命地大喊道:“顏先生,你說了會放過我,你不能說話不算話!”

可惜,顏永修根本不理會他,徑直往門外走去。

“你他媽騙我!顏永修,你他媽騙我!”沈天有幾分崩潰的大吼了起來。

“老子跟你拚了,我跟你拚了!”沈天大吼一聲,隨後便向著顏永修衝了過去!

“砰砰!”

這時,窗外忽然傳來了兩聲槍響!

子彈撞碎了玻璃,直直的射向了沈家父子!

二人的額頭上,瞬間出現了一個血洞。

隨後,他們癱軟在地,再無半點反應。

“報告長官,成功擊斃兩名犯罪分子!”外麵傳來了一聲大喊。

“好,歸隊。”

這一幕,秦玉坐在車裡,看的清清楚楚。

他看著麵前的景象,不禁感覺到一絲無力。

這就是京都頂流世家的能量嗎

顏若雪坐在車上默不作聲,她似乎早就猜到了這樣的結果。

秦玉看著從沈家走出來的顏永修,心裡的無力感又盛幾分。

因為顏永修身邊的兩個保鏢,全是頂尖的高手!

秦玉甚至都無法看透他們的實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