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遠處,一位老人正緩緩地踏步走來。

雖然他的麵容有幾分衰老,但精氣神卻宛若一個青年。

比起上次見麵,這一次的薑和,似乎年輕了幾歲。

他邁著輕盈的步伐,向著徐懷穀一步步的走了過來。

“真的是薑和!”

房間裡,也有人認出了薑和的身影。

誰也冇想到,薑和會在這個時候現身!

“他似乎踏入了武聖之境!”有人驚呼道。

秦玉神情極為激動,從薑和的狀態來看,必定是踏入了武聖之境!

顧星河的眼睛,微微眯了起來。

他打量著薑和,冷笑道:“來的正好,剛好連他一起殺了。”

言罷,顧星河看向了摘星。

“之前一直讓他逃脫,這次,你就當著我的麵,殺了他吧。”顧星河冷聲說道。

摘星咬了咬牙,他之前放走了薑和數次,這一次,恐怕不行了。

薑和一步步的向著徐懷穀走來。。

他來到了徐懷穀的身邊,將他扶了起來。

此時的徐懷穀已經虛弱不堪,本打算自爆的他,冇想到居然撿回了一條性命。

“去休息吧。”薑和說道。

徐懷穀張了張嘴,想說些什麼,但卻被薑和揮手打斷。

“又來了一個。”眾多武聖不禁譏諷道。

“你也想送死麼?”有人問道。

薑和冇有理會,他掃向了眾人,冷冷的說道:“走吧。”

眾人一愣,似乎有些不理解薑和的意思。

“你說什麼?”曾極摳了摳耳朵,向前走了一步。

薑和重複道:“你們走吧,離開這兒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曾極聞言,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我們要是不走呢?”曾極挑了挑眉,有幾分玩味的說道。

薑和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若是不走,就走不了了。”

眾人的臉上,頓時都閃過了一絲戲謔。

走不了了?此人居然狂妄到這種地步?

一個人,想迎戰九位武聖不成?

“老傢夥,我看你是腦袋不清醒吧。”曾極冷笑了一聲。

“一個初入武聖之人,居然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!”

薑和冇有理會曾極,而是看向了不遠處的顧星河。

“走,還是不走?”薑和問道。

顧星河挑了挑眉,淡笑道:“都說你薑和是天下第一的天才,我也是久聞大名,但還未見識過閣下的身手。”

“今日既然遇上了,倒不如給我們露兩手?”

薑和麪色一寒,冷冷的說道:“我給過你們機會了。”

“去你媽的!”

曾極一聲怒喝,率先向著薑和衝了過來!

他那一雙鐵拳,直逼薑和的麵龐!

薑和輕輕一閃,身子輕鬆地躲了過去。

還不等曾極回過神來,薑和已經一掌拍向了曾極的胸膛!

那極快的速度,甚至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殘影!

“嘭!”

隻聽一聲脆響。

曾極的身體,直接倒飛了出去!

不僅如此,那一掌的洞穿力,更是直接穿透了曾極的胸膛!

眾人不禁瞪大了眼睛,臉色更是猛地一變!

僅僅一掌,就解決了曾極?!這是何等的手段?

房間裡,秦玉等人也忍不住興奮地大喊了起來!

誰都冇想到,踏入武聖之境的薑和,居然如此強大!

和徐懷穀的不同,薑和的招式極為淩厲,並且殺氣十足。

隻要觸碰,非死即傷!

真要說起來,徐懷穀並不比薑和差,隻是他遵從的大道,讓他的招式總是留有餘手!

那曾極的元神還妄圖逃跑,但薑和大手一揮,瞬間便捏爆了曾極的元神!

眾人不禁汗顏。

這薑和的手段,居然如此的冰冷殘忍?

房間裡的秦玉,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。

之前的薑和早已隱居,秦玉見識過他的手段。

那時候的薑和,絕對做不到如此的乾淨利落。

如今卻二話不說,便直接捏爆了曾極的元神。

這足以說明,薑和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大道!

在場諸位武聖的臉色,也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他們紛紛倒退了一步,警惕的看著麵前的薑和。

“有幾分本事。”有人低聲說道。

“看來不能留手了,必須想辦法馬上殺了他。”

顧星河更是直接下達命令,大喝道:“無論用什麼手段,殺了他!”

七位武聖大喝一聲,紛紛展露了自己的底牌招式,向著薑和衝了過去!

薑和抬起手掌,麵對著七位武聖,他顯得極為從容。

“轟!”

外麵轟鳴聲不斷,薑和以一敵七,絲毫不落於下風。

薑和的手掌帶著一道道神秘的微光,揮動的刹那,像是拍出了數十掌!

那些掌印,明明是手掌留下的殘影,但隻要觸碰到,卻非死即傷!

更讓人吃驚的是,那些殘影可以彙聚於手掌之上,爆發出恐怖無比的力量!

靠著這一雙手掌,薑和的身形紋絲未動,便處於了不敗之地!

“嘭!”

就在眾人吃驚之際,薑和身形忽然消失。

還不等眾人回過神,薑和已經來到了一人的後方,氣手掌更是拍碎了對方的腦袋!

“好快的速度!”眾人驚呼道。

秦玉則是認出了這一招式!

這是九秘中的行字訣!

薑和居然將其運用到了作戰之中!

那極快的速度宛若鬼魅,讓人根本捉摸不透!

薑和把行字訣發揮到了極致,他靠著飄逸的步伐與淩厲的手段,眨眼之間便斬了四位武聖!

看著倒在地上的四人,在場的諸多武聖也是害怕了。

他們紛紛退到了顧星河的身後,赫然一副失去了戰意的模樣。

顧星河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。

眼看著即將成功,卻不料半路殺出來一個薑和,並且實力如此強大!

“摘星大人,靠你了!”有武聖說道。

摘星眉頭微皺,他看向了顧星河,似乎在等待顧星河的命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