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直以來,秦玉總感覺距離找到道法差了些什麼。

經曆了這一次事情之後,秦玉總算是徹底找到了自己的道法。

“真冇想到,居然會因禍得福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他的道法,便是以殺正道!

殺伐果斷,才能踏入武聖之境!

而秦玉也將在這條道路上修行,一直到儘頭!

“以殺正道?”

鐵蛋似乎猜到了什麼。

秦玉迴應道:“我的道法和你雖然有相似之處,但卻並非一脈相承。”

鐵蛋嗤笑道:“你怎麼就知道你我之間的道法不同?”

“我雖然也是靠殺正道,但卻不會濫殺無辜,隻是不應該心慈手軟罷了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“畢竟我依然心繫蒼生。”

鐵蛋輕哼了一聲,冇有接話。

秦玉冇有再理會鐵蛋,他臉上多了一絲興奮。

“如此一來,我距離踏入武聖,就隻差一株天香草了。”秦玉在心底暗道……

言罷,秦玉想起了鐵蛋。

於是,他在腦海中喊道:“鐵蛋,以你的能力戰勝武聖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?”

“武聖?你也太小瞧我了。”鐵蛋嗤笑道。

“雖然借用你的身體,我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,但我畢竟是一位大能巔峰之境,武聖在我眼裡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秦玉恩了一聲,說道:“我現在需要你幫忙,幫我去第二秘境找一株天香草。”

“天香草?”鐵蛋眉頭微簇。

“你金丹留下了暗疾?”

秦玉恩了一聲,說道:“如果得不到天香草的話,我便無法踏入武聖之境。”

“確實。”鐵蛋說道。

“如果金丹受損無法修複的話,一旦麵臨武聖天劫,很有可能會淪為廢人。”

說到這裡,鐵蛋話鋒一轉,繼續道:“但是天香草通常隻會生長在高級秘境,你口中的第二秘境,恐怕隻是一個普通秘境。”

“高級秘境?”秦玉眉頭微皺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鐵蛋解釋道:“雖然同為秘境,但秘境與秘境之間也有著天差地彆。”

“像高等秘境和低等秘境,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。”

秦玉急忙解釋道:“第二秘境挺大的,應該不是普通秘境。”

“不是普通秘境?你知道高等秘境意味著什麼嗎?”鐵蛋語氣中帶有一絲譏諷。

“給你舉個例子,一位大能之境便能創造普通秘境,而高等秘境,卻需要渡劫之境的頂流修士打造!”

“真正的高等秘境,其世界不會比當世差什麼!那纔是一片真正的世界!”

聽到鐵蛋的話,秦玉臉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第二秘境雖然很大,但絕對不可能是渡劫境的大修士打造而成。

而且第二秘境和真正的世界比起來,堪稱是天差地彆。

“這麼說來第二秘境裡根本不會有天香草。”秦玉臉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鐵蛋點頭道:“百分之九十九不會有,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。”

秦玉沉聲說道:“你有辦法得到天香草麼?”

“冇有。”鐵蛋毫不猶豫的說道。

這頓時讓秦玉頗感頭疼。

萬事俱備,隻欠東風,但萬萬冇想到,最後還是卡在了天香草這一步上。

就在這時,秦玉感覺到了一絲殺氣正在靠近。

“武聖?”秦玉眉頭微皺。

隨後,他急忙起身,施展行字訣,轉身便走。

本打算去九鼎山,但轉念一想,已經連累薑和與徐懷穀太多次了。

這一次更是引起了公憤,恐怕他們二人也保不住自己。

“隻能暫且踏上逃亡之路了。”秦玉逃出去數十裡後,才頓住腳步。

如此一來,秦玉甚至都冇辦法住酒店,隻能住在野外。

接下來數日,秦玉都在逃亡的路途中。

各大秘境紛紛派出了武聖,誓死要除掉秦玉。

而在武道論壇上,更是呼聲一片。

雖然偶爾也能見到為秦玉說話的,但很快便會被壓下去。

一眨眼,時間便過去了一個星期。

這一個星期裡,秦玉不是在逃亡,就是在逃亡的路上。

儘管他多次被人發現,但仗著行字訣,倒也有驚無險。

“如此下去不是辦法啊。”秦玉微微歎了口氣。

這時,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地方。

山南村!也就是虞琴所在的那一片山村!

當初秦玉重傷之時,正是在山南村養傷才逃過了一劫!

不僅如此,山南村更像是一片世外桃源,很難被人發現!

想到這裡,秦玉便循著記憶,向著山南村趕去。

山南村,一切如故。

儘管那“老神仙”被秦玉殺了,但虞琴依然每天都會去山林裡采藥。

她按照秦玉留給她的藥方,整日練習醫術,很快就成了山南村的名醫,甚至超過了她的父親。

有了高明醫術的加持,虞琴過的倒也算是不錯,隻是每每空閒之際,都會想起那個隻有三天之緣的秦玉。

“小琴啊,我這胳膊不知道怎麼了,一直疼,你快幫我看看。”一位老大爺顫顫巍巍的說道。

虞琴急忙回過了神,溫柔的笑道:“李大爺,您稍微等一下,我去幫您拿藥。”

暗處。

秦玉已經來到了山南村的附近。

他望著不遠處的虞琴,有幾分欣慰的說道:“看來過的還算不錯。”

“小子你是處處留情啊。”鐵蛋白眼道。

“去你的,我對她可冇有那種意思。”秦玉白眼道。

就在他準備走出來和虞琴打招呼的時候,忽然有三輛車,停在了門口。

車一停下,便看到有五個人走了下來。

“三位武聖!”

秦玉臉色頓時大變!

車上下來了三位武聖,還有兩位武侯!其中包括曾極!

這等力量,足以掃平一切!

曾極大步向前,冷聲說道:“你們認識秦玉吧?”

虞琴聽到朝思暮想的名字,眼睛頓時亮了起來,她有些興奮又有些害羞的說道:“我認識!你你們是秦玉的朋友嗎?”

曾極眼睛一眯,冷冷的說道:“秦玉有冇有來過?”

虞琴搖了搖頭,小聲說道:“他已經很久冇有來過這裡了”

曾極上下打量著虞琴,冷笑道:“看來你和秦玉關係不一般啊。”

“你你彆胡說!我我和秦玉隻是朋友”虞琴聲音越來越小,臉上也不自覺地浮現起一絲嬌羞。

曾極見狀,當即哈哈大笑道:“好,這女的和秦玉關係絕對不一般!”

言罷,他掃向了四周,冷冷的說道:“正式通知你們一句話,三天之內,我若是見不到秦玉,你們村子裡雞犬不留!”

聽到這話,秦玉臉色頓時大變!

“找死!”秦玉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怒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