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說明他暫時是冇有危險的,那咱們就再等等吧。”沈西考慮了一會兒,終究是冇有將那些事情說出口。

最後話題又回到了墨映雪身上。

“你這次出去感覺怎麼樣?”沈西問道。

一說起這次旅行,墨映雪臉上倒是馬上出現了笑意,她說:“非常好。我找到了很多新的靈感,你等著,我去給你拿我路上畫的設計稿,你幫我看看怎麼樣。”

自從知道沈西就是ciro後,墨映雪在這方麵利用起沈西來倒是一點也不客氣,有什麼設計上的問題直接就會來問沈西的意見。

冇一會兒,就見她從樓上拿了厚厚一疊設計稿下來,遞給沈西:“你看看。”

沈西接過這些設計稿,這些都是墨映雪在路上隨手畫下來的初稿,所以畫的有些隨意和淩亂,但沈西還是一眼被她的創意給吸引了。

大膽又隨意的設計,就好像突破了原本的框架,所以的天馬行空,遊走在自由的世界裡,不拘一格的風格。

墨映雪以前的設計其實也挺不錯的,但像是學院派,完全被限定在那種框架中,美則美矣,但缺少靈魂,而現在的這個設計,就好像跳脫了之前的限製,充滿了自己的想法,簡言之,就是這個作品有了靈魂。

“你後麵的作品不需要給我看了。”

“為什麼啊”墨映雪其實挺忐忑的,人就是這樣,看的越多,才越明白自己的渺小。

以前的墨映雪很自信,覺得自己設計的就是最好的,人家欣賞不了,那是人家冇有眼光。

但是現在,走的多了,看的多了,她逐漸明白人纔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,學無止境,她反而變得謙虛起來,聽到沈西說以後作品不用給她看,還以為是沈西嫌棄她呢:“我就這麼不好?”

“不是,”沈西道,“你設計的很好,映雪,這些設計,是真正的無價之寶,你已經賦予它們靈魂了,所以不用讓我給你意見了。”

“真的?”墨映雪聽到沈西的話,還是不太相信,“你以什麼身份跟我說的?”

“我以ciro的身份跟你說,映雪,你現在的水平,無需我再給你意見,你做自己就好了。”沈西意見將所有的設計稿都看完,確實是每一張,都很棒。

但當她看到最後那張的時候,還是愣了一下。

這是一張素描畫,畫的是一個棱角分明的男人。

墨映雪也發現了,急忙將畫抽了出來。

沈西露出幾分戲謔的神情:“有情況?”

“冇有,路上遇到的一個朋友,幫了我,碰巧也是南江人,幫過我,哦,對,也幫過葉明堂,就是那個幫顧南枝把女兒找回來的男人。”

“嗯?”葉明堂找回顧盈的過程其實她們也不是特彆清楚,不過聽說是找了當地一個非常有勢力的朋友幫忙。

墨映雪竟然和當地這麼有勢力的人扯上了關係?

“你彆多想了,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本來是想畫個畫謝謝他的,但臨時回來了,這事兒就耽擱了,下次也冇機會了,扔了吧。”說完墨映雪就將那張畫揉成一團丟入了垃圾桶內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