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“妻子”兩個字,顧南緋心頭顫了一下,垂在身側的手指蜷縮著。

秦老夫人見兒子指責自己,氣得渾身發抖,“老三,你這是對媽說話的態度嗎?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,沐晚哪一點比不上她,你為什麼非她不可?”

秦宴冇有理會母親,而是眸含寵溺的朝女人伸出了手,“南緋,過來。”

顧南緋看了眼臉色不快的秦老太太,又看向那個全身都是凜冽怒氣的秦老爺子,遲疑了一會,還是抬腳走下了樓梯,朝著沙發那裡的男人走了過去。

在秦宴父母的怒視下,她把手放在了男人的掌心,指尖剛剛觸碰到他,男人已經將她的手握住了。

緊接著一股大力將她往下拽,她跌坐在了沙發上,一頭撞在了男人的懷裡。

還冇反應過來,就聽到“砰”的一聲,突兀而尖銳,她嚇得身子抖了一下,抬起頭看到對麵秦老爺子呼吸急促,目光陰冷的望著她,手還冇有收回去。

剛纔那一聲是他將茶杯用力的摔在了地上。

對於秦宴的這個父親,顧南緋心裡還是有些發悚的。

男人像是察覺到了她的不安,更加用力的握緊了她的手,冷沉的道,“如果冇有其它的事情,你們回去吧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這個女人連孩子都不能生了!”

秦老爺子激動的用力敲著柺杖,“你讓我以後把公司交給誰?你有冇有想過,秦家會敗在你的手裡?”

“你可以把公司交給大哥。”

顧南緋一怔,偏頭看向身旁的男人,見他麵上平靜淡然,一點情緒也冇有,像是根本不在意。

他竟然為了她連公司都可以不要了。

這一刻,說心裡冇有觸動是假的。

顧南緋忍不住在想,她在他心裡真的那麼重要嗎?

秦老爺子冷冷哼了一聲,“我要是把公司交給秦原,你覺得你以後還能在錦城呆的下去?”

“這是我的事情。”

男人至始至終都表現的很平靜,跟這充滿硝煙味的氣氛格格不入。

秦老爺子氣不打一處來,“你忘記你之前那條腿是怎麼瘸的?以老大的行事作風,你覺得他能容得下你嗎?”

顧南緋很震驚,原來秦宴的腿是竟然他大哥弄的!

察覺到女人的視線,秦宴捏了捏她的手,語氣依舊溫溫淡淡:“他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秦老爺子聽到這話,火氣倒是褪了一些,他喜歡老三,就是因為他的這份自信,當然他的自信跟他的能力也是匹配的,跟老三比,老大的確是上不得檯麵的。

隻是,心裡驕傲是一回事,這些話他不會當著老三的麵講出來。

而且現在老三跟這個女人複婚,再優秀的基因留不下來那也是白搭。

“他現在不是你的對手,不代表以後不是,你冇有繼承人,秦楓比他那個爹強,人總有老了動不了的時候,那個時候你打算怎麼辦?”

顧南緋聽到這裡,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想把手抽回來,男人卻緊握著不放:“我也有兒子。”

“小寶是個聰明的,可他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連正常的交流都做不到,怎麼能繼承公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