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兩個電話都是深夜打來的。

顧南緋心裡莫名有點不安,她立刻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。

電話響了好一會,男人疲憊低沉的嗓音才從那頭響起,“你現在能不能過來一趟?”

“是不是唯一出什麼事了?”

“你冇有看微博?”

“我昨天很早就睡了,是微博上出什麼事了嗎?”

顧南緋正要登上微博去看一眼,男人開口,“唯一現在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,你來陪陪她吧!”

她輕輕“嗯”了一聲。

掛了電話後,顧南緋拿了車鑰匙下樓,將小包子交給了張嬸,她顧不得吃早餐就出門了。

這個時間正是上班高鋒期,車在十字路口的紅綠燈這裡,遇到紅燈,停在了車流裡。

顧南緋心裡有點不踏實,趁著等待的時間,她拿了手機登上微博。

熱搜上風平浪靜,冇有看到唯一的名字。

她在搜尋裡輸入喬唯一。

【喬唯一的身材可真好,一大早看的熱血沸騰又擼了一把】

【早就知道他們要撤熱搜了,所以我提前備了一份,想要喬唯一美照的私信我】

【我一直都挺喜歡喬唯一的,不論是做模特還是設計師,她都很優秀,可冇想到她會拍這種照片,果然人不可貌相,從今往後粉轉黑】

【喬唯一真騷】

【唯一姐姐,你為什麼要拍這種照片,你有考慮過我們粉絲的感受嗎??】

【原來還以為是蕭沐晚,冇想到是喬唯一,嘖嘖,豪門真臟】

【莫問的老總頭上是青青草原啊】

......

看著這些汙言穢語,顧南緋捏著手機的手都控製不住的在發抖。

身後傳來車輛鳴笛的催促聲。

她趕忙將手機放在旁邊,繼續驅車往前走。

十五分鐘後。

車在明景公寓外麵停了下來,顧南緋一眼看到了蹲守在門口的媒體記者,她趕忙升上了窗戶,戴上了帽子跟墨鏡,然後給唐莫打了個電話。

前門記者太多,她是從後門進的,把車停在唯一的公寓樓下,顧南緋拔了車鑰匙就往樓上跑。

到了公寓門口,她先把帽子跟墨鏡取下來,然後按了兩聲門鈴。

給她開門的是唐莫。

一眼看到男人麵上的疲憊,還有下巴上的青渣,顧南緋愣了又愣,“唯一呢,她怎麼樣了?”

“進來吧。”

唐莫給她讓開了路,等她進門後,他就把門關上了。

房子裡光線暗淡,密不透風,還有一股濃稠刺鼻的菸草味道。

“怎麼不拉窗簾?”

她的話音剛落,頭頂的燈就亮了。

水晶吊燈將整個屋子照的富麗堂皇。

這是顧南緋第一次來唯一的公寓,看到這裡豪華的裝修,她心裡很驚豔。

但是她很快就注意到茶幾上的菸灰缸裡堆了一堆菸頭。

再看唐莫的臉,顧南緋發現他整個人看上去很頹廢,一點也不像平日裡的那個雷厲風行的唐總。

她心裡的不安越擴越大。

“唯一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