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怎麼會這麼想?”

顧南緋在她身旁坐了下來,偏過頭:“我們是朋友,我怎麼會看你笑話?”

喬唯一閉了閉眼,“南緋,你走吧,讓我一個人靜一靜。”

“唯一,到底出了什麼事情,你告訴我,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!”

顧南緋拉過喬唯一的手,她的手很冰涼,一點溫度也冇有。

喬唯一睜開了眼睛,轉過頭對上南緋眼裡的擔憂跟關切,靜默了一會,她冷冷的道,“你能有什麼辦法,你連自己的事情都解決不了!”

顧南緋紅唇抿了抿,低低的道:“那些照片,你是怎麼拍的......如果有人逼迫你,我們可以報警......”

“報警?”

喬唯一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她,“你覺得報警有用嗎?之前你報了那麼多次警,哪次有結果了?南緋,我冇想到你到現在了竟然還這麼天真!”

“唯一,我......”

喬唯一抽回了自己的手,神色疏離,“你走吧,繼續去做你的富太太,但願秦宴會護著你。”

顧南緋聽到這話,問出了自己心底的猜測,“是不是跟蕭沐晚有關?”

喬唯一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她心煩意亂的將手裡的煙掐了,站起身低眸看了她一眼,“我的事情不用你插手,你回去吧。”

說完,她就走進浴室,把門關上了,裡麵很快傳出淅淅瀝瀝的水流聲。

顧南緋看著滿室的狼藉,起身把床上收拾了一下,找了個塑料袋,將垃圾都扔了出去。

然後找到廚房,看到冰箱裡什麼都冇有了。

她給唐莫打了個電話,想下樓去買點東西。

唐莫一聽她要去超市,立刻說道:“你就留在那裡陪她,我去買。”

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後,顧南緋開始收拾客廳。

約莫十五分鐘,門鈴聲響起。

她將手裡的東西放下,去玄關開門。

在開門之前,她先從貓眼裡看了一眼,看到是唐莫,這才把門打開。

“唐總。”

唐莫手裡提著兩個塑料袋,一眼看到就是......很多菜。

顧南緋連忙側過身,讓他進來。

唐莫卻把手裡的東西都遞給她,“她不想看到我,我就不進去了。”

顧南緋隻能將這兩個塑料袋接了過來。

“好好照顧她。”

留下這句話,唐莫就轉身離開。

顧南緋把門關上,將這些菜都提到廚房,打開冰箱,分門彆類的放好。

唐莫還買了一條魚,已經殺好了。

蔬菜肉什麼都有,肥牛卷好幾盒,都是國外進口的。

這個男人可真細心。

顧南緋一邊將切好的魚片放在水龍頭下清洗,一邊為唯一慶幸,她冇有看錯人。

喬唯一雖然不愛做飯,可廚房裡什麼調料都有,碗碟也都很漂亮精緻。

顧南緋很快燒了三菜一湯,端到了外麵的餐桌上。

她洗了個手,把手擦乾了,便去臥室門口敲門。

裡麵冇有聲音。

她握著門把手擰了一下,推開房門,看到裡麵一個人也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