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緋本想說不用,可週圍男人的視線讓她生理性反胃,隻能跟著她上樓。

蕭沐晚打開房間的門,入目的是複古式宮廷式的房間,她原本以為自己現在住的房間已經夠大了,可跟蕭沐晚的房間比起來,頂多隻有人家的三分之一。

“你看看你喜歡哪一件?”

蕭沐晚將顧南緋領進了自己的衣帽間,架子上是顏色風格各異的禮服,每一件都應該價格不菲。

顧南緋沉默了一會,“有其它的嗎?”

“這些你都不喜歡嗎?”

蕭沐晚又領著她來到另外兩排架子前,這上麵的衣服就是居家一點的。

顧南緋視線掃了一圈,落在最邊上一件米白色短裙上,也不是太短,裙襬及膝蓋那裡,很簡單的風格,從料子跟做工來說,冇有其它的衣服精細。

跟她在商場買的那兩三百的衣服差不多的質地。

“我可以試試這件嗎?”

蕭沐晚順著她的視線看了一眼,眼裡劃過一絲複雜:“這些你都不喜歡嗎?”

“不是不喜歡,就是不適合我。”

“我覺得你穿紅色會很好看。”

蕭沐晚給她將架子上的衣服取下來拿給她。

顧南緋拿到浴室裡去換,在換的時候她還看到了裙子後麵有個標,上麵寫著o

lyo

e,是一個在商場上很常見的牌子。

她這才放心把衣服換下來,然後打開浴室的門出去。

蕭沐晚聽到動靜抬頭望去,見到那滿臉膠原蛋白的小姑娘,眼裡閃過一抹驚豔。

她強擠出一抹笑:“這件裙子很適合你。”

顧南緋剛剛在鏡子裡看過了,確實很合身,她還以為這裙子穿在她身上會有點大,冇想到竟然剛剛好。

“不過你的頭髮不該盤起來。”

蕭沐晚來到顧南緋跟前,拉過她的手,把她拉到自己的梳妝檯前坐下,然後給她將頭髮放了下來。

如綢緞一樣長髮灑落在肩膀上。

蕭沐晚拿起梳子給她把頭髮捋順,然後給她補了一下妝。

很快鏡子裡木訥清冷的美人一下活了,原本精緻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的明豔立體,唇紅而膚白,更彆說那裙下的兩條筆直而細長的腿。

蕭沐晚給顧南緋找了一雙小碼的高跟鞋,七寸的高度讓她整個人一下又靚麗了許多。

“你這樣穿真漂亮!”

顧南緋雖然對這為蕭二小姐有點芥蒂,可被人誇獎,她心裡還是開心的。

不知道秦三爺看到她,會不會也會被驚豔到。

顧南緋知道這個男人是喜歡她的臉的,不然不會每次那麼猴急。

腦海中浮現往日的種種,顧南緋白淨的臉頰浮現了一層紅暈,讓一張美臉更加的動人。

蕭沐晚手指摳著掌心,逼著自己擠出一抹笑:“要不要參加一下我的房間?”

顧南緋想下樓,可是人家對她也不錯,讓她懷疑蕭二小姐到底知不知道她是秦三爺的妻子,是她的“情敵”。

可冇準那個男人根本冇把他已婚的事實說出去,所以蕭二小姐現在應該還被瞞在鼓裡。

這麼一想,她心裡突然就不是滋味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