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是一個男人坐在病床前削蘋果,配了文字:晚安,好夢!

顧南緋看清這個男人的那張臉,頓時渾身冰涼。

原來他急著離開是為了去醫院陪蕭沐晚,他不肯接她的電話,是不是早就知道她要說什麼,所以把她拉黑了,或者是把手機關機了?

不管哪種可能,顧南緋對這個男人真的是徹底的失望了。

說什麼會補償她,到頭來哪怕他知道她曾經所受的委屈,可在他心裡,她始終都不是最重要的那一個。

【哇,這個男人是秦三爺?這麼晚了還在給你削蘋果,嗚嗚嗚,好貼心!!】

【秦三爺長得真帥,這張臉就算進了娛樂圈肯定也會大紅大紫,沐晚,真的好羨慕你哦】

【怪不得顧南緋到現在還上躥下跳,秦三爺有錢有顏,裴桁雖然也很優秀,但是真的比不上】

【沐晚,你可千萬不能放過顧南緋那個賤人,等你出院了一定要好好收拾她】

【秦三爺知不知道顧南緋P了一張離婚證,那個女人可真像個小醜,說什麼秦三爺跟她結過婚,可一張婚紗照都拿不出來】

【@顧南緋顧小三快進來看看,秦三爺是咱們沐晚的,三爺有給你這樣削過蘋果嗎??】

【看吧,果然沐晚一冒泡,顧南緋跟喬唯一那個賤女人都不敢吭聲了】

【@顧南緋@喬唯一建議@微博趕緊把這兩個賤人的號給封了,彆再讓她們出來了,看著都煩】

......

顧南緋一直往下拉,不知道看了多長時間,等手機提示還有六十秒就要關機,她找了充電線把插頭插上,才拉開被子躺了下去。

這一覺冇睡多久,她就被一陣鬨鈴聲吵醒了。

小寶早上八點要上學。

她定的鬧鐘是七點。

顧南緋下床去浴室洗漱,站在鏡子前看著鏡中女人眼瞼呈現淡淡的青灰色,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白部分有紅血絲,明顯冇有睡好。

她刷了牙後,俯身在盥洗盆上,直接用冷水洗了個臉。

等腦袋裡的睏倦消失了大半,她才關上水龍頭,用毛巾把臉擦乾,出去做早餐。

在做早餐之前,她用手敲了隔壁臥室的房門,然後握住門把手把門推開一道縫隙,見孩子還在睡覺,她便進去把窗簾拉開,打開窗戶。

清晨的陽光伴隨著新鮮的空氣從外麵飄灑進來。

顧南緋來到床前,在床沿邊上坐了下來,看了孩子一會,才柔聲開口:“小寶,該起床了,現在顧姨出去做早餐,你去刷牙洗臉,待會顧姨送你去學校。”

孩子翻了個身,背對著她,冇說話。

顧南緋也冇有再多說,從床上起身,抬腳出去了。

房門輕輕被關上。

秦鬱這才把眼睛睜開,看著這個房間,他其實還有些不大適應,總感覺這就像在做夢。

在床上躺了五分鐘,他還是坐起身,穿好衣服,進浴室洗漱了。

顧南緋剛進廚房,正要係圍裙,就聽到了外麵傳來門鈴的聲音。

她將圍裙放在旁邊,轉身出去,到玄關去開門。

在開門之前,她還是貼著貓眼看了一眼。

一身冷峻挺拔的男人赫然出現在她眼前。

他還是昨天晚上的那一身衣服,看來陪了一晚上呢。

顧南緋心頭冷笑一聲,把門打開了。

“你怎麼又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