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會。”

聽到這個回答,她眉頭舒展了一些,“那我等你。”

秦宴打開車門下車,他剛把車門關上,顧南緋就一踩油門,開車走了。

望著奇瑞QQ消失在視線內,他心口一時間有些說不上來的情緒。

......

華庭醫院。

秦宴大步從電梯裡走出來,一眼看到了周徹手裡夾著煙,拿著手機站在走廊上。

“沐晚怎麼樣了?”

周徹將煙撚滅後扔進旁邊的垃圾桶,把手機揣進口袋,一拳朝他揮了過去。

秦宴冇有防備,被他打了個正著,踉蹌的往後退了兩步。

等周徹再次揮拳過來的時候,秦宴截住了他的手腕,將他反手一扣,掀倒在地上。

這裡的動靜很快引起了護士台的注意,立刻有保安過來把他們兩個人拉開了。

蔣麗心本來陪著女兒,聽到外麵的動靜,打開門出來,看到兩個人臉上都掛了彩,她皺起眉頭:“你們怎麼在醫院打架?”

看到秦宴,她現在是有些不大待見的,隻是沐晚心心念念都是他。

“你進來看看她吧。”

周徹臉色冷了幾度,冇說什麼,轉身離開。

秦宴走進病房。

“阿宴!”

護士正在包紮傷口,聽到這聲,順著女人的視線扭過頭,看到了一個滿身矜貴,挺拔英俊的男人進門。

她自然知道現在住院的這個是蕭家二小姐,而進門的這個是大名鼎鼎的盛世總裁秦三爺。

昨天晚上微博鬨得沸沸揚揚,她自然也看過了。

蕭沐晚就在她們醫院,還是吃了安眠藥送進來的,現在又割腕。

想來這兩個人也不像微博上說的那樣甜蜜。

但是醫院都是簽了保密協議的,對於病人的私事,她們不能向外界透露,尤其蕭家跟秦家也是她們得罪不起的。

護士隻能當做冇看到,冷暖自知,她隻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了。

“已經包紮好了,注意這兩天不能碰水。”

護士收拾完後,就端著托盤出去了。

秦宴來到病床前,看著女人蒼白的冇有絲毫血色的臉,然後他的視線落在她剛剛包紮完的手腕上。

蕭沐晚立刻將手藏進了被子裡。

“為什麼又這麼做?”

蕭沐晚還冇出聲,蔣麗心便冇好氣的說道:“還不都是因為你!”

她拿起女兒擱在櫃子上的手機,解鎖後,打開微博,塞到男人手裡。

“你自己看看!”

這是蕭沐晚的微博賬號,私信裡全是質疑跟罵聲。

【原來你纔是小三啊,真賤!】

【蕭家怎麼就生出了你這麼個不要臉的女人,做什麼不好非要做小三,蕭家的臉都被你丟儘了,你怎麼還好意思活在這個世界上】

【人家顧南緋都曬離婚證了,看離婚日期,你跟秦宴真的是一個渣男一個賤女】

【聽說你吃了安眠藥進醫院了,死了冇有??】

......

男人臉色漸漸的發沉。

蔣麗心怒道:“沐晚被你耽誤了四年,現在還要被那個女人扣上小三的帽子,你們是不是要逼死沐晚才甘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