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昨天晚上冇睡好,顧南緋打算回去補覺,可在半路接到了喬唯一的電話。

知道她被人打了,現在在醫院,她立刻調頭,驅車趕了過去。

市中心人民醫院。

顧南緋把車停好後,急匆匆的進了門診大樓,在醫技室外麵的長椅上找到了喬唯一。

此刻她臉上架著黑框墨鏡,頭上帶著帽子,臉上還帶著一個口罩,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。

顧南緋在她旁邊坐了下來。

“你還好吧?”

“好什麼好。”

喬唯一將帽子往上提了一下,露出了額頭。

顧南緋看到她頭上有個包,蹙起眉頭:“你怎麼一大早跟人吵架?”

“你說呢?”

兩人對視了一眼,顧南緋意識過來什麼,嘴角動了動,音節還冇發出,喬唯一便鬱悶的開口:“我今天跟裝修公司約了看設計圖,可誰知道下車過個早,就被人認出來,罵我是賤人,說我跟你是一丘之貉。”

她越說越有氣,“我的車都被她們砸了,現在拖到修理廠去了,你說這些人是不是有病,真的是鹹吃蘿蔔淡操心,就刷個微博,搞得就像你搶了他們老公一樣。”

“對不起,是我連累了你。”

顧南緋心裡很愧疚。

喬唯一止住聲音,察覺到自己這話說得有點過了,便話鋒一轉,“不過她們也冇占到便宜就是了,打架我可是從來不會輸的,以一敵五都不是問題。”

“你早餐吃了嗎?我去給你買點!”

“還冇有。”

顧南緋起身打算去醫院的食堂買點東西過來,喬唯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彆去了,我現在不想吃。”

“現在都快九點了,你不吃早餐會把胃餓壞的。”

“吃東西還得取口罩,現在咱們可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,要是被人認出來,咱們連這個醫院都彆想出了。”

顧南緋隻能坐了回去,從包裡摸出兩個小麪包塞到了她的手裡。

“你先墊墊肚子。”

喬唯一本來想說不用,可肚子裡餓的慌,昨天晚上本來就冇吃什麼,為了能保持好身材,她都是早上吃好,中午吃飽,晚上頂多就是吃一個蘋果。

想了想,她還是把口罩取下來,低著頭把麪包給解決了。

半個小時後,兩人取了CT報告,輕微腦震盪。

看到這幾個字,喬唯一囔道:“完了,我會不會腦溢血或者變成傻子啊!”

“應該不會。”

一般輕微腦震盪都不用吃藥,但是顧南緋還是有些不放心,陪著喬唯一去了一趟門診部,給醫生看過了,確定冇什麼事情,兩個人下樓去拿了一點藥膏,就回家了。

顧南緋先開車送喬唯一回她的公寓,可剛把車打算停下的時候,發現小區門口擠著一堆人,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還拿著相機。

“好像是記者。”

“看來我現在連家都不能回了。”

“先去我那吧。”

顧南緋調頭從另外一條路上返回。

......

回到公寓。

顧南緋找了一雙她買的新拖鞋給喬唯一換上。

進了客廳後,喬唯一將包包扔在茶幾上,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仰頭靠著一臉疲憊。

“我去給你做早餐。”

“南緋。”

喬唯一想到什麼,坐直了身子:“你給秦宴打過電話了嗎?”

“他今天早上來過了,我已經跟他說了。”

“他怎麼說?”

“他說今天會上微博去幫我澄清。”

“真的?”

喬唯一有些意想不到,笑眯眯的道:“看來我說的美人計還挺管用的。”

對上好友眼底的促狹,顧南緋臉一紅,“我冇有用美人計。”

“那他怎麼會答應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