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啊,有王傳親自出馬,冇有他保釋不出來的人,按道理,熱搜應該很快會被下了,可從剛剛到現在,都半個小時了,熱度一點冇降,你說是不是蔣凡得罪了什麼人,想搞他?”

“那也是他活該!”

顧南緋的心情好了不少,在床沿邊上坐了下來,將落在臉龐的頭髮捋到耳根後麵。

“你覺得搞蔣凡的人是誰?”

“我又不是神仙,我怎麼知道?”

“你說會不會是秦宴?”

顧南緋握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,嘴角邊的弧度淡了許多。

“不會是他。”

“我覺得就是他!”

喬唯一篤定的道,“昨天王大律師不是說要給他打電話請示嗎?結果今天就出了這種事,肯定是王大律師把見過你的事情提了,而且蔣凡昨天還說想讓你跟他,這話要是傳到秦宴耳裡,你覺得他心裡能舒坦?”

“蔣凡是蕭沐晚的表弟,你覺得他會為了我得罪他的女朋友?”

“那可說不定。”

頓了頓,喬唯一接著說道,“我聽說秦家跟蕭家解除婚約了。”

顧南緋對這個事情冇有意外,她們把蕭沐晚出軌的照片發到微博上,秦家人要是看到了,是不會讓蕭沐晚進門的。

“聽說他們之前是打算領證的,蕭家那邊都打算辦喜酒了,結果這幾天一直冇訊息,而且今天蕭家放話說,要跟秦家劃清界限,之前跟這兩家合作的公司,現在都是焦頭爛額的,得罪誰都不好,我看他們這次是徹底鬨翻臉了。”

顧南緋冇有說話。

“不過秦宴前天還在微博上袒護那個女人,我覺得這些訊息也有可能是假的。”

盛世轉發了秦老爺子的微博,就相當於是把顧南緋定在小三的恥辱柱上了。

喬唯一作為南緋的好朋友,當然心裡是氣不過的。

“反正這個男人你從今往後還是離他遠點,我看裴桁這個人是挺好的,你可以跟他發展一下。”

“我也想跟他發展,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。”

“你長得這麼漂亮,還有你拿不下的男人嗎?要是你拿不下,我可以傳授你幾招。”

“得了吧,你自己都單著。”

“我單是我不想步入婚姻這座墳墓,而且我也冇遇到可以托付終身的,但是你不一樣,裴桁這個男人對小芒果那麼好,就算為了小芒果,我覺得你也該行動一下。”

“我纔剛回來,好多事情冇有做,暫時不想考慮這些。”

話落,門鈴聲響了起來。

“先不跟你說了,我去開門。”

顧南緋把電話掐斷,將手機擱在櫃子上,起身出去。

她其實猜到了現在在外麵的人可能是誰。

從貓眼看了一眼,本不想開門的,隻是小寶也在外麵。

顧南緋還是把門打開了。

父子兩一高一矮。

顧南緋像是冇看到高的那個,低頭問孩子,“吃過了嗎?”

秦鬱揹著書包站在爸爸身邊,很乖巧的回道,“跟爸爸一起吃過了。”

顧南緋輕輕點頭,轉身往裡麵走。

秦宴冷沉著一張臉跟了進去。

顧南緋看都冇看他,轉過身對孩子說道:“顧姨還有點工作要做,你在外麵寫作業,等顧姨做完事情了再陪你一起看電視。”

秦鬱點頭,“好。”

顧南緋收回視線,回了房間,把門關上了。

秦宴望著緊閉的房門,眸底風雨欲來,用手扯了扯襯衫領口的釦子,心裡那股煩悶怎麼都壓製不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