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慕雲西這下慌了,很愧疚:“我真的什麼都冇說,要不我現在給秦宴打電話,去把小芒果要回來......”

“唯一,把手機給我。”

喬唯一把手機遞給她。

顧南緋將手機放在耳邊,輕聲說道,“雲西,是我,我是南緋。”

“南緋,對不起,我不該做這種事情......”

“不怪你,應該是我們想多了。”

頓了頓,顧南緋接著說道,“現在我身體有點不舒服,就讓小芒果先跟著他吧,等我身體好一些了,再把小芒果接回來。”

“他會把小芒果給你嗎?萬一他知道小芒果是他的女兒......還是我去要吧,我跟他還是有點交情,小芒果是我給他的,應該由我把小芒果帶回來還給你。”

“他應該還不知道,我之前跟他說,小芒果是裴桁的女兒,他是相信的。”

顧南緋很篤定。

“這件事情我另有安排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就不找他了,但是如果你有麻煩,一定要跟我說,這件事因我而起,我肯定負責到底。”

“好,謝謝你。”

掛了電話後,顧南緋將手機還給唯一。

喬唯一有些不解,“你現在不打算去把小芒果要回來嗎?”

“我現在這個樣子,也照顧不了孩子,讓她先跟著秦宴吧。”

“可秦宴要是知道小芒果是他的女兒......”

“他若是知道了,就應該把欠我的都還給我!”

喬唯一不說話了,看著南緋臉上的冷然,隱隱猜到了她的打算。

“我有點困了,先睡一會,你要是有其它的事情,就去忙你的吧。”

說完,顧南緋便拉開被子躺了下去。

喬唯一給她掖好被子,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。

......

一大早,彆墅裡就響起了孩子聲嘶力竭的哭喊聲。

任憑張嬸怎麼哄都哄不好,孩子一直要媽咪,哭得都停不下來。

“再哭就把你扔出去!”

男人陰鷙的嗓音一響。

小芒果就立刻止住了哭聲,濕漉漉的睫毛下麵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露出了懼怕跟慌張,雖然哭聲止住了,可還在抽氣,小身板在發抖。

張嬸看到孩子可憐的樣子,心疼不已,責怪道,“三爺,您怎麼能說這種話?會嚇到孩子的。”

小芒果才兩歲,就算孩子吵了一點,可兩歲的孩子哪個不哭?

更何況冇了媽媽在身邊,哭也是正常的。

男人眉頭緊皺:“把早餐吃了,待會我帶你去見媽咪。”

小芒果癟了癟嘴,“可媽咪不要我了......”

說完,金豆豆又掉了下來。

兩歲的孩子心思還是很敏銳的,她能察覺到大人的喜怒哀樂。

媽咪喜歡她的時候,她可以儘情的撒橋任性,可一旦媽咪生氣了,她就會小心翼翼。

秦宴看到她,喉結上下滾了一下,嗓音很沙啞的道:“媽咪不會不要你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小芒果仰起小腦袋,眼裡滿是希冀跟忐忑。

秦宴心裡很清楚,南緋昨天應該是把對他的怒氣撒到了女兒身上。

今天大概也不會完全消氣。

隻是這樣的話,他冇法跟女兒說。

看著這雙乾淨澄澈的大眼睛,秦宴喉嚨艱澀,“嗯”了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