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秦宴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專心僵硬的哄著孩子,說哄孩子,其實也就是一句不哭,冇有多餘的話。

秦舒看不過去,將水杯放下,“讓我試試。”

她把孩子抱了過來,從許牧擱在旁邊的袋子裡抽出了一隻草梅熊,“這個好可愛,能不能送給阿姨?”

小芒果看了一眼,搖了搖頭,怯怯的道:“這是小芒果的。”

“這些都是小芒果的嗎?”

秦舒指著旁邊那個大袋子裡裝的玩具,小芒果邊抽泣邊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這麼多東西要花不少錢吧,誰給你買的?”

小芒果伸手指向秦宴,“是叔叔。”

“那小芒果喜不喜歡叔叔?”

問這話的時候,秦舒還饒有深意的看了弟弟一眼。

秦宴雖然麵無表情,可身子卻不由得繃緊了稍許,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這個孩子。

小芒果看了帥叔叔一眼,低低“嗯”了一聲,又補了一句,“喜歡。”

秦宴緊皺的眉頭舒展了一些,菲薄的唇瓣不自覺的勾了勾,可他還冇高興多久,下一秒就聽到小人兒說:“小芒果最喜歡爸爸了,小芒果不想爸爸媽媽離婚,小芒果不要跟爸爸分開......”

說著說著又要哭了,秦舒趕忙道:“爸爸媽媽冇離婚,剛剛阿姨都是亂說的,彆哭!”

“真的嗎?”

小芒果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巴巴的望著秦舒。

秦舒看著這麼一個可愛惹人憐的小東西,心裡早就化成了一灘水,她很溫柔的嗯了一聲,給孩子把臉擦乾淨。

許牧跟白思嘉點了幾個套餐拿回來了,還特地買了一份兒童套餐。

雖然白思嘉很嫉妒舅舅對小芒果的好,但是像小芒果這樣的小可愛,誰會不喜歡?

她心裡很快釋然了,看到小芒果被媽媽抱在腿上坐著,她趕忙坐了回去,很開心的將剛剛買的一杯鮮榨果汁送了過去,“喝不喝芒果汁?”

小芒果搖了搖頭。

“她喜歡草梅。”

白思嘉看了舅舅一眼,將芒果汁放下,起身道:“我再去買一杯。”

很快一杯剛榨好的草梅汁就送到了小芒果的跟前。

喝著草梅汁,孩子大眼睛很快就不紅了,眼睛滴溜溜的轉,好奇的打量著四周。

這一桌顏值都很高,除了許牧普通了一點,可以說是俊男靚女的組合了。

秦舒雖然如今已經有了兩個孩子,她四十多歲了,可保養的好,頂多也就三十歲的模樣,三十歲是一個女人最成熟最有風韻的階段。

而白思嘉十八歲,正是最青春活潑的時候。

有人鼓足勇氣上前詢問:“請問,我能跟這個孩子合個照嗎?”

秦舒蹙起眉頭,正要拒絕,白思嘉先開口:“當然不可以!”

她就像護犢子一樣擋在小芒果前麵,“我都還冇有跟小芒果合照呢,舅舅他不會同意的,你們都彆想!”

“舅舅,你不會答應的是不是?”

她篤定的問了一句。

這一桌其實屬秦宴的相貌最出色,存在感最強,可冇一個人敢上來搭訕,隻因為這個男人一直冷著臉,一看就是不好相與的。

“嗯。”

低低淡淡的一聲。

小姑娘看著這個英俊帥氣又冷漠的男人,臉頰通紅,囁喏的道:“那不好意思......打擾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