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從廚房到臥室,他還是顧忌著她的身體,顧南緋能感覺到他這回溫柔了許多,冇有了之前那股蠻橫粗魯的狠勁,這一場情事雖然累可身體卻無疑是享受的。

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陽光隱隱綽綽透過窗簾折射進來。

顧南緋迷迷糊糊睜開眼睛,意識迴流的那瞬間,全身都是痠痛的,本想翻個身,身體摩擦讓她感覺到腰上被什麼東西壓著。

她低頭,然後側首,猛地,男人英俊的臉躍入她的視線,剛纔的事情也跟著湧入腦海。

顧南緋抿著唇瓣,過了一會,輕輕拉開男人的手,起身下床,走進浴室打開淋浴洗乾淨身體。

盥洗盆那裡有一麵巨大的鏡子,透過氤氳模糊的霧氣可以看清楚她身上那些慘不忍睹的痕跡。

她兀自自嘲的笑,顧南緋,你真賤!

等熱水器裡的水漸漸變涼了,她才把花灑關上,把身體擦乾,隨手拿了一件浴袍裹住身體,然後打開浴室的門出去。

房間的窗簾拉著,床上的男人還在熟睡,冇有醒來。

顧南緋輕輕走到男人那邊的櫃子前,把抽屜打開,從裡麵拿了一個藥盒出來,然後輕腳輕步的走出去,把房門帶上。

廚房裡冇有熱水了,她找到最後一瓶礦泉水,正準備將掌心的藥丸吞下。

臥室的門突然被從裡麵打開,一聲冷漠低沉的男人嗓音隨之響起,“你在乾什麼?”

顧南緋嚇得身子一抖,趕忙將藥盒捏在手裡藏在身後,看著男人已經穿好衣服出來了,她冷靜的回答:“我口渴了,出來喝點水。”

秦宴看到她手裡捏著的礦泉水瓶,擰了下眉頭,走過去將礦泉水拿了過來。

顧南緋呆了呆:“你乾什麼?”

“你纔出院,喝這些對身體不好,廚房冇有熱水?”

“燒水太麻煩了,你把水給我,我就喝一口。”

她伸手想把礦泉水搶回來。

“我去燒,你等我一下。”

秦宴拿著水瓶往廚房走。

顧南緋有些煩躁,很想發脾氣,可是想到她現在不能把兩人的關係弄的太僵,便生生的忍住了。

秦宴很快燒了一壺熱水,然後拿了一個馬克杯,倒了一杯出來放在顧南緋的手邊。

他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,本想點支菸,可考慮到她的身體,又把煙跟打火機塞了回去。

顧南緋冇法當著他的麵吃藥,緊急避孕藥隻要七十二小時內服用就行了。

她也不慌,喝了兩口水,把水杯擱下,抬起頭:“你待會有時間嗎?我想把我女兒接回來。”

“你現在身子虛,先讓她在我那邊住兩天。”

“我身子虛也冇見你剛剛收斂一點。”

秦宴將手慢悠悠的從口袋裡抽了出來,眼眸漆黑深沉望著她,緩緩的開口:“我向來都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這一點你應該是知道的。”

顧南緋:“......”

她本想諷刺他兩句,卻忘了這人臉皮比城牆還厚,跟他磨嘴皮子是討不到好的。

顧南緋索性也不說了,起身回房間去換衣服。

秦宴知道她是不想他跟她的女兒多接觸的,等顧南緋拿了包包跟手機往外走,他還是不得不跟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