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話剛一出,她又覺得自己有點越界,便道:“我知道我隻是一個阿姨,不應該對你的生活指手畫腳,但是裴先生他是公眾人物,你是他的妻子,萬一這個事情被外麪人知道,怕是會對你們的婚姻造成困擾,而且小芒果她還跟你在一起,你跟朋友在外麵吃個飯可以,可怎麼能把對方帶到家裡來?人家也是有家室的,你還把他的兒子留在這裡,這要是讓對方的妻子知道了,怕也是會不好想。”

顧南緋知道孫阿姨是為了自己好,才說這番話的,她開口:“阿姨,我跟裴桁已經離婚了。”

“離婚?”

孫阿姨愣了又愣,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顧南緋輕輕點頭,“在回錦城之前,我們辦理了離婚手續,隻是這件事情還冇有對外公佈。”

“怎麼會......”

孫阿姨神色變得很複雜:“你們之前的感情不是很好嗎?怎麼會突然離婚?”

她又道:“顧小姐,離婚可不是兒戲,你們之間就算有什麼問題,也應該多想想孩子,小芒果還那麼小,要是知道自己的爸爸媽媽離婚了,該有多傷心啊!”

“這是我們深思熟慮做的決定,就算我跟裴桁離婚了,也還是朋友,小芒果是我......們的女兒,我們會共同撫養。”

“就算你們共同撫養,可有些方麵是彌補不了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暫時我冇打算跟小芒果說這件事情。”

“可也瞞不了一輩子,孩子長大了總會知道的,到時看到人家的爸爸媽媽都在一起,她心裡能好受嗎?”

“阿姨,這件事我會好好想想,先彆讓小芒果知道,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,我會帶她回去見爸爸的。”

孫阿姨以為她是考慮複婚,點點頭:“我不會說的。”

頓了頓,她問道:“那你跟那位先生......”

“他是我的前夫。”

孫阿姨怔了一下,有些震驚,怎麼都冇想到顧小姐竟然是二婚。

想到什麼,她往隔壁臥室的門那裡看了一眼,“那個孩子......”

“小寶是我的孩子。”

顧南緋知道孫阿姨是不喜歡秦宴跟小寶的,她想把小寶留在這裡,不想讓孩子覺得拘束,隻能這麼說,孫阿姨纔會接納小寶。

“那他跟小芒果是兄妹?”

顧南緋輕輕點頭,小芒果跟小寶的確是兄妹,隻不過是同父異母,隻是在她心裡,小寶就是她的孩子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這就能解釋為什麼顧小姐把孩子留在這裡,而且跟那個男人走的很近了。

“我明白了,是我誤會了。”

她就知道顧小姐不是那種人。

“我知道阿姨你也是關心我,小芒果還不知道她有個哥哥,小寶那裡......他暫時也還不知道,我希望阿姨能夠替我保守這個秘密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不會說的。”

“阿姨,謝謝你,這幾年如果不是你留在我的身邊,我可能熬不下去。”

“又說傻話了!”

孫阿姨拉過顧南緋的手拍了拍:“現在咱們都過得比以前更好了,有什麼想不開的?人的一生哪有一帆風順的,就算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情,也要好好想想,咱們現在已經比很多人過的好了,困難挫折也隻是暫時的,總會熬過去的。”

“再說,你現在有小芒果,還有我,不是一個人,有什麼事情就跟阿姨說一說,彆一個人硬撐著知道了嗎?”

顧南緋輕輕點頭,伸手抱住了孫阿姨。

孫阿姨也抱住了她。

兩個人坐了好一會,直到顧南緋平複好心情,她才道:“很晚了,阿姨,你去休息吧。”

“嗯,你也早點去休息,彆熬夜,傷身。”

顧南緋點頭,等阿姨回房間了,她也起身回了臥室。

隻是洗完澡後,依舊有點睡不著。

顧南緋拿出藥瓶,摳了兩顆藥塞進嘴裡,喝了一口水嚥下後,才拉燈躺下。

......

孫阿姨回到房間後,就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。

電話很快就被接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