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間裡。

蕭沐晚越想越不對勁,再次撥了個電話過去,卻提示對方手機已經關機了。

她立刻拿了包包跟車鑰匙起身往外走。

蔣麗心給女兒端了一盤切好的水果上來,剛要敲門,女兒就把門打開了。

“沐晚,你這是要去哪裡啊?”

可女兒卻冇搭理她,疾步下樓去了。

蕭沐晚驅車來到了張壽的住所。

在門口按了半天的鈴,都冇人來開門。

她心裡越來越慌,意識到出事了,她立刻給周徹撥了一個電話過去。

那頭很快就接聽了。

“沐晚,怎麼了?”

“阿徹,你要幫幫我,我遇到了點麻煩。”

......

第二天。

顧南緋正在吃早餐的時候,門鈴聲響了。

孫阿姨要去開門,她從椅子裡起身,“我去吧。”

孫阿姨點點頭,坐了回去。

顧南緋來到玄關這裡,把門打開,看清站在門口的人,她一臉驚訝:“唯一,怎麼是你?”

“不是我還能是誰?”

顧南緋從她手裡接過行李箱,幫她提進去。

“你不是說回來要給我打個電話,讓我去接你的嗎?”

“要是你在晨運,我打過去不是打擾了你的好事嗎!”

喬唯一話音剛一落就看到客廳裡還有一個人,頓時止住了聲音,有些尷尬。

“喬小姐,您吃過早餐了嗎?要不要我去幫你盛點?”

之前喬唯一去M國看南緋,孫阿姨也是認識她的。

喬唯一很快反應了過來,揉了揉肚子,“哦,我正好還冇吃,給我弄一點吧。”

孫阿姨趕忙進了廚房。

喬唯一將手裡的購物袋遞給南緋,“這是我給你帶的禮物。”

是一個小牛皮包包,很精緻,顧南緋喜歡的那個牌子。

今年夏季新款,國內還冇上。

“謝謝。”

喬唯一從顧南緋手裡接過行李箱,從裡麵抱出來了一個穿著蓬蓬裙,頭戴蝴蝶結的米妮。

“這個是給小芒果的,我去看看她。”

她以為孩子這會兒還冇起來,就往顧南緋的臥室走。

打開房間門,發現裡麵冇有人。

她又打開了隔壁的房間,也冇看到小芒果的身影,有些納悶了,正要開口問小芒果去哪了。

顧南緋先道:“小芒果被陸家人帶走了。”

“陸家人?你的親戚?”

“裴桁那邊的。”

“怎麼這麼不湊巧啊,我還想著把禮物親自給她呢,隻能先給你了。”

喬唯一把米妮遞給顧南緋,囑咐道,“你一定要說這是喬姨送給她的,知道了嗎?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顧南緋把米妮放進了房間,出來跟唯一一起吃早餐。

等阿姨收拾了桌子,去洗碗的時候,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聊天,喬唯一壓低了聲音道:“你膽子可真夠大的,家裡有個阿姨,你竟然還敢把秦宴帶回來。”

微博上的照片跟視頻喬唯一也看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