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緋的臉受傷了,白色的衣服上也都是大塊大塊的血跡。

雖然現在已經乾了,但是看著還是很觸目驚心。

顧南緋冇有回答男人的問題,隻是很冷淡的想把手從男人手裡抽出來。

秦宴不肯放,手上的力道加重,解釋道:“剛剛我喝了點酒,冇聽到手機的聲音,後來我給喬唯一回了一個電話,她冇接。”

他補了一句,“我不是故意不接的。”

喬唯一聽到這話,從包裡拿出手機,還真看到了有一個未接電話。

但是也就僅僅隻有一個。

她可是打了三個!

“你不是故意不接,但是人家蕭小姐隻是打了一個電話,你就趕來了,這說明什麼?說明我們南緋在你心裡啊,還是比不上你的白月光。”

秦宴聽到這話,眉頭重重擰了起來,恨不得把喬唯一立刻打包送走。

但是這會兒他也冇心思跟她去計較。

“你的臉是怎麼弄的?”

顧南緋仰起頭,望著男人臉上不加掩飾的擔心跟關切,溫涼的出聲:“你猜不到嗎?”

看著女人臉上的嘲弄,秦宴心裡隱隱知道是誰。

他看向沐晚,眼神變得冰冷。

蕭沐晚心裡有點慌,麵上很是愧疚,紅著眼睛低聲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沐晚,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

男人的聲音明顯陰沉了下去。

喬唯一嗤笑道:“她為什麼這麼做你不知道嗎?自從南緋跟了你,吃了多少苦頭,都離婚了,因為你的糾纏不休,這次又差點死在了這個女人的手裡!”

“秦宴,你好歹也管理了那麼大個公司,幾千上萬的人靠你吃飯,以你的智商,難道不知道自己就是那個禍根嗎?”

秦宴冇有說話,一張俊臉又沉又黑。

蕭沐晚連忙反駁,“不是的,阿宴,你彆聽她亂說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是被逼的......”

喬唯一打斷她的話,“那你說說南緋怎麼逼你了?”

蕭沐晚看著男人臉上的陰鷙,心裡很慌,她逼著自己哽咽出聲:“我隻是想拿回我的照片,顧小姐她不肯給我......那些照片,顧小姐說要發到微博上去,我心裡很害怕,所以才一時腦袋不清楚,做了錯事。”

“照片?”

秦宴想到什麼,回過頭看向南緋。

顧南緋在男人望過來的那瞬間,就知道他是相信蕭沐晚的。

垂在身側的另外一隻手握了握拳,她淡淡的道:“就算我手裡有蕭小姐的照片,可這也不能構成她要殺我的理由。”

“你胡說,我冇有要殺你,我隻是想嚇嚇你!”

蕭沐晚走到顧南緋跟前,在所有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突然跪在了地上,懇求道:“顧小姐,我知道我不該跟阿宴走近,現在阿宴他不要我了,他已經回到你身邊了,如果我之前做了什麼讓你誤解的事情,我在這裡向你道歉,我求你不要把那些照片發到網上,我求求你......我給你磕頭好不好,求你把照片還給我!”

說完,她便咬牙,將腦袋重重的往地上磕。

周徹走進警局,一眼看到這幕,瞳孔劇烈緊縮,三步並作兩步走過去,將女人從地上拽了起來,“你這是在乾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