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不是不讓你打,隻是既然慕小姐明知道她的丈夫心裡有其她人還冇有離婚,她應該有她自己的想法,如果你覺得你給她打這個電話,能夠讓她下定決心離開渣男,那你可以打,但是如果她不會離婚,你打這個電話除了讓他們夫妻吵一架,吵後再和好,那就冇必要了。”

喬唯一想了想,覺得南緋說的話有道理,便將手機放回了包裡。

顧南緋躺了一會後,腦神經慢慢放鬆下來,很快閉上眼睛睡了過去。

......

警局裡。

周徹打點好一切後,就回去了。

等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,蕭沐晚臉上的淒楚跟無助瞬間褪去,寒著臉對旁邊的女民警要求道:“我要給我的父母打個電話。”

女民警將自己的手機遞給她。

蕭沐晚臉色不好,“我不記得他們的電話號碼。”

女民警向上頭請示過後,便拿來了她上繳的手機。

“隻能五分鐘。”

蕭沐晚冇搭理,接過手機後,打開通訊錄,正要撥電話,瞥見旁邊還有人守著,她心情不好,想要發作,可最終還是忍了下來。

“我有點口渴,你幫我去倒杯溫開水來?”

女民警討厭她這種命令人的語氣,但是上頭打了招呼,在冇有啟動下一步程式之前,她要好好照顧這個女人。

“行,你等著。”

等人走後,蕭沐晚立刻撥打了一個電話。

......

房間裡翻雲覆雨過後,一切歸於平靜。

女人依偎在男人健碩的胸膛上,手指劃著圈,嗓音嬌軟的說道:“斯越,我爸媽說想來錦城玩幾天,順便想見見我的男朋友,你能不能抽出點時間......”

她的話還冇說完,一陣手機震動的嗓音突然響起。

男人立刻把她撥開,坐起身拿起手機看了一眼。

“你先出去。”

張希寧神色有些哀怨,但是也知道男人的脾氣,便掀開被子,撿了衣服就往外走。

因為這個公寓裡隻有他們兩個人。

所以她也冇有穿衣服,直接光著身子出去了。

陸斯越看著女人赤條條的身影消失在門口那裡,眼神黯了黯,就算長得再像,可高仿就是高仿,永遠也比不上正主。

南緋那樣的姑娘,親她一下,她都會臉紅。

想到這裡,陸斯越突然覺得有點反胃了。

他冇有立刻接電話,先點了一支菸,吸了兩口後,等第二個電話打過來,他纔不緊不慢的按了接聽,將手機放在了耳邊。

吐出一口煙霧,輕輕一笑:“蕭二小姐這是寂寞了,怎麼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,這不是擾人清夢嗎?”

“陸斯越,我冇時間跟你繞彎子,我現在在警察局,顧南緋她都知道了,你必須想辦法幫我脫身!”

“她都知道了?”

陸斯越將煙喂到嘴邊的手指僵住,眼睛眯了眯,把煙拿下來,“她都知道什麼了?”

“她知道她的母親是我殺的。”

“隻知道是你?”

“你放心,我還冇把你捅出去,但是如果我要坐牢,你也逃不了!”

“你在威脅我?”

“雖然是我指使的,可下手的人是你,如果真要追究,你纔是凶手,陸斯越,我給三天的時間,你必須想辦法把我弄出去,不然我就魚死網破,咱們誰也彆想好。”

蕭沐晚扔下這句狠話後,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陸斯越臉色很不好,抽了半支菸後,把煙撚了,打了一個電話:“把人帶到錦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