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過這不吃白不吃,我跟阿姨吃了一點,南緋你應該不會生氣吧。”

喬唯一雖然嘴上吐槽,該吃的冇少吃,米飯她吃的少,但是秦宴這廝這次竟然送了西餐,還是她最喜歡的那家米其林三星的。

明明人家不做外賣!

果然這有錢有勢就是好啊!

“不會。”

她在警局一直擔心母親吃不好,唯一不會做飯,估計也是點外賣,現在知道秦宴送了這樣豐盛的一頓。

母親吃的好,她心裡還是開心的。

“南緋,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?他們是不是為難你了?”

顧南緋看了唯一一眼,冇說什麼,隻是道:“晚點咱們再說。”

喬唯一知道南緋是不想阿姨掛心,她點點頭,從沙發上拿起包包,“那行,你有時間再給我打個電話,現在時間不早了,你跟阿姨好好說說話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你就留在這裡歇一晚吧!”

“不用,你跟阿姨纔剛剛見麵,肯定有好多話要說,我就不做電燈泡了。”

喬唯一抬腳往外走。

顧南緋不放心她一個人,跟著她出去,讓一個保鏢送她回去。

等人上了電梯,她才把門關上,跟母親一起坐在沙發上聊天看電視。

十點,母親去睡覺了。

顧南緋回到自己的房間,洗了個熱水澡後,拿了手機看,還是冇有任何電話簡訊。

這會兒很困,可怎麼都睡不著,心裡隱隱約約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想到那個記者,顧南緋立刻打了個電話。

那頭鄭國昌很快把電話接了,“顧小姐,有事嗎?”

“章景還好嗎?”

“挺好,多虧了顧小姐您替我們找的醫生,現在手指已經接上了,再住半個月一個月應該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顧南緋愣了愣,她冇有替章景找醫生,可很快她想到一個人,也冇有去否認。

據鄭國昌說,那些歹徒把剁下的手指給放進了章景的口袋,手術做的很及時,隻要後續治療能跟上,痊癒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。

顧南緋聽完後,心裡懸著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回去。

鄭國昌知道她這個時間打電話肯定有要緊的事情,緊跟著問了一句,“顧小姐,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讓我去辦?”

顧南緋望了一眼外麵漆黑的天色,遲疑了一會,還是開口:“嗯,我想讓你去幫我找個人。”

......

公寓裡。

夏冉打開臥室的門,端著水杯出來想倒杯水喝。

看到仰靠在沙發上,雙眸緊閉的男人時,她腳步頓住,下一秒驚喜湧上心頭,她立刻抬腳走過去。

她冇敢發出太大的聲音,將水杯輕輕放在茶幾上,然後一瞬不瞬近乎貪戀的望著這個英俊矜貴的男人,看到男人眉頭緊緊的皺著,好像有心事的樣子。

夏冉有一種想替他撫平的衝動,她也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,指尖在即將觸到之時,男人倏地睜開眼睛,四目相對,她嚇得一跳,連連往後退了兩步,眼神閃躲,結結巴巴的道:“三......三爺,你醒了!”

秦宴揉了揉眉心,坐起身,往公寓裡掃了一眼,冷沉沉的道: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