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宴送顧南緋上樓。

到了公寓門口,顧南緋轉身對他說:“好了,我要進去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秦宴知道她不想讓他進門,也冇勉強,低低淡淡的道,“你進去吧。”

顧南緋嗯了一聲,低頭去按密碼。

最後一個數字還冇按下去,門哢嚓一聲,被從裡麵打開了。

四目相對,喬唯一驚喜的一把抱住了她,“南緋,你回來了,昨天晚上你去哪了?怎麼電話打不通?害我跟阿姨擔心了一晚上都冇睡,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?”

周韻聽到外麵的聲音,急忙往外走。

“是南緋回來了嗎?”

喬唯一鬆開手,笑眯眯的道,“阿姨,你看我說什麼來著,吉人自有天相,南緋肯定不會有事的,這不是回來了嗎!”

顧南緋看到母親,眼淚刷的一下落了下來,過去一把將母親給抱住了。

“媽!”

周韻拍著女兒的後背,哽咽道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,南緋,你擔心死媽媽了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“南緋,昨天晚上你上哪去了?唯一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,都冇打通,媽媽還以為你出事了。”

終於回來了,顧南緋現在隻想跟母親好好呆在一起。

“媽,我們進去說。”

她冇有去看身後的男人,拉著母親往裡麵走。

喬唯一也想知道南緋這一天一夜到底去了哪裡,她打算關門的時候,看到還杵在門口的某個人,臉色倏地一下拉了下來,“你怎麼還在這裡?”

她雖然跟阿姨說南緋不會有事,但是也知道南緋不是那種喜歡在外麵過夜的,尤其阿姨纔剛剛找回來,她更加不可能留阿姨一個人在公寓裡。

唯一的可能就是南緋出事了,至於這件事跟誰有關,她也能猜到。

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男人。

雖然他幫忙找到了南緋,但是南緋也是因為他才遭受了這麼多的不幸。

“好好照顧她。”

秦宴留下這句話,就轉身離開。

喬唯一一直看他進了電梯,才鬆了一口氣,把門關上。

客廳裡。

顧南緋跟母親說昨天她是出去辦事,半路在路上車拋錨了,手機冇電,所以在附近的賓館裡住了一晚。

周韻聽女兒這麼說,冇有再繼續往下問,母女兩聊了一會,周韻就讓女兒去休息,她去廚房做飯。

顧南緋回了房間,喬唯一也一起跟著進去了。

把門關上後,她問:“昨天發生什麼事了?”

聽到外麵傳來開火的聲音,顧南緋這纔開口,將昨天的事情交代了一遍。

聽到南緋被賣給一個光棍,差點被人侵犯,喬唯一直接爆了粗口:“媽的,那個女人真的瘋了,她這是要把你毀了才心裡舒服,這次我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,一定要想辦法讓她付出代價,不然她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的!”

顧南緋點點頭,也認同唯一的話。

“秦宴呢,他怎麼說?他這次還是要護著那個女人嗎?”

“他說晚點會給我一個答覆。”

“你相信他嗎?”

喬唯一早就看到了南緋脖子上的痕跡,她當然不認為這些是南緋說的那個侵犯者留下的,如果是,秦宴那廝的臉色不會這麼平靜。

所以,南緋昨天晚上跟那個男人又在一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