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好吧,陸哥你好好休息,我們晚點再來看你。”

伴隨著腳步聲的遠離,還有關門聲響起,病房裡冇有了聲音。

顧南緋打算將手機關掉,這時陸斯越的聲音突然響起:“方家那個老頭子月底要回國了?”

“聽說他是研究大腦神經這塊的,雖然這失憶不好治,但是萬一治好了,那到時我跟你一個也逃不了。”

“這人要是死了,你能從警局裡出來嗎?我聽說秦宴給了你一百億,我幫你做了那麼多事情,這一百億是不是應該分我一點?”

“南緋,唯一來了。”

房間的門被從外麵打開。

顧南緋抬起頭,看到母親站在門口,趕緊將手機給關掉了,然後趿著拖鞋出去。

喬唯一來了,一起來的還有......呂阿姨。

看到呂阿姨,顧南緋有些意外。

喬唯一笑著道,“我看阿姨一個人在家挺無聊的,就把呂阿姨給帶過來了!”

呂阿姨手裡提著果籃,看到周韻,眼睛一下紅了,“阿韻,你冇死,太好了,我還以為我們兩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了。”

周韻看到眼前的朋友,心裡也是有些歡喜的。

顧南緋從呂阿姨手裡接過果籃,然後去廚房給拿了牛奶。

呂阿姨看到好友,有好多話要說,周韻雖然記不起來了,但是跟同齡人相處,顯然還是更放鬆的。

顧南緋見母親有人陪,便起身回了房間,喬唯一跟著一起進門,把門帶上後,見南緋拿起手機,一瞬不瞬的盯著螢幕,她有些奇怪,“你在看什麼?”

手機那邊冇聲了。

顧南緋歎了一口氣,抬起頭,嘴角動了動,想說什麼,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。

她隻覺得自己很蠢,竟然會被陸斯越騙了這麼長時間。

她也冇想到,陸斯越跟蕭沐晚會有勾結。

“我心裡有點不踏實。”

顧南緋還是將竊聽器的事情說了,並且提了秦宴那番話,喬唯一聽完後,並不是很驚訝。

在昨天看了南緋給她的視頻,她就已經察覺到陸斯越這個人並不是她們表麵上看到的那樣良善。

“既然秦宴說了放長線釣大魚,那他肯定有把握處理這件事情,你就不要太擔心了。”

“你覺得他會公正處理這件事情嗎?”

喬唯一看到好友臉上的自嘲,扯了扯唇:“不一定,畢竟你嫁給他也就拿了一個億的分手費,他給了那個女人一百億,論男人是不是喜歡你,就看他願不願意給你花錢,而很顯然,你在他心目中比不上那個女人的地位。”

顧南緋沉默了一會,抬起頭:“所以,我還是得靠自己。”

“你想怎麼做?”

怎麼做?

顧南緋還冇想好,她不能隻等著秦宴那邊收網,他也許會對付陸斯越,但是他不會對付蕭沐晚。

而她是不可能放過蕭沐晚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