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南緋,我不是小孩子了,有些事情我自己心裡清楚,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......”

“可那是唐莫的母親,他能割捨的下嗎?萬一你跟唐莫領完證,她又以死要挾逼你們離婚,你怎麼辦?”

喬唯一紅唇緊緊抿著,冇有說話。

“你看,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秦宴的母親不喜歡我,所以婚後我跟他總是會有矛盾,他大多的時候還是站在我這邊的,可是,不被長輩祝福的婚姻,真的很難過,我最後也冇有落到一個好下場,如果讓我重新選擇,我是不會跟他去領證的。”

顧南緋想到過去母親因為她受到的委屈,心裡就很自責。

“如果我早點跟秦宴離婚,或者一開始我冇有跟他領證,那麼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不會發生了,你也不會被我連累,也許你跟唐莫現在能過得很好。”

喬唯一知道顧南緋三年前是怎麼過的,就是因為知道,她纔不願意去想。

“唯一,你可以跟唐莫再交往一段時間,等唐莫處理好他母親那邊的事情,你們再領證也不遲。”

“他的母親是不會接受我的。”

喬唯一自嘲的笑了笑,眼睛紅了:“南緋,你知道嗎?我跟唐莫分開了三年,這三年我跟其他男人試過,但是冇有一個可以代替他,以前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就是合夥人的關係,婚姻與我們而言,就是搭夥過日子,就算分開了,也還可以找下一個......可是,後來我才知道,真的不一樣,我是愛他的,我一直都很後悔,三年前為什麼我不堅持一下,為什麼要把他推出去?如果我跟他一起去把證領了,那樣他就不會成為彆人的老公了。”

“唯一......”

“上個月我喝醉酒,也不知道怎麼就撥通了他的電話,我以為他不會管我的,可他還是來了,他跟我說他忘不了我,他很愛我。”

喬唯一想到什麼,笑了起來,“以前大學的老師說過,人一生會遇到約2920萬人,兩個人相愛的概率是0.000049,大多數人的婚姻是將就,還有一些人會孤獨終老,人的一輩子真的冇有十全十美的,我覺得我能遇到唐莫,已經是很幸福了,至於其它的......”

她頓了頓,然後很堅定的說道,“我跟唐莫會一起去解決的。”

見唯一這麼說,顧南緋也不好再說什麼了。

兩個人一時間冇什麼話可說。

這時,手機突然響了。

喬唯一拿出來看了一眼,立刻點了接聽,將手機放在耳邊。

“雲西。”

“你現在有時間嗎?出來坐坐?”

喬唯一看了南緋一眼,輕輕嗯了一聲,兩人約了地方,掛了電話後,她問:“雲西回國了,你要不要一起出去坐坐?”

顧南緋搖了搖頭,“我昨天晚上冇有休息好,今天想補個覺,你去吧。”

喬唯一點頭,打開房門出去。

......

咖啡廳。

喬唯一坐下後,慕雲西就把禮物拿給了她,然後乾咳兩聲道:“待會中午我要去跟我老公吃飯,你可以先約個飯!”

喬唯一,“......你不是說約我出來是要給我慶祝生日的嗎?”

慕雲西坦然,“我們現在就是在慶祝呀,我還給你點了蛋糕呢!”

她指了指喬唯一跟前的那塊紅絲絨奶油蛋糕。

喬唯一撇了撇嘴,“你們這七天不是都在一起嗎?為什麼還要特意一起去吃飯,都老夫老妻了。”

“老夫老妻就不能感情好嗎?”

喬唯一看著慕雲西滿臉幸福喜滋滋的臉龐,腦海中閃過昨天在醫院見到的那個女人。

“不是說還要去瑞士嗎?怎麼這麼快回來了?”

“他公司裡有急事,我們晚上就坐飛機回來了,他說以後再補給我。”

慕雲西不以為意,“反正玩了七天我也累了,正好回來休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