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上。

勞斯萊斯停在院子裡。

車裡冇有開燈,男人一口接著一口不停歇的抽著煙,不知道抽到第幾根,手機響了,他拿出來看了一眼,把電話接了。

那頭女人抱怨的嗓音先響起,“你今天不是說會早點回家嗎?現在都十點了,我本來還想等你一起吃晚餐的。”

男人喉結上下滾動,往樓上看了一眼,擠出兩個字,“抱歉。”

“每次你都說抱歉,還好你娶的是我,要是換成其她人,早就跟你離婚了。”

慕雲西打了個哈欠,“你路上注意安全,我不等你了,好睏,先去睡了,你待會回家不準吵我,知道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那頭先把電話掐斷了。

嘟嘟嘟的盲音傳過來,周徹將手機扔在旁邊。

李媽打算去休息的時候,還是出去看了一眼,看見停在院子裡的那輛車,她愣了愣,車裡一片漆黑,有猩紅的火光一閃一閃。

她立即抬腳走過去,看清楚駕駛座上坐著一個人。

“大少爺,您回來了!”

周徹聽到這聲,轉頭看了過去,見是李媽,他把車門打開。

“太太現在應該還冇睡......”

“您去休息吧,我在樓下抽支菸,待會再上去。”

李媽點點頭,接著說了一句,“太太今天晚上的胃口很好,吃了不少。”

周徹低低“嗯”了一聲。

李媽又笑眯眯的道,“太太跟大少爺出去一個星期,這人都胖了,果然還是跟大少爺在一起,太太是最開心的。”

周徹冇有說話。

李媽進門後,周徹從車裡拿了離婚協議書,在樓下客廳裡坐了半個小時,才上樓。

先把協議書放進書房,他纔回臥室,房門一擰開就看到了橘色燈光籠罩下,床上的隆起。

他進門後,將房門輕輕關上,來到床前居高臨下,低眸靜靜看著床上的小女人。

胖了嗎?

女人皮膚白淨,臉蛋跟剝了殼的雞蛋一樣,周徹的視線從她露出的肩膀往下,落到那兩條又細又長的腿上。

慕雲西睡覺向來都是不老實的,看到浴袍下麵的風景。

他還是俯身給她把被子蓋好,然後進浴室洗澡,出來後,他便上床,躺在另一邊。

房間裡很安靜,這安靜就跟棉絮一樣堵在心頭。

懷中空蕩蕩的,周徹冇有任何的睡意,過了一會,還是伸手將正在睡夢中的女人給拉了過來,攬進了懷裡。

慕雲西被吵醒,睜開眼睛看了一眼,癟了癟嘴,伸手摟住男人的脖子,習慣性的將頭枕在了他的胸膛上,又閉上了眼睛。

看到女人這親近的舉動,周徹薄唇不自覺的輕輕勾了勾,心頭的棉絮消失了大半,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親,這才拉燈睡覺。

燈一滅,床上的女人突然出聲,“老公。”

周徹低下頭,“吵醒你了?”

“......嗯。”

黑暗中,慕雲西睜開眼睛,仰起頭看著他:“這幾天你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?”

女人向來都是敏銳的。

尤其是對自己的丈夫,五年多的婚姻生活,讓她對他是足夠的瞭解,也正因為這份瞭解,讓她心裡縈繞著淡淡的疑惑。

她心裡很清楚,他從來冇有說過他喜歡她。

即使是這些天,他看上去對她溫柔嗬護,可是她總覺得他應該是葫蘆裡賣著什麼藥,說不定他早就知道她懷孕了!

一想到這個可能,慕雲西心情就不那麼美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