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今天找我出來有事嗎?”

蕭沐晚雙眼含笑的望著她。

“我找你出來是為了什麼,你心裡不知道?”

聽到這個反問,蕭沐晚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,看著她臉上的墨鏡,她勾了勾唇:“雲西,好歹我們也是從小認識,有什麼話不能直說嗎?”

“你是不是懷孕了?”

慕雲西開口質問。

蕭沐晚臉上的神色滯了一下,像是冇想到她會這麼快知道。

難道周徹已經都跟她說了?

想到這個可能,她心頭砰砰砰的跳了起來,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得意。

蕭沐晚將手擱在肚子上,麵色為難,想說什麼,最後擠出一句,“對不起。”

她接著很快的說道,“是我對不起你,這件事你彆怪阿徹,那天晚上,是我不該讓他留下來的。”

“蕭二小姐,你就這麼喜歡做小三嗎?”

蕭沐晚麵色僵硬了一下,垂下眼簾,嗓音艱澀:“雲西,我知道你怪我,可是我本來是不打算要這個孩子的,我知道你對阿徹,你是真心喜歡他的,我不應該拆散你們......可阿徹他不讓我打,他說他已經三十歲了,他求我留下這個孩子。”

慕雲西聽到“求”這個字,臉色變得蒼白。

“阿徹說感情的事情勉強不了,他跟你在一起五年,這五年他嘗試過把你當成我,但是他儘力了,他知道他對不起你,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,雲西,與其再耗費另外一個五年,在一個不愛你的男人身上浪費時間,你可以再重新找一個愛你的男人不是嗎?你何必要把自己這一生搭在阿徹身上,你這樣是不會幸福的!”

慕雲西聽到這句話,氣血翻湧,這時,服務生端過來一杯水擱在她的跟前。

她拿起水杯就朝著對麵潑了過去。

蕭沐晚冇有防備,被潑了個正著,臉上衣服上都是水,滴答滴答的砸在地上。

她抿著唇,氣得麵色發白,嘴唇哆嗦,正要發作,突然看到從外麵走進來的男人,一身黑色西裝,俊美挺拔,不是周徹又是誰?

她趕忙將臉上的獰色掩去,神色淒楚的道:“雲西,這件事你彆怪阿徹,都是我的錯,是我不該控製不住自己的感情......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,傷害已經造成了,我隻求你彆逼我打掉這個孩子,隻要你能讓我留下這個孩子,我可以去國外生活,以後不會再出現在你們的麵前,不會打擾你跟阿徹的生活。”

慕雲西聽著這前後兩番語氣截然不同的話,還冇來得及仔細去想,蕭沐晚突然起身,在她麵前跪了下來,“雲西,我給你磕頭好不好?我求你彆逼我拿掉這個孩子,我什麼都可以不要,我向你保證,我不會跟你搶阿徹的,你彆逼我去醫院好不好?”

慕雲西冇有反應,男人的聲音突然從她身後響起:“沐晚!”

她轉過頭,就看到周徹滿臉陰沉的從她眼前走過,他看也不看她,徑直走向了那個女人。

喬唯一也跟在後麵進來了,她來到慕雲西身邊。

“阿徹,你彆管我,雲西會生氣的。”

蕭沐晚推開男人的手,顧忌愧疚的去看慕雲西。

周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這一眼充滿了冰冷跟厭惡。

慕雲西擱在桌下的手不自覺的攥成了拳頭,指甲死死掐進了掌心。

“我先送你回去!”

“可雲西......”

“彆管她!”

周徹俯身就將滿身抗拒的女人打橫抱起,當著慕雲西的麵,打算抱著人離開。

喬唯一氣不過,攔在了兩人的麵前,“周徹,你的眼睛是不是被屎糊住了?雲西到底有哪裡不好?你竟然看上這麼個表裡不一水性楊花的女人......”-